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零五 战夜乞!
    众人皆不明所以,凌冲肉身走入旱魃紫府盘坐而下,阴神依旧与旱魃周身相连,操控这一尊待诏级数的大妖魔,旱魃丹田中第二枚玄阴法珠孤悬,大有栲栳,散发无穷玄阴之气,汇入其下焚天破狱魔火所化丹丸之中。一看书www要·要kanshu·焚天破狱魔火是旱魃苦修多年之道果,又经玄阴大道加持,为后天魔道第一魔火,但受了楞伽寺佛法压制,僵直难用。还是凌冲费尽气力,接连吞噬了数位金丹元婴级数僵尸,才运化出一朵魔火使用。

    旱魃亦是顶级妖魔,以肉身见长,以凌冲本身噬魂法凝煞级数,根本难以镇压当场,唯有请出旱魃这尊“靠山”。金丹称真人,元婴称真君,法相与脱劫则为宗师。至于待诏,则以大宗师称之。大宗师一动,必有异象!

    旱魃真身缓缓自虚空步出,无数墨色涟漪震荡不定,挤压的空间发出吱吱声响。众人只见一道高大如山的身影蓦地走出虚空世界,给众人心头蒙上一层阴霾。夜乞老祖目光一缩,打量旱魃几眼。他眼光何等毒辣?一眼看出这尊大宗师与自家一般,身受重伤,跌落境界,绝不至待诏级数。

    法性和尚也是一愣,却未发觉居然还有一尊大宗师隐身暗处,幸好这尊大宗师似乎与夜乞老祖不睦,似乎要动手做过一场。若是两尊大宗师联手,也不用打了,自家抹了脖子便是。壹看书www书·kanshu·

    三太子敖意见了旱魃法身,面上全是惊骇之色,说不出话来。敖海叹息一声,四海龙族升平太久,龙子龙孙耽于享乐,少有肯痛下苦功修行之辈,与玄魔两道弟子相比,已落后于修道界太多。四海龙君空图振作,可惜后辈不甚给力,数百年也未出一个纯阳之辈,连修成待诏脱劫的宗师都少。不然也轮不到只有金丹境界的三太子驾驭怪鱼金船,前来冥土寻宝。

    “三太子敖意志大才疏,修为不足,大兄春秋鼎盛,就算要寻传位之辈,也绝不会挑选敖意。以其区区金丹修为,又如何能压服龙宫众雄?如今四海龙族全靠几位龙君长老撑场,无有杰出后辈,几位龙君也瞧出此点,这些年刻意磨练栽培,便是希冀能多出几个杰出后辈。只是收效甚微。竟有两尊大宗师级数出场,一位还是夜叉老祖,此地已然凶险之极,纵有怪鱼金船在手,也难保安全,还是寻个机会早些脱身为妙。”

    怪鱼金船生前是待诏级数大妖,被东海龙君抹去灵识,炼成法宝,但敖意修为太低,不足以发挥其最大威力,不然也不必惧怕夜乞、旱魃两个,为今之计唯有先思退路,再徐徐图之。

    恶尸道人见了旱魃,如见鬼魅,一眼认出正是薛蟒长老那一具玄阴化身,但多年前已然失陷于太玄峰,被楞伽寺普济秃驴收了去,如何又会现身冥土?旱魃周身气息浑然如一,众人再也不会想到只是一尊分身而已,只会以为是哪一位魔道巨擘老祖,动了心思,来冥土玩耍。

    但恶尸与毒尸两个却清楚知晓,旱魃为薛蟒分身,绝无可能再自生灵识,唯有一个解释,便是另有高手将之炼成了分身!能降服旱魃凶性之辈,又岂是易与?毒尸与恶尸两个对望一眼,连毒尸这位走火入魔之辈都被吓得有了几分清醒之意。

    乌老苦心祭炼的十余尊鬼王阴符被夜乞老祖一拳轰爆,心痛的死去活来,又不敢报仇,一张老脸憋得通红。旱魃出场,气机镇压当场,乌老见两尊待诏大宗师之间火药味十足,心头升起希冀:“尹济老祖保佑,让这两尊该死的魔头自相残杀,双双毙命才好!”

    旱魃一出,凌冲之声化为滚滚闷雷响彻,“夜乞老祖是要抻量本座法力么?既然如此,你我就切磋一招如何?”掌心摊开,一朵墨玉黑莲悄然绽放,以焚天破狱魔火铸炼而成,黑莲高有三丈,亩许大小,绝无丝毫热力释放,但其中一股毁天灭地之意却裸昭然若揭。

    黑莲共有九品,幽然旋转,夜乞老祖见了,也有几分惊诧:“焚天破狱魔火?你竟能修成这等灭世神通!”凌冲本是修为不济,但转眼就鼓捣出一尊待诏大宗师,夜乞老祖也懒得去想其中关联。但焚天魔火在域外星河中都赫赫有名,乃魔道顶尖神通,号称灭世。但这门神通太过难修,几乎全靠先天觉醒,极少后天传承。旱魃乃是僵尸之祖,与夜叉一族一般,多是靠法身强横,纵横星河,与佛道两门争锋。一尊旱魃大宗师修成焚天魔火,放在九天星河之中,也是罕见罕闻之事了。

    夜乞老祖何等身份见识,纵是惊异于焚天魔火神通,毫无畏惧之意,怪笑道:“自是要见识一番鼎鼎大名的灭世神通!”不由分说,一拳轰出。以肉身蛮力见长之辈,大多摒弃神通法力,全凭一拳一脚,均具极大威力。尤其大宗师之上,已能参悟大道,与天地相往来,一拳一脚之间,大道应和,俱有极大威力。

    夜乞老祖一拳之出,天地变色,搅动冥土阴气,不知如何,居然惊动了铁树地狱中的阴川河,铁树地狱深处,一条澎湃大河汹涌湍急,蓦地腾起一条硕大水柱,直扑夜乞老祖而来。如龙矫矢,跨越无量空间,缠在其魔拳之上,拳借水势,水增拳威!就似一条神龙盘绕天柱,倾轧而来!

    夜乞老祖也非蠢蛋,旱魃摆明修成焚天魔火,焚尽万物,自然要有所克制,特意借阴川河水,压制其火力。凌冲以阴神操控旱魃,以玄阴法珠为法力源头,根本不计得失,不顾厉害,就算玄阴法珠告罄,旱魃分身重伤甚至毁去,也不伤根本,见夜乞老祖一拳轰来,却未以拳脚应付,而是选择了旱魃本命神通焚天破狱魔火!

    一朵魔火黑莲猝然迸发,莲叶舒展,道道焚天魔火烁光流彩,奔涌不定,如长江大河,逆流而上,正与夜乞老祖阴河拳头狠狠碰在一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