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六九 禁魂牌
    便三道人影依次鱼贯而入,正是商奇、乔淮清与凌冲。www岱钦见了,面发白,一道剑光便轻描淡写将三员大将斩杀,不问可知来者必是玄门中好手,帐外那些酒囊饭袋能拦得住才怪。只是三人究竟用了何种手段瞒过数万人耳目,直捣黄龙,岱钦也懒得知道。他心头苦涩,本是手握数十万大军兵权之大将,在玄魔两道大修士眼中,却只是一只个头大一些的蝼蚁而已。



    岱钦吭也不吭,缓缓后退。先前出手的正是乔淮清,以一只玉笛激发剑光,斩杀三人,显得游刃有余。不得不说少阳剑派确是底蕴深厚,除却少阳道剑术之外,尚有五音七绝剑这等以音入剑的精妙法门,音出剑至,显得潇洒随意之极,配以乔淮清一身上佳风韵,令人见之心折。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凌冲,他生平最厌烦的便是别人家风采胜过自己,见乔淮清这一剑不带丝毫烟火气,行云流水一般,心下十分膈应,斜眼瞧了他一眼。商奇当前入帐,笑道:“你便是这路蛮军主帅吗?贫道奉了师命,前来取你性命,怪之怪你自家运道不好。”说来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岱钦默然不语,身后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你们要杀他,也要问过我答不答应”无数阴风黑气自大帐钻入,惨鸣之声不止,扭曲了几下,化为一道人影,阴气森森,瞧不清面容。闪舞小说网www玄魔两道杀伐太久,对彼此路数太过熟悉。商奇冷笑:“原来是噬魂道的妖人!”心头别扭,噬魂道妖法太过诡异,玄门修士宁可对上星宿魔宗弟子,也不愿与噬魂道交手,毕竟受伤事一不小心被人暗算了元神可是大事。



    阴影抖动,大帐中牛油大烛火光摇曳之间,发出碧油油、阴惨惨的光华,照的众人面上忽明忽暗。那人低低一声轻笑,喃喃道:“有三个大补之物,真好,真好。”商奇大怒,来时早知蛮军大将身边必有高手护持,无奈奉有严令,也顾不得那许多,大袖挥处,大帐中凭空升起数道气流,搅动呼啸,气流之中夹杂丝丝紫金之,神秘非常。



    清虚道宗执玄门牛耳数千年,门中奇妙功法无数。除却镇派的三清妙化经、九极昊天统御众神归真经之外,还有几门法术,威力宏大。商奇所练便是一卷紫气浩然章,取义儒家所言一点浩然之气,至大至刚,与玄门紫气合练,至刚刚强,最能克制一切邪魔,恰是噬魂道法的克星。闪舞小说网www



    商奇一出手,叫道:“两位师弟去杀那蛮将,这妖人交与我了!”乔淮清目光望来,凌冲笑道:“凌某恰逢其会,不便遇阻代庖,乔师兄自去便是。”乔淮清点了点头,不知心中如何打算,玉笛一指,又是数道剑光游动,往岱钦杀去。



    岱钦只差几步便能掀开大帐逃走,见剑光飞来,吓得魂飞魄散,叫道:“仙师救我!”那阴影冷哼一声:“聒噪!”不知用了甚么手段,岱钦面露出惊恐之极的神,叫道:“你”忽然骨肉消融,肉身崩散,一点阴魂挣扎咆哮,却被那人祭出一道玄光收了进去!



    这一下变起仓促,岱钦竟被魔道所杀,连商奇都呆了一呆,不知如何是好。凌冲眉头一皱,别人不知那人施展了甚么手段,他却一清二楚。凌冲一身噬魂劫法修为灌注阴神之中,一旦立体,靠阳神肉身半点施展不出,只能动用太玄剑术,但他随噬魂老人精研噬魂真解,纵然无法运用,眼光见识还在。



    那人施展了一门摄魂手,乃是噬魂真解中一道中上神通,专能摄取生魂,练到最高境界,一抓下去,总有法器灵符护身,亦要元灵出窍,稀里糊涂而死。岱钦纵然打通周身穴窍,也不过是个寻常武夫,哪里经得住这一记神抓?毙命亦属寻常。



    那人收了岱钦魂魄,嘿嘿一笑,声如万种虫豸攀爬撕咬,“好了,小虫子死了,倒可陪你们好好玩玩。”数道浩然紫气柱袭来,那人放出大股黑气,黑气之中有无数冤魂面孔闪现,哀嚎不止,闻之欲呕,蓦地目光齐刷刷向商奇瞪来,一起桀桀怪笑:“好美味的元神!”无数鬼爪伸出,抓住紫气柱狠狠一撕,浩然紫气竟被撕成了碎片。



    神通被破,商奇面上一白,冷哼道:“邪魔外道!”再不敢托大,丹田中金丹一旋,毕生苦修的浩然紫气尽数发动,周身紫气迷蒙,又有无数紫神雷爆闪,一发攻向那人。金丹真人修成一粒本命丹丸,毕生修为之所系,一经全力发动,本命真气营造一处绝域,排斥一切外道真气法术,自家所发神通却能威力倍增!



    商奇金丹界域一出,便是生死之局,乔淮清反不敢轻易上前援手,以商奇的个性,未必愿意两人联手对付一个噬魂道修士,再者浩然紫气太过霸道,乔淮清的五音剑气只怕也要受到压制,反而是个累赘。



    商奇催动法力,与噬魂道修士战在一处。二人皆是真人修为,法力稍稍碰撞,一座美轮美奂,奢华之极的大帐便被整个掀飞出去,露出朗朗星空。大营中蛮兵听闻爆炸之声,纷纷赶来。商奇大皱眉头,果然那人桀桀怪笑,状若疯狂,叫道:“正愁没有生魂运用,反正岱钦也死了,这路大军便成为我的法力罢!”阴影之中飞出一块小小玉牌,墨绿颜,以血腥笔墨勾勒无数符文。



    这块玉牌迎风便涨,有数十丈高下,腥风四起,墨绿玉牌之上血腥符文闪得一闪,当先赶来的数百名蛮兵面上被红光一照,纷纷倒地,抽搐几下便即不动。眉心祖窍处一道道生魂被强行抽了出来,融入玉牌之中。



    蛮兵不断如潮涌来,蛮令素严,中军大帐出了动静,一干兵士先想到的是要诛杀刺客,而非逃跑。但最先一批蛮兵被那人强行抽魂,肉身僵死,身后蛮兵见了惊吓不已,对这等魔道狠毒法门自然心生畏惧,正要回身逃走,无奈被源源不断的同袍挤压在内,根本动弹不得。如此一来,墨绿玉牌魔光连闪,数息之间已有上前军士被杀,生魂被拘入其中,再也脱身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