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一六 两界交界 摆阵厮杀
    宋师兄道:“看来地星界的魔头被诸位师长堵在两界交界之处,那一群魔叉怪当真只是漏网之鱼而已。我等差事便算完成,就要回宫复命。不知封师弟有何打算?”

    凌冲道:“小弟初来乍到,还想游历一番,见识天星界风土人情,几位师兄师姐请自便便是。”众人相处几日,对凌冲俱有好感,这也是其出身苍海派,无形中极天宫五人将之当作平辈道友,摆不起架子之因,当下宋师兄道:“如此也好,只要天魔不曾侵入,凭封师弟苍海派弟子的身份,天星界大可去得,不必我等陪护。师弟他日有暇,可来极天宫做客,我等必扫榻恭候。”当下殷殷定了再会之期,五人这才飞走。

    凌冲目送五人飞去,沉思片刻,说道:“看来这处天星界乃是天生世界,并非空桑上人创造,他将我送来此处,不知是何意。难不成要击败域外天魔,保护一方生灵安危?无论如何,先寻到赵师兄他们,合兵一处才是正经。”晦明童子道:“玄魔各派还有几尊冥土鬼王若皆被送到天星界中,必会前去天星界与地星界交界之处,抗拒域外天魔入侵。我们也去,定能寻到蛛丝马迹。”

    凌冲深以为然,丹田中还幽寒水喷涌,化为剑器,施展剑气雷音的手段,直扑域外。许久不曾施展洞虚剑诀,这一动手,罡风扑面微寒,剑气绕身狂舞,别有一种意境。天星界广大无伦,几乎与原先世界相同,地星界也只比天星界小上一圈,凌冲从极天宫五人口中打探出天星界地星界交界之处,剑气飘摇,直上九天。

    天星界广大,地心磁力便盛,能吸引无量元气演化天罡大气。凌冲原先世界天罡大气只有九层,但天星界天罡大气却足有十八层,凌冲御剑而上,破开霄汉,还幽寒水剑化散开来,条条寒水喷珠溅玉,与天罡磨荡,生出层层霞瑞宝光,壮阔到了极处。

    凌冲在冥土见了赫连锋施展黄泉圣法,大势滔滔,莫之能御,得了几分启发,将黄泉大河韵味融入还幽寒水之中。还幽寒水亦是后天真水,妙用不下于九幽黄泉,其性幽寒,得了黄泉圣法神韵,立时滔滔滚滚,逆天而上。遥遥望去,就似一条水龙,辗转腾挪,余韵不尽。

    他的洞虚剑诀修炼到了炼罡境界圆满,可以御剑飞腾,纵横天罡无碍,一气破开十八层天罡之气,来至域外。见周天繁星点点,身后天星界形如鸡卵,浑圆一片,外层包裹天罡大气,自极天之上向下望去,但见大洋碧蓝,陆地玄黄,一派生机勃发之景,晦明童子叹道:“此处若非时有域外天魔侵袭,实是生灵繁衍最佳之地。”

    凌冲笑道:“有域外天魔侵袭未必便是坏事,端的只看如何因势利导。”晦明童子眼中一亮,叫道:“不错!有域外天魔为患,更可激发人族求生之意,免得无有天敌,生了懈怠之心,反而不利于族群发展。”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草原之上要有草,有羊,有狼,方能循环往复,以至无穷。凌冲所处世界,无有域外天魔袭扰,因此人族虽然繁衍昌盛,但大多碌碌无为,静候老死。便是玄魔两道收取弟子,修炼道法,也唯有极少数秀出之辈,到了最后才能有所成就。

    而天星界中凌冲虽是匆匆一瞥,但饱尝天魔之患,所见极天宫中五人虽然资质平庸,但一身法力修为却磨炼的甚是扎实,远超彼方世界同一道行境界修士。天星界与地星界相连,受天魔袭扰,说是弱项,亦是良机,若是利用的好,足可培育出一大批修为深厚的优秀弟子。

    晦明童子也想到此处,叫道:“是了!这处天星界简直是最佳开辟道场之地,若是当年尹济发现此地,将太清门道统立于此处,也不至于被人灭了满门,徒惹笑话!”想起清虚道宗从中作梗,各大门户推波助澜,曾经第一符修门派就此风流云散,晦明老祖便兀自恨恨。

    又一脸兴奋道:“凌小子!不如你在天星界重立太清道统,将太清符术传承下去,如何?”凌冲笑道:“连我自家都未将太清符术修炼圆满,如何能传授弟子,岂非误人子弟?”晦明童子拍着小胸脯道:“不是还有本宗师吗?只是我不宜抛头露面,便宜你小子做个开派的祖师,享受万世香火。”

    凌冲吓了一跳,摇头道:“得享万世香火的皆是太玄祖师、尹济祖师那等玄门老祖,生前身后留下无数传说事迹,我有何德何能,能与诸位老祖相提并论?你可莫要折损我的福报!”玄门中有资格享受万世香火,受无数后辈崇敬者,皆是创设门户,开一代修道先河的祖师级人物。如太玄老祖创立太玄剑派,传下剑修之道,尹济祖师开立太清门,传承一脉符术之宗,皆是开一代先河的人物。

    凌冲自家事自家知,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传承太清符术倒也罢了,万不敢以太清祖师自居,享受香火,那样做只能折损福报,死的更快!晦明童子满脸失望,说道:“你是剑修之辈,遇事岂能畏手畏脚?须得迎难而上,百死不悔!若无享受万世香火之决心,岂能有所成就?”

    凌冲苦笑道:“你少来煽动我,我自家还是几分自知之明的。断不会做出此事。”晦明童子苦口婆心苦劝,凌冲就是不肯答应。正飞行之间,凌冲心头一动,肩头一摇,玄阴噬魂幡飞出,内中阴神施法,就见一面魔幡缓缓扭动,居然生出四肢头颅,化为一位少年道士,面相与凌冲本尊有三四分相似,但气质阴鸷沉邪,颇有魔意。

    玄阴噬魂幡当初被噬魂老人创立出来,本就兼具法宝、肉身两重妙用,噬魂劫法修炼神魂,不重肉身。以色身终有一日老朽,不堪重用,唯有元神与天地相合,长存永驻。但元神终究脆弱,即便修成玄阴级数,遇上专克元神的法宝,亦是不堪一击。噬魂老人也殚精竭虑,创出噬魂幡之法,替代肉身,与元神相合。

    凌冲尚是首次施展这道法门,眼见噬魂幡化为另一具肉身,除却面色苍白,双目无神,活脱脱便是一具上佳庐舍。晦明童子见了,问道:“在天星界不是可以动用肉身,还要噬魂幡作甚?”

    凌冲道:“天星界中有正道修士庇护,因此我被抛入此间,我担心赫连锋、曹靖之辈出身魔道,反而被投入地星界,与天魔为伍,就用这一尊噬魂幡魔身探查一番。”晦明童子拍手笑道:“好主意!你小子果然老奸巨猾!”凌冲脸色一黑,不去理他,阴神发动,噬魂幡魔躯微微伸展拳脚,只觉关节肌肉扭动莫不如意,与自家肉身一般无二。

    在阴神操控之下,噬魂劫法法力如臂使指,无孔不入。他将阴神分入噬魂幡魔躯之中,连带全部噬魂劫法的修为也化入噬魂幡魔躯中,没了噬魂劫法催动,洞虚剑诀与阴阳之气的联系当即中断。但阴阳之气受了玄魔两道上乘法诀滋养多时,已大有进境,比之前似乎多了一点点,这还是凌冲趁机在其中打入了一枚念头,算是草草将之祭炼,才得以发觉。

    阴阳之气太过玄妙,蕴含天地造化之机,郭纯阳设计令凌冲兼修洞虚剑诀与噬魂劫法,很大程度便是为了能顺利催动阴阳之气。但到现下为止,凌冲还未能将之完全祭炼的得心应手。实则不止一人说过,包括惟庸道人与晦明童子,阴阳之气乃先天大道,造化枢机,绝非后天生灵所能染指,郭纯阳如此打算,也不知有何后手,成也不成。

    但凌冲对这位掌教恩师却是毫无保留之信任,入道以来,修行之路皆由郭纯阳规划,却从未害过他,更不惜偷入天界,盗取灵机,只为凌冲能炼罡圆满,这等授业恩师,却上哪里去寻?既然安排了自家修炼阴阳之气,自有道理,相信时机到了,自会对他明言。

    两尊凌冲相对而立,说不出的怪异。玄门修士修炼阳神,炼化阴神,绝不会出现凌冲这等阴神阳神并存之状,还是噬魂老人暗中出手,强行撕裂他元神,演化两仪,方能有这等奇遇。阴神阳神本是一体,相对而立,仿如观照铜镜,一举一动偏生是由一个元神操控,诡异神奇到了极点。

    晦明童子沉吟道:“阴阳之神皆为元神,本是一体,你操控噬魂幡魔躯远离本尊,看看究竟隔了多远,还能操控自如。”凌冲点头,魔躯立时飞去,与本尊持另一个方向,直至飞过数万里之遥,依旧能操控自如。

    晦明童子叹道:“噬魂道这等分裂神魂之法当真玄妙,等若是一神二身,偏生心念相通,这就十分可怕了。”凌冲点头,若是遇上对手,两尊凌冲齐上,一尊施展玄门剑术,一尊施展魔教噬魂法,更能配合无间,正邪互补,任谁对上,都要头疼一番。

    凌冲想了想,苦笑道:“对敌之时自然灵便,现下是我功力浅薄,还看不出甚么异样。日后两门道法都修到至高境界,阴神阳神必要相冲,争夺主导,那时不是走火入魔当场元神消散,便是阴神阳神一方胜出,实力大损。”晦明童子想了想,颓然道:“确是如此。郭纯阳那老小子总不会害你,既然命你兼修两道,必有法门应付后患。”

    凌冲点头:“待我回转山门,再向掌教恩师当面讨教罢!”阴神驾驭魔躯飞走,自另一方潜入地星界中打探消息。真身则显露一身太玄剑术修为,昂然飞往两界交通之处。

    地星界与天星界每隔数十年,两界交汇,天罡之气紊乱汇杂,无数天魔趁机攻入天星界,大肆屠杀吞吃生灵。凌冲飞出九天之外,遥见两圈天罡大气交汇之地,有数万里之距,三十五天罡真气冲突融合,往来不绝,受两界地心磁力吸引,全无章法,罡气混流漫卷,一团团一圈圈,形似一根骨头,两头大,中间则是一条天罡通道,如桥飞架,两头鼓起之处自然便是天罡大气各自与天星、地星两界交点之地,此时正有无数天魔密密麻麻,自地星界中飞起,穿破天罡,如潮水一般,涌入两界通道之中。

    两界通道亦是天罡真气化成,与域外天魔玄阴魔气天生相克,无数域外天魔穿破天罡大气之时,受至阳之气侵染,阴阳相冲,当场化为飞灰,又有侥幸逃过真气冲突之辈,吃两界通道中无数天罡大气暗流卷动,连惨叫也发不出来,被罡风一绞,立时成了齑粉。

    能够躲过真气冲突与罡风卷流的天魔,十中仅剩一二,但地星界中繁育天魔实在太多,无数魔头你拥我挤,前仆后继,无有穷尽,就算大部分死于中途,依旧有许多魔头躲过劫数,杀入天星界之中。

    天星界一方,早有四大门派修士联手布下重重阵势,严阵以待。四大门派分明为极天宫、逍遥门、苍海派与大空寺。其中大空寺为天星界仅有的佛门传承,不知得自哪位佛陀之道统。

    天星界自诞生之日起,饱受天魔侵扰之苦,一干生灵早已习以为常,尤其四大派历经无数代祖师苦心钻研,早已研究出种种阵势,演化无穷异象,集合门下弟子之力,共御魔头。极天宫势力最大,历年阻击天魔便以其为首,好在其余三派各有所长,都有真仙老祖坐镇,极天宫也不敢明目张胆打着大义名义,暗使狡计消耗三派实力。

    四大派分作四大阵营,各自摆开阵势,每一派负责守卫自家数万里虚空,四派联手,恰将暴露的天罡大气尽数包裹起来,不令天魔有甚可趁之机。极天宫阵势由数百位弟子组成,依照一座玄奥大阵不停变化,晦明童子是阵法大家,瞧了一眼,赞叹道:“这座阵势并非有多么精巧,但胜在稳固,能将所有弟子无论修为高低,神通尽数调动开来,无有一分空耗,创下此阵之人必是对天魔进宫的路数熟悉到了极处,专门克制天魔阵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