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九二 阴神大成 重练噬魂幡
    被凌冲以魔念沾染的鬼兵则一并烧尽,其神魂之力被魔念吞噬。噬魂魔念吞噬了数万阴兵魂识,瞬时膨胀到不可思议之境。只要有足够魂识吞噬,噬魂魔念便能无休止涨大,但弊端也明显,不同魂识、记忆、念头相冲,总要一日爆发出来,镇压得住还成,镇压不住,自身元神要被冲的七零八落,轻者神识分裂,重者当场魂飞魄散。

    凌冲伸手一招,无数魔念飞来,半空中融合一体,依旧化为七道七情魔念,颗颗有人头大小,乱飞乱窜。凌冲也不去管,阴神显化,望着那口阴煞之井。兀朮鬼王发现这口阴煞井,也未布下甚么禁制,井壁全用巨石垒成,十分粗糙。常年被阴寒煞气浸润,壁上结了厚厚一层冰霜。

    井口有数丈方圆,骨朵朵冒出黑气,奇寒刺骨,凌冲伸手一指,一枚念头发出,落入井中,探查虚实。念头入得井中,被寒气一冲,就有些运转不灵,凌冲遥递法力过去,才得维持。颤颤巍巍深入井下,未过多远,终究吃不过井中酷寒,被冻成一颗冰凌,直落无踪。

    凌冲皱眉,先后放出数十枚念头探查,最深者入井下万丈,终究敌不过寒气侵蚀,尽皆失败,无奈问晦明童子道“晦明,你有法子探知井下虚实么?”晦明摇头“这口阴煞井当是贯穿孽镜地狱,关系到这一层冥土之本源,这等阴寒袭人,除非玄阴真魔级数前来,才有几分指望穷尽此井。”

    凌冲听闻此井联通地狱本源,乃是真魔真仙级数方能涉足之境,只得作罢,专心思索凝煞之事。《噬魂真解》中凝煞法门甚是精妙,但务必要寻到精纯煞气方可,不然日后修行有极大弊端。

    好在石山周遭已然清场,短期内不会再有人搅绕,有大把时间可以细细研究这口阴煞井。凌冲就在井边端坐,一坐三月,终于大致摸透此井喷发规律。平日有阴气散佚,每隔七日,便会有子午寒潮来袭,玄霜阴煞自井中汹涌而出,比平时大过数十倍,亦十分精纯。譬如阳间之中的潮汐,或急或缓,张弛有度,此为天地造化之力,非人力所能及。

    凌冲摸透此事,心下宁定,着手修炼煞气。先将《噬魂真解》中凝煞法门细细体悟了十日,每一个字符之意皆参研的通透,又与晦明探讨,直至深解无碍。修道法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来不得半点马虎,待吃透《噬魂真解》法门,阴神凌空虚坐,周遭是七道魔念翻涌。

    七情魔念本就是自阴神中分化斩出,各自承载七情之意,七情六欲在玄门佛门皆为杂念,修行之初便要降服心猿意马,指的便是七情六欲之事。但在魔教,却是入手修行之本,恰与正道背道而驰。七情之意说到底亦是凌冲本身意念所化,分化之后,本体阴神清明,更易参悟上乘魔道,亦能操控魔念飞出害人,侵占躯壳。

    凌冲现了阴神,旱魃分身依旧收入噬魂幡中。这一日正是阴气潮汐之时,井中煞气喷涌比平常多出百倍,一道阴风煞气柱高有百丈,直冲霄汉。冥土之中天空亦是阴气凝结,昏黄污浊,不见大日。阴神闭目端坐,伸手一指,一道法力飞出,勾动煞气柱中一缕精纯煞气回来,与阴神一合。

    炼罡也好,凝煞也罢,无甚稀奇,只看心法高低,罡煞精纯与否,心法越高妙,罡气煞气越精纯,效果也就越好。凌冲身兼正邪两道道诀,洞虚剑诀前后经太玄剑派数位掌教推演,炼罡法门已是尽善尽美。噬魂劫法由号称魔道第一奇才的噬魂老人创下,虽有破绽,但不碍凝煞心法,亦是魔门第一等传承。

    这缕阴煞之气入神,运起《噬魂真解》凝煞心法,瞬时将之炼化,阴神本就有些阴性之属,此时更为阴寒,受寒气一逼,凌冲只觉头脑更是清明。噬魂劫法记载,初凝煞时,万不可贪功,须循序渐进,先以数缕阴气炼化,以适其性,再逐步加深功候。至于炼化煞气多寡,要视心性、功力而定,不一而足。噬魂道弟子凝煞,资质驽钝者须七年,资质上乘者只消三年,凌冲当年炼罡也花去三年时光,炼罡也好,凝煞也罢,都是水磨功夫,半点急躁不得。

    凌冲炼化一缕玄霜阴煞,寒意沁人心脾,反倒十分舒适,知有余力,又摄取了第二缕阴煞炼化,如此接连炼化了七缕玄霜阴煞,阴神本是虚无缥缈,却结了薄薄一层玄霜,一股寒气自心底透将出来,知到极限,便住了手,噬魂劫法缓缓运转。噬魂劫法真气与玄霜阴煞结合,化为一体,真气之中带有阴煞之气,噬魂真气原来飘忽莫测,被地煞沾染,变得沉重起来。待阴神炼化了七缕阴煞之力,玄霜自然消散,已是三日之后了。

    凌冲修炼一轮煞气,自家也有几分体悟,他所得《噬魂真解》乃是噬魂老人嫡传,正宗魔道法门,比噬魂道夺魂道人以下都要来的深奥,道基打的极牢,吞噬的煞气也要更加浑厚,这般速度,要凝煞圆满,亦要三年以上功夫。倒也未必不可承受,就安下心来修炼。

    晦明童子忽道“这煞气我亦有用,也不与你争抢,只捡些不甚精纯的来用就是了。”凌冲奇道“我修炼噬魂劫法,才能凝练煞气,你一个玄门法宝,要煞气何用?”晦明童子鄙夷道“我名生死晦明神符,出离生死,既能修炼正道,亦能参悟魔道,譬如阴阳之轮转。放着好好一口煞气井不修炼太过可惜了。反正你只取精纯煞气,余下的就便宜我了!”

    呼啸声中,现了本体,亩许大小一枚神符,横压阴煞井上,符箓闪烁之间,无穷煞气被抽取出来,融入神符之中。凌冲见他鲸吞海吸,叫道“莫要伤了阴煞井根本!”晦明童子毫不在乎,放开肚皮猛吸。生死晦明符法创自尹济祖师,尹济祖师飞升之前,得了明悟,欲以此符包容生死之妙,玄霜阴煞出自冥土,带有丝丝冥土气息,晦明童子因是能将之炼化,与正道太清玄始之气合为阴阳,自生奇变。

    但生死晦明神符虽则精妙,到底比不过阴阳之气这等先天造化妙物,尹济祖师为此不惜耗费功力推算,万年之后凌冲降生,有机缘练就阴阳之气,因是命晦明童子追随于他,也有机缘见识阴阳之气妙用,得以将生死符补充完整,此是借先天大道补充后天大道之意。

    晦明童子放开肚皮汲取煞气,反正此井联通冥土本源,煞气几乎是无穷无尽。凌冲也不去管,过了几日,晦明童子吃饱,打个饱嗝,收了生死符法相,老老实实躲在一旁炼化煞气。

    凌冲将七缕煞气炼化殆尽,下一轮子午寒潮爆发,依旧牵引玄霜阴煞来修炼。经由以此修行,已有经验,这一次足足炼化了十三缕煞气,阴神才感坐僵,收了手专心运转噬魂劫法。如此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已修炼过七轮煞气,经过七轮子午寒潮。

    凌冲修炼煞气越来越快,炼化之速渐升,阴神融炼煞气,本是内外通透,似要随时化去,经煞气侵染,有了几分凝实之意,面目宛如生人,与凌冲本体有七八分相似。又修炼了百日,阴神由三尺高下,一跃长成七尺,除却面色微有七彩之色,其他与凌冲本体一无二致,一颦一笑,皆具其妙。

    凌冲修炼罡气时一番心得与凝煞所得映照,颇有所得,阴神修炼的宛如生人,已算凝煞入门,下一步便可放开手脚,不必畏畏缩缩,阴神已惯于煞气阴寒之力,凌冲喝了一声,索性将阴神爆散为无数念头,如阴云细雨,飘飞不绝,趁着子午寒潮的当口,若游鱼抢食,深入煞气柱中,吞噬精纯煞气。

    无数念头飞舞不绝,鹞子翻身、梯云纵,种种身法信手拈来,只在煞气柱中一沾即离,却能带出条条煞气,三口五口吞下炼化。每个念头本只有手指头大小炼化煞气之后,成长为拳头大小,凌冲心思通透,阴神所化共计三万七千二百六十八枚念头,待每一枚念头炼煞圆满,已然化去一年功夫,比他预计要早上数月。

    三万多枚念头蓦地一收一合,依旧化为一尊阴神,身披玄色道衣,手捧噬魂幡,面带冷笑之意,身中寒气凝而不散,面皮七彩之色闪耀,晦明早也汲取了数回煞气,凌冲修炼也用不了那许多,他也不客气,专挑精纯阴气炼化,显化的小胖小子面上也有几分青色,至于凝煞对其究竟有何益处,凌冲问了一回,他也回答不出。

    煞气井被凌冲修炼了一年,煞气丝毫无有减损,依旧喷涌不绝。晦明笑道“你这阴神炼的与生人无二,如今才算真正阴神,能代替本体操控法器、推演道法,妙用无穷。”凌冲肉身盘坐,阴神笑道“噬魂劫法果然玄妙,不在洞虚剑诀之下,亦要开辟心魔世界,但洞虚剑诀要炼化三十六种天罡,噬魂劫法只需凝练一种煞气,其间微妙之分,着实有趣。我阴神修成,但肉身未经煞气淬炼,还要再修炼一回。”

    晦明道“太玄真气藏于丹田,你冒然用煞气淬炼肉身,怕是过不去那一关。”凌冲笑道“无妨,我自有打算。也该当阴阳之气出手了。”阴神归于祖窍,坐镇紫府,肉身张口一吸,一缕精纯煞气飞去,落入口中,直下十二重楼。庐舍之中皆是太玄真气,玄霜阴煞入体,立时激起正道气机反抗,太玄真气翻涌,往阴煞之气冲去。

    凌冲心念一动,阴阳之气在体内游窜,就在丹田之中落定,太玄真气也好、阴煞之气也罢,到底还受其控制,凌冲令两道真气不克冲突,皆与阴阳之气联通。他如此做还是得益于当年以太玄真气,加之抽取血灵剑血河真气,两相炼化,成就后天阴阳之气,正是仿效当年故智,亦是轻车熟路。

    果然太玄真气与阴煞之气混入阴阳之气,推动两仪运转,经由后天造化,居然有生出丝丝缕缕阴阳之气。见此法可行,又能补益阴阳之气,精神一振,将阴煞之气换为噬魂真气,自阴神流出,直下丹田。阴阳之气得了太玄真气、噬魂真气推动,轮转不休,时有新得阴阳之气生出。

    晦明童子瞧得呆了,立刻飞入丹田,直愣愣观瞧,浑忘了其他。凌冲以太玄真气、噬魂真气为基,又加阴阳之气为纽,组成一个极大两仪循环,立意之奇,令人惊叹。生死符法所缺的,正是这一块阴阳造化之妙,凌冲虽不明其理,却能将之利用,小晦明瞧得目眩神驰不已。

    体内成就两仪循环,凌冲就不去管它,之后还要修炼七情魔念。先前是阴神凝煞,唯有本神至念强横,方能镇压魔念,使之降服,七情魔念飞起,先后投入阴煞井中,只有七道魔念,凝煞起来迅快得多,一月功夫,已饱吸煞气,飞将出来。

    七道魔念形状各异,但吸取煞气之后,化为团团光华,内中似有甚么物事孕育。主魂阴神修炼煞气,神志清明,分化魔念凝煞之后,其中根本魔意非但不曾减弱,反而经煞气激发,越加激进起来。忿怒魔念中,咆哮之声震耳,魔音扰扰,令人心焦,大欢喜魔念之中时有狂笑之声传出,其余五道魔念各自强化,不一而足。

    好在凌冲主魂强横,尽能镇压得住,百日之后,七道魔念终于将煞气炼化,光华敛去,化为七枚晶莹念头,光华璀璨,如经打磨,围绕肉身团团飞舞,七色光华流转不定,望去直若仙人,谁曾想却是天下第一等的魔道法门所化?

    凌冲将噬魂幡一抛,孤悬井口,任由玄霜阴煞之气冲击,却自岿然不动。当年弃道人费尽心力,搜寻祭炼此宝宝材,却也无有凌冲这般奇缘,能身入冥土凝煞,因此借此良机,正可将此宝再行祭炼一番。尤其凌冲阴神大成,祭炼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