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一一 七玄剑派大师姐
    忿怒魔念入体,正是画龙点睛之笔,化灵池所生道身与魔念正是相得益彰,那头金丹鬼将脑袋一摇,五指如钩,向凌冲阴神头顶抓来。凌冲摇头道:“七情魔念本是一体分化,却得空就要反噬,噬魂劫法当真邪异。”镇压魔念已是驾轻就熟,阴神飞起,化为化神曼荼罗。

    这门道法本意就是为了镇压七情魔念反噬,阴神坐镇中央,以魂力法力调御七情魔念,不怕作乱,乃是噬魂道人创出之妙道。学会此法,才算是得了噬魂道真传。果然化神曼荼罗一出,生出绝大吸力,忿怒魔念不由自主从鬼将道身飞出,投入曼荼罗中。

    鬼将失了主宰,又是浑浑噩噩模样,凌冲心念一动,化灵池将之吞噬,还原为滚滚阴气。化灵池异变算是意外之喜,此宝禁制次第生成,带动整个玄阴噬魂幡威力也自大大增长。这件法宝不愧为噬魂道第一法宝,一宝在手,神通无穷。

    玄魔两道对星宿魔宗与九幽黄泉门是忌惮畏惧,对噬魂道则是深恶痛绝,毕竟谁也不想莫名其妙被别人夺去神魂,比死还不如。星宿魔宗与九幽黄泉门的道法胜在立意高远,势大压人,噬魂劫法则阴损诡异,自夺魂道人暗算噬魂老人,取而代之,噬魂道核心传承断绝,又为各派所忌,这许多年发展可谓举步维艰。凌冲亦乐见此景,毕竟噬魂道这等邪教专一害人害己,还是早些灭绝了为妙。

    凌冲阴神镇压忿怒魔念,弄通化灵池妙用,便即遁出,将玄阴噬魂幡抖了一抖,不着声色之间,已将其中诸般禁制化合为一,就见冥土之上天光大亮,一线光明倾斜,一座庞然法驾挤出虚空,却是一座飞宫,比清虚道宗的飞宫自是差的不止一筹,却也甚是奢华,金灯高悬,彩花遍洒,又有清丽侍女手提花盏、罗伞侍立,排场极大。

    凌冲对这座飞宫十分熟悉,当年在神木岛上便曾见过,正是木千山之法驾。果然宫前现出木千山身影,身旁是岳秀,二人相谈甚欢,另有一人相隔极远,十分孤高,正是随天道人。当日太清遗府一别,其身受重伤,回神木岛报信,不想今日得见。

    随天之师乃是于姓长老,与木、岳两家素来不睦,明争暗斗。凌冲瞧了一眼,心道:“看来来空桑仙府碰机缘之辈甚多,连神木岛都派了人来。”凌冲以噬魂劫法催动阴神,噬魂真气流转肉身,面相自然带有凶煞阴狡之气,与之前正道弟子模样大相径庭,也不虞有人瞧破他太玄弟子身份,大可便宜行事。

    木千山奉了乃祖木清风之命,前来空桑上人仙府一寻机缘,连带岳秀、随天也跟了来,见已有数波人马等候在外,微微一愣,法驾悬停虚空,细细打量空桑仙府。岳秀京城事了,本待回归,却接了本门老祖心火传书,命其随木千山来碰碰运道。

    空桑遗府出世,神木岛将门下三位杰出弟子尽数派了来,随天道人亦奉师命前来。只是木岳二氏与于朱两姓近来明争暗斗,大有白热化之势,木清风忧心长此以往,神木岛必要分裂,就算压服于朱两姓,也要元气大伤,特意命随天道人前来,算是表明心迹,我木岳二氏也非是要占尽好处。

    凌冲见木千山来此,便知玄门各派必有动作,果然片刻之间虚空波纹涌现,又有数道光华飞入冥土,皆是玄门修士。仙道神光飘舞,将无尽死气阴气驱散一空,一时只疑身在仙宫仙境。

    一道剑光横过天穹,森然孤拔,冰寒剑意几乎凝成实质,凌冲心中一动:“这是七玄剑派无形剑诀的路数!”无形剑诀乃是最上乘剑诀之一,凌冲伙同无形童子自秋少鸣处拓印了其根本符,晦明童子研究许久,也只悟出一个大概。无形剑诀修炼到极处,隐现由心,所长乃是剑光变化无端,令人防不胜防,并非全靠隐形无形取胜。

    这道无形剑光非但不曾隐蔽自身,反而显得煊赫无匹,最是好认。凌冲目力穿透剑光,隐约见到其中一位女修,拉着一位青年,正是当日玄天观中见过一面的方胜。那女修不问可知,是其胞姐方凝。传闻这位方凝乃是剑术天才,已然修成元婴,与本门的赵乘风还有一段过节。

    凌冲见其剑光轻柔缓急,招展不定,显是方凝已将无形剑诀修至随心所欲之境,单以剑光而论,生平所见,少有能匹敌之人。正思忖间,又是一道剑光破开虚空,光华敛处,现出一位长身玉立,风姿卓然的修士,正是赵乘风,身边跟着凤兮郡主与李元庆。二人来自太玄剑派治下九国,生有宿仇,恨不能置对方于死地,别过脸去,互不相见。

    凌冲见赵乘风赶来,当即大喜,但他现下身份是魔道修士,不便上前相见。他兼修噬魂劫法之事,天下唯有郭纯阳与噬魂老人知晓,一旦捅了出去,太玄剑派势必成为众矢之的,还是保密为上。

    赵乘风入得冥土,迎面瞧见那一道桀骜剑光,面上一笑,拱手道:“可是方凝方道友当面?太玄赵乘风有礼!”虽曾败于方凝剑下,却不肯半点失了礼数。无形剑光之中传来一个声音道:“原来是赵道友,当年试剑大会一别,匆匆数十载,道友精进若斯,可喜可贺。”其音飘忽,分不清男女,却是那位七玄剑派大师姐方凝所发。

    赵乘风当年一场试剑大会,败于方凝之手,痛定思痛,苦练剑术,终于于数年之前窥破一点先天之秘,得了孕育婴儿之玄机,再闭关苦修几年,就有真君之望。但方凝早已先一步修成婴儿,赵乘风自知单凭道行绝难战而胜之,唯有在剑术变化之上,寻找胜机。其师周其道人为传功长老,掌管太玄剑派一应修炼典籍,除却六大真传不得轻易传授,其余道法赵乘风皆已博览一遍。

    周其道人便是年轻贪多,每一门道法都要修炼个三两分,反倒每一门道法都不甚精深,以至于绝了长生指望,却不希望自家弟子走上老路,多次告诫,赵乘风亦有所思,自己涉猎太多,根基不牢,方凝只有一部无形剑诀,却能千变万化,道基牢靠。这些年赵乘风就在太玄峰上苦思苦研,欲融汇毕生所学,自创一部剑诀,超脱六大真传之外。

    周其道人亦甚嘉许,师徒两个闭门苦思,已有了些端倪。郭纯阳忽有法旨降下,命赵乘风携了凤兮与李元庆两个,去到冥土求取机缘,以绝力破开虚空,送三人直入地狱。赵乘风不敢违抗掌教之命,不成想第一眼便瞧见了那位日思夜想的方凝,心头一股好生之火勃然,险些就要在此动起手来,幸好苦苦压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