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一二 杨天琪发难
    又有神火流辉,一线火光飞出,凭空一转,现出一位少年修士,双眉斜飞,满面煞气,见了无形剑光只作不见,倒是对赵乘风一行三个狠狠瞪了一眼。凌冲见了此人,心头便是一跳,正是当年被叶向天斩断一臂的少阳剑派掌教之子杨天琪。多年不见,此人非但一条臂膀完好无损,瞧不出异样,一身修为居然也破入元婴境界,修成真君。

    叶向天当年一剑可说是断去杨天琪大道之途,但仙家妙法无穷,自有手段接驳断臂,转易筋骨,杨天琪可谓因祸得福,破关入境,尤其由废到立,一番心境修为更是难得。杨天琪恨透了叶向天与凌冲师兄弟,见了赵乘风一干太玄弟子,未见叶向天凌冲两个,一腔火气就要发作。

    木千山见杨天琪道场,大喜笑道:“原来是少阳剑派杨师兄!多年未见,请到小弟之处一叙如何?”杨天琪是借了木清风所赠一缕先天乙木精气,接驳断骨,还能以木生火,壮大少阳真气修为,一举突破境界,对木千山倒不好施礼,瞪了赵乘风一眼,飞身上了神木岛法驾之上。

    木清风曾叮嘱木千山,务要结好杨天琪,木千山谨记在心,刻意结交,几句寒暄下来,将杨天琪马屁拍得不动声色,十分高明。岳秀与木千山一唱一和,随天道人押在一旁,耳目不动,漠不关心。木千山这一打岔,杨天琪无暇寻赵乘风的晦气,无意中缓和些气氛。

    晦明童子见凌冲面色不愉,问道:“你与那厮有仇?”凌冲点头:“叶师兄曾断其一臂,说到底是因我而起。”将望月楼之事说了,晦明童子雀跃道:“既然如此,待会入空桑遗府之时,寻个机会将那厮做翻了,一了百了!”有旱魃分身坐镇,举手之间便可将杨天琪打杀。

    晦明童子好事喜事,唯恐天下不乱,倒更像是魔道法宝,凌冲摇头道:“杨天琪甚是记仇,总要将他或杀或囚,免除后患。但其父是少阳掌教,不好轻易下手,等到了空桑仙府中再寻机会罢!”小生死符大是兴奋,蹦来蹦去,给凌冲出主意要如何动手,才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神木岛、七玄剑派、太玄剑派、少阳剑派皆有弟子到场,清虚道宗、玄女宫、正一道门人却许久不曾出现,不知何故。正道四大派弟子在此,皆身怀重宝,再加上法性这位金刚寺高僧,佛光宝光冲霄,镇压的一干魔道中人不敢异动。

    忽然星光乱摇,大水滔天,正是曹靖与赫连锋几个施展法术赶来,星宿魔宗与九幽黄泉门道法特异,十分好认,这一出场立时吸引无数人目光,曹靖周身星光点点,见竟有这许多人来打秋风,着实一惊。赫连锋心神阴沉,与黄泉大河中现身,对正道中人瞧也不瞧,只打量仙府。二人皆是魔道大派核心弟子,修炼上乘道诀,这一现身算是给魔道撑住了场面,一时之间,玄气与魔光飞舞,谁也不肯先自发言。

    凌冲见曹靖竟带了萧厉前来,大是嫉恨:“这萧厉倒是很有缘法,甚么仙府遗迹出世,都要来分一杯羹。上次让你逃了,这一次我有旱魃在手,倒要瞧瞧你如何脱身!”必杀名单之上,如今已有两人,萧厉与杨天琪,只等仙府开光,入内动手!

    三太子敖意见玄魔两道皆有杰出弟子赴会,与之一比,自家这点修为就显得甚是微末,不由有几分尴尬,敖海也自心惊玄门弟子修为之强,见敖意颇有失落之色,倒也乐见其受挫,唯知耻方能后勇,四海龙族承平太久,急需有外力介入,振奋一干龙族子弟好强之心。

    乌老好容易得了机会,炼制十几张太阴鬼符,被夜乞老祖一招毙杀,心疼的滴血,心神牵连,真气不稳,见了空桑仙府,却又生出几分希冀,空桑上人身份太高,一般修士连名号听闻都少。这等仙家老祖所设机缘必是非同小可,只要得了小小一部分,就是受用终生。

    法性和尚忽然飞上怪鱼金船,合十微笑道:“方才降魔之时,三太子仗义援手。贫僧斗胆请三太子联手,共探空桑仙府如何?”敖意大喜,任谁也不会拒绝一位金刚寺高僧加入,笑道:“有大师相助,大事成矣!”三太子与法性联手,势力大增,不惧玄魔两道。

    法性此举也在情理之中,佛门宗旨素来是降服魔头,与道门也不甚和睦,唯有四海龙宫算是两不相帮,何况龙族之中亦有许多高手老祖在佛门充当护法,天生亲近,也算相得益彰。

    空桑仙府现世已有三日,仙霞披拂,光芒辉耀,却毫无开启迹象。玄魔两道之人空坐了数日,皆有些不耐。冥土看似广大,但众人为了争相目睹仙府之貌,都挤在一处安营扎寨。玄魔两道本有宿怨,日久哪还能不生出事端?

    先自发难的乃是杨天琪,憋了一肚子火,修成婴儿之后要将叶向天与凌冲打杀出气,却被杨逊告诫万万不得出手。少阳剑派剑诀以少阳、太阳真火为引,归根结底根基还是在于真气运用,杨天琪修炼少阳烈焰混洞剑诀,法力越高,火气也就越大,因此当年见了能清净宁神的万载温玉,便猝起贪念,陷害凌冲。少阳剑派法诀中有此一项缺憾,除却弟子以自身心境修为硬抗,便唯有寄托外物。

    万载温玉此宝对少阳剑派而言,实是绝大救星,轻易舍弃不得。杨天琪也知其父自有打算,非要将温玉弄到手不可,杨逊老谋深算,深知郭纯阳不好招惹,命杨天琪苦苦忍耐,再思良计。杨天琪不好招惹赵乘风,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便将主意打到了魔道修士身上。

    仙府开光,场面甚大,吸引了冥土中许多鬼王前来观望,想要分一杯羹,捞些油水。有几尊鬼王皆是元婴境界,平日不睦,也未联手合兵一处,反而各自为战。这些鬼王素日逍遥霸道惯了,只当这些玄魔修士是一群土鸡瓦狗之辈,冥土中自有玄阴老祖镇压,其等也不敢大兴杀戮,惹得一干老祖出手,可不是好耍的。因此一个个肆无忌惮,毫不遮掩气息,反而狠命向前挤去,想将仙府看的更加清楚。

    杨天琪哼了一声,袖中一柄流焰剑飞出,施展剑气雷音之术,剑气嘶鸣之间,略过一尊鬼王腰部,竟将其腰斩。那尊鬼王亦是元婴修为,只是不及防范,流焰剑得自癞仙金船,本身禁制高达四十几重,经杨天琪苦心祭炼,更加通灵,再加剑气雷音手段,竟一举奏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