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三二 无垢子援手
    宿苍子也是烦闷欲死,自被阴若、阴死气魔两个联手重创,皆以为他是软柿子,非要捏上一捏恶,连向来独来独往的吞星老魔也要插上一手,他以元神显化滔天水流,扭转不定,其中一道刀痕、一团魔气最是显眼,反将还幽寒水深藏元神之中,不曾·

    凌冲阳神特意叮嘱,眼下还非是显露还幽寒水的良机,等宿苍子将之完全炼化,治好旧伤,才能无所顾忌出手。在那之前,无论哪位玄阴老魔来攻,只管尽力周旋,自会有援兵援手。

    宿苍子元神所化一条大河滚来滚去,水势至柔却也至刚,任由天星神掌如何凶猛,一印之下,空自浊浪滔天,将劲道化去七八成。苍海派功法以水行为主,果有神妙之处。地星界中吞星老魔依旧化身人形,遥控天星神掌与宿苍子争斗。那道天星神掌只动用了一道玄阴级数法力,吞星铁甲兽本体硕大无朋,法力神通也要高过人族修士太多,吞星老魔一共修成六道玄阴级数法力,神通之强,在地星界中不作第二人之想。

    曹靖与萧厉立于其身后,吞星忽然说道:“阴若那厮被正部雷神吓破了胆,不敢出头,还要我来收拾这堆烂摊子。”曹靖笑道“阴若不肯出手,怕是受了蛊惑,想要坐收渔利,不然阴死气魔也不会寻她不到。如今前辈出手也是一般,只要杀了宿苍子,苍海派便是一片散沙,剿灭天星界四大门户指日可待。”

    吞星老魔哼了一声:“哪有那么容易?其他三家会眼睁睁瞧着宿苍子被杀,袖手旁观么?”曹靖胸有成竹,说道:“天星界中大空寺乃是佛门传承,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不会轻易出手。·逍遥派无垢子自私自利,未必肯救。至于极天宫么,不是早与前辈有约在先么!”

    吞星老魔冷笑:“你们人族先天孱弱,偏生能修成无边道法,连我这等神通也自忌惮,但往往不能拧成一心,还要窝里反,相互算计。浩光那厮也不知怎么打算,居然暗中与我等天魔联手,只为铲除其他三派,就算天星界中极天宫独大,又能济得甚事?”

    浩光道人早在百年前便与地星界几位老魔暗通款曲,为的借天魔之手,除去其余三派,独霸天星界。吞星老魔不知浩光老道底细,只当其自毁长城,更猜不透其用意。

    曹靖说道:“前辈有所不知,极天宫乃是外来门户,跟脚就落在我等那一方世界之中。不将其余三派铲除,怎可独霸天星界?还打算举派搬场,尽数转至天星界中,休养生息。前辈以为其自毁根基,殊不知正中其下怀也!”星帝神通广大,不知怎么知道了少阳剑派在天星界创立下院极天宫之事,告知了曹靖,这一点破,再无半分秘密可言。

    吞星老魔悚然惊道:“真要灭掉苍海派、逍遥派与大空寺,极天宫的总教大举搬场,必有纯阳高手前来,岂有我等的宁日?不如趁现在将之灭了,永绝后患!”极天宫图谋太大,令这位老魔也心生森然之意,不如先下手为强,纠结玄阴老祖,杀上极天宫,免得真有一日少阳剑派一干掌教长老跨越虚空而来,倒霉的便是地星界天魔部族了。

    曹靖摇头道:“前辈不必忧虑,我等来地星界还是靠了一位玄门老祖之力,圆转虚空。极天宫本教要举派搬场,谈何容易?必须要炼成一件能容纳数千生灵乃至无数人口的洞天之宝,不然只有几位纯阳老祖能跨越虚空,余下弟子全部死光,也没甚么意思。前辈已知浩光道人的心思,宿苍子还是要杀,之后再出其不意,杀上极天宫,打杀了浩光道人,将其在天星界中根基全数拔除,纵然本教纯阳老祖前来,也不必惧怕。此为釜底抽薪之计,还望前辈明察。”

    吞星老魔断然道:“既然如此,我就再加一把火!”右掌横推,又是一道玄阴法力化为天星神掌,遥击而去!苍海派阵势之上,宿苍子不敢暴露还幽寒水之秘,只能尽力周旋,吃力之极,见地星界又有一只巨掌横推而来,大叫一声:“浩光!无垢!元元!你们三个是要眼睁睁瞧着老道被天魔打死不成!”声震四野,重重播散出去。

    天星界极天宫中一无动静,连带天罡之上极天宫大阵之中也全无回音。长舟老道遥望宿苍子被两道玄阴神通逼得走投无路,暗暗叹息。伏魔金剑剑灵冷笑道:“长舟,你是天星界本土生灵,不忍见宿苍子横死,也是应当。你要知道,我少阳剑派图谋这处基业,花费千年光阴,前后两位纯阳长老来此,连上代极天宫掌教也自战死,此次杨逊掌教派了嫡子携烈火金光剑,借了空桑上人之力,跨界而来,就是为了一遂心愿,一统天星地星两界。只等教祖率领一干长老前来,自会论功行赏,你为本门立下功劳,自会重赏于你。此时万万不可行差踏错,你可明白?”

    长舟道人心头一凛,收了些许小心思,躬身道:“谨遵老祖教诲。”伏魔金剑亦是少阳剑派法宝,只是炼成灵识之后便被携入天星界中,在彼方世界反而声名不显。它与烈火金光剑算是同炉所出,不相伯仲,也瞧不上烈火老祖大嘴咧咧的怪癖,但此次杨逊降下法旨,务必将天星界纳入少阳剑派掌控,以应对彼方世界的道家四九重劫。宿苍子之死乃是第一步,接下来便是一连串算计计谋出世,为此杨逊不惜将烈火金光剑也送入此界,确保万无一失,伏魔金剑也不敢怠慢。

    大空寺中,元元和尚叹息一声,默然不语,显是不肯出手援救。三太子敖意十分惊诧,悄声问敖海道:“宿苍子毕竟是纯阳级数,一旦身陨,天星界危矣,元元和尚为何见死不救?”敖海冷笑:“大空寺是佛门道统,与玄门素有嫌隙,连极天宫与逍遥派同为玄门同道,都不肯出手援救,又怎会轻易趟这趟浑水?三太子还是静心看戏,宿苍子若死,天星界必定大乱!”

    逍遥派中,无垢子面露幸灾乐祸之意,却听方凝矍然道:“宿苍子乃天星界土生的纯阳老祖,他要一死,再也制衡不得极天宫势力,非救不可!”无垢子满心不愿,此人心胸狭窄,宿苍子有难正是乐见其成,怎肯出手?但方凝姐弟一来,先传授了一座精妙阵势,抵御天魔魔劫,言语谈吐透露出大家风范,无垢子也甚是倚重,问道:“果然要救么?”

    方凝断然道:“请老祖出手,苍海派中主事之人当是赵乘风,其等来自太玄剑派,掌教郭纯阳老谋深算,必是有的放矢,宿苍子若死,天星界必亡!”无垢子沉吟半晌,举棋不定,终于下狠心道:“罢了,便救上一救!”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