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九四 都天秘魔阴雷
    阴阳之气鼓荡不休,比初成形时活跃的多,以冲和之气为界,划分两尾阴阳鱼,互逐不休,太玄真气注入阳鱼之中,噬魂真气注入阴鱼之中,经由阴阳转化,又从阴阳鱼中吐出,各自回归丹田紫府。洞虚剑诀一身法力系于丹田玄剑灵光真界,噬魂劫法全数法力则汇聚阴神之上,十分奇妙。玄魔两道最上乘真气游动之间,于阴阳之气转动一圈,褪去烟火气息,太玄真气不那么锋芒毕露,连噬魂真气的堕落魔意都降了那么几分,更为深沉内敛。并非两门真气威力减弱,而是变得锥在囊中,锋芒不露,内敛非常。

    凌冲十分满意,这一趟冥土之行,花费两年苦功,终于凝煞圆满。魔门心法,金丹之前进境远快过玄门道法,两人同时修炼,魔门弟子往往要快过玄门修士一个大境界,斗法自然无往不利。但玄门心法胜在稳固,根基扎实,绵绵悠长,魔门心法到了金丹之后,进境就要慢将下来,但若学天欲教那般豢养魔神分身,借魔神之力修行则另当别论。

    凌冲想了想,阴神显化,依旧将肉身藏于噬魂幡中。这杆魔幡内自生天地,最合藏匿神魂法宝之类。阴神大成,堪比道家阳神,三魂凝聚,七魄凝定,在冥土之中,反倒是以阴神之身行走更为方便。

    凝煞已毕,凌冲便思回转阳间,正要问晦明还阳之路,心头一动,抬头见昏黄苍穹之上闷雷滚滚,震荡虚空,一尊魔神横跨天地而来,倒是生的一副人类模样,身后拖着一条长长巨尾,周身雷光电闪,微一跳跃,就将虚空炸的噼啪乱响,暴虐之极。

    凌冲目力强横,一眼看出这尊魔神亦是法相显化,精通雷系道法,先天雷法之中正邪各占若干,这魔神修炼的当为魔道都天秘魔阴雷之术,只还是后天雷法,传闻此雷虽比不得阴阳神雷之威,亦能开辟虚空,为魔道雷法无上传承。但魔门六宗之中,素来不闻有此传承,不成想于冥土之中得会。

    这尊妖魔亦是法相鬼王,与阴翅鬼王、兀术鬼王三足鼎立,麾下鬼兵无数,自号金雷鬼王,这尊鬼王生平亦是奇妙,本是阳间阴魂投生鬼道冥土,得了地脉阴煞滋润,开启灵智,四处杀戮阴魂吞噬,不过百年时光,修成一颗鬼丹,成就鬼将级数。之后不知怎的,忽然悟彻一道雷法神通,便是都天秘魔阴雷之法,凶恶歹毒,仗着这门道法,连杀十七位同级鬼将,一夜之间晋升鬼王级数。千年苦修,终于法相大成,又将都天秘魔阴雷与自身真气相合,化为无量神通,举手投足,有开天辟地之威,这才信心满满出关。

    他与阴翅、兀术两位鬼王争斗多长,仗着一手阴雷神通出神入化,打的两位鬼王节节败退,不得以让出许多底盘,连兀术鬼王自有的一座万鬼阴池也被其夺去,可谓仇深似海。若非忽然感悟上乘境界,连忙退走,几乎就将阴翅、兀术两个灭了。

    金雷鬼王本拟都天秘魔阴雷又有进境,兴冲冲闭关修行,谁知这一次却非道法之事,而是都天阴雷开辟虚空只能,引动了冥土中一座尘封洞府之机,与其生出感应,金雷鬼王大喜,全力搜寻那处洞府,耗费数年光阴,终于寻到洞府确切所在,兴冲冲要走,忽然想到自家人单势孤,探寻上古洞府,总要有几个帮手炮灰,想到阴翅、兀术两个,便先一步赶来,要将二人收服。

    谁知阴翅兀术两个早成一把飞灰,连向不离身的万鬼阴池也被凌冲炼化,石山之上空无一鬼,冷寂清幽。金雷鬼王乘兴而来,特意以都天阴雷开路,声势浩大,就要给两位鬼王一个下马威,谁知一拳打在了空处,别提多么别扭,鬼眼一翻,瞧见凌冲正端坐阴煞井旁,似在修炼煞气,怒从心起,心念动处,都天秘魔阴雷发动,此雷无形无相,只是一抹幽光闪过,凌冲心头起了极大警兆,想也不想,虚空中一条巨臂伸出,横掠轻捞,五指指尖幽光闪动,秘魔阴雷发动,无数细小黑洞浮现,皆是虚空崩塌之意,就算金丹高手陷入其中,一时三刻也要被其吞噬。

    这条臂膀正是旱魃分身所发,任由阴雷爆发,无数空间暴动,一条生满黑毛的臂膀之上,尸气蒸腾,夹杂无数化尸神光四面乱射,一抹之间,就将虚空塌陷之意尽数平息。薛蟒耗费千年精力,祭炼九尊旱魃,尤其这一尊玄阴级数,更是倾尽所有,将天尸教种种秘传法门以符箓之法雕琢其上,非但有炼体壮骨之道,连化尸神光也在其体内留下传承。凌冲有旱魃在手,可说将天尸教功法一网打尽,只要有心,自能从旱魃体内推算出种种天尸道法,只是他无心于此,洞虚剑诀与噬魂劫法两个,就足以令他耗尽心血了。

    金雷鬼王满拟阴雷发出,将那小子炸死,霸占了阴煞井。虽不知兀术鬼王下场如何,但瞧满山荒芜,独有一人驻守,怕是不妙。阴煞井他垂涎良久,正可借机先占了,至于何人将兀术鬼王击败,金雷鬼王丝毫不放在心上。秘魔阴雷法开辟空间,对敌强横,亦是无上逃命之法,设非有禁锢虚空的法力法宝在手,绝难挡他离开。

    就见独臂伸出,轻描淡写之间,竟将阴雷化去,连虚空波纹亦自抹平,这一惊非同小可,自家根本道法居然奈何不得一个小子,此事从所未有。其实都天秘魔阴雷十分奇妙,远在其它道法之上,牵扯虚空之道,精妙非常。旱魃也只仗着待诏境界,以强横法力强行镇压,若是二人道行相若,绝难如此举重若轻。

    凌冲恨金雷鬼王出手歹毒,旱魃独臂过处,五指箕张,裹挟劲风,往金雷鬼王法相抓来!待诏宗师出手,威力惊天动地,毛茸茸巨掌所到之处,虚空不稳,一干阴气、鬼气尽数排出,行成一条长长甬道,绝无丝毫元气存在。巨掌飞过良久,方闻雷声迫耳,如大海倾潮,却是旱魃手速太快,居然打出了类似剑气雷音之效!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