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六六 乔淮清
    当年在北冥寒峰之上,沙通初见晦明时,可还没这般大的威压,念头转了几转,自然料到这件法宝如今法灵一体,真正可称一句“老祖”,与自家祖父平起平坐。虽说法宝元灵受先天拘束,思维品行与常人相异,若无主人操纵,一身神通只能施展六七成,但毕竟入了那等境界,长生不灭,足以令一切练气士仰望。



    凌冲定了定神,眉心中一道玄光闪现,化为一条光影横贯长空,一闪不见。沙通目力惊人,早看出正是出山时那一道玄光,不知为何又被凌冲放了出去。他心下狐疑,忍住不问。晦明童子瞧了一眼,似笑非笑。



    天下大乱,群雄并起,纵然靖王有北方蛮国相助,在凌冲看来亦是反掌可灭,真正当有顾忌者唯有曹靖这等推波助澜之辈,以及躲在幕后主使之人。金陵城身处江南腹地,为大明旧都,城防素重,叛军急切之间也攻之不下。再者有碧霞老和尚坐镇,又有师侄清元道人在彼修行,总不至于令凌家有何闪失。



    唯有大哥凌康,早早外放做官,记得为官所在与靖王藩地十分相近,是个隐忧,若是有甚差池,也不好交代。因此阴神驾驭噬魂幡而去,一神一幡相加,足可抵得一位凝煞境的“小高手”,再者噬魂劫法诡异,有噬魂幡之助,便是金丹修士,凌冲也敢斗上一斗。阴神前去接应,所谓有备无患。



    凌冲曾向噬魂老人讨教阴神阳神之妙,噬魂老人说道:“我费了大功夫,才将你元神强行打散,演化阴阳之神。阴神修炼噬魂劫法,魂魄稳固,只要你脑袋不发抽,想将二神合一,便无甚隐患。将来你修行精进,待到二神冲突之时,再来寻我,自有解决之道。阴神阳神一体两面,纵使相隔万里,亦无碍念头转动,也算一种神通,等若一尊身外化身,你小子算是好运道!”



    身外化身乃是一门极上乘神通,非金丹之上不能修炼,元婴之体其实也算一道化身,只不过身外化身是分出一缕神魂附着法器或是灵符等外物之上,就算毁去,也不过损耗一丝元神,不伤根本。元婴之体却是元神与元气相抱而成,等若是另一种生命,若是毁去,可谓形神俱灭。二者侧重不同。



    阴神以噬魂幡为骨,算是一道身外化身,若是被人击杀,凌冲要损失一半元神,非是药石所能医治,轻者魂魄不全,无望大道。重者当场身亡,魂飞魄散。因此阴神阳神,皆须小心呵护,不容半点纰漏。



    阴神一去,凌冲以阳神遥相感应,初时如身临其境,直至万里之外,感应才有几分衰弱。待到阴神飞去数十万里处,只剩一丝丝联系,还要感应良久,消耗元神之力。晦明童子道:“阴神阳神本无主次之分,有肉身统领还不至于出错。但若相隔太远,难免各自为政,那时阴阳对立,非要分出你死我活,哪一方胜了,皆非你之福。”



    凌冲苦笑:“我也知这道理,只是借此试演一回,究竟阴神阳神分隔多久多远,方为不妥。你放心,我已命阴神先去碧霞寺寻碧霞和尚,有他看顾,必不会出甚岔子。”晦明童子摇头道:“此举太过冒险,你还是多留后手,免得后悔不及。”



    沙通不知二人在说甚么,正自百无聊赖,忽然一阵清越笛声隐约传来,似是相隔甚远,断断续续,听不分明。随即笛声越吹越近,似乎弄笛之人正向三人行来。晦明童子元神通透,略一感应,冷笑道:“你要等的话儿来了!”



    凌冲精神一振,那笛声本是悠扬玄清,但静夜闻来,衬以塞外风沙、草原枯骨,竟令人生出一种幽闭凄绝之感,只觉世间再无留恋,天下亦无离身之所,恨不能了此残生,以绝幽愤。



    笛声幽幽,静夜草黄,残月在天,朔风劲吹。合在一处,竟构成一幅凄绝图景,晦明童子是元神法宝,这点伎俩还奈何不了他,微微冷笑。沙通只差一步便能修成婴儿,天地之间任我纵横,亦不甚感冒。凌冲修炼了噬魂劫法,元神比同级修士要强横许多,就连洞虚剑诀也自淬炼道心,正是心肠如铁,闻听笛声,尚还击拍相和,说道:“此人功法出自玄门正道,倒有几分玄妙。”



    沙通冷笑:“这厮道行平平,不过仗着笛子还算一件异宝,就来卖弄。他用的是少阳剑派的一套五音七绝剑,讲求以音入剑,五音便是五剑”他侃侃而谈。凌冲却是面诡秘,当初在京师白云观中,曾见一位少阳剑派弟子乔淮安,彼时乔淮安出言讥讽,凌冲杀之以立威,不想今日又见一位少阳弟子,且亦是修炼这门道法。不过此人精通音律,笛声之中剑意潜藏颇深,比乔淮安高明不知几许。



    凌冲忽然冷笑道:“寻仇的来了!”沙通愣道:“甚么寻仇?”晦明童子不愿旁人见到他真身,白屁股一扭,便已无踪。就见树影婆娑之间,一人穿越密林而来,却是一位青年,手持一只竹笛,青翠欲滴,横在口前,正自吹奏。他全神贯注,双目微闭,似是未瞧见面前二人。



    笛声呜咽,似有无穷怨愤,夹以密林阴风,更令人猝起惊骇之感。凌冲微微冷笑,此人身负五音七绝剑术,又夤夜以笛声相扰,不必多问,必是为了乔淮安报仇而来。杀乔淮安之事,问心无愧,就算少阳剑派报仇,也自不惧。



    那人就在二人身前三丈立定,竹笛离口,笛声立止,轻叹一声,说道:“我名乔淮清,与乔淮安是一奶同胞。本在师门之中,欲求无上大道,猝闻胞弟横死,心绪不能,唯有下山当面向凌师弟请教。”这乔淮清周身气机勃发,真气沉潜灵动,兼而有之。沙通眼睛微眯,悄声道:“小心些,此人是金丹真人。”



    凌冲道:“乔淮安之死倒也好说,是他挑衅在先,技不如人在后。你若要报仇,尽可动手。若能杀了我,便是你的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