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九一 玄霜阴煞 吞噬鬼王
    正文 章 三九一 玄霜阴煞 吞噬鬼王

    念头游走,粒粒如珠,凌冲心思通明,阴神澄澈。阴神本是便是无数念头组成,与原始魔意相合,不畏杂念冲击。念头一转之间,无数阴魂所思所想,皆如掌上观纹,清晰可辨。阴魂之中有无数杂念,有的被阴气侵染,早就成了一具空壳。凌冲全无兴趣,只寻觅四种合用煞气之地,无意中发现数十万里之内,居然有三尊鬼王,皆是法相级数,修成无边鬼相,显化无穷。

    三尊鬼王常年杀伐,其中一位兀朮鬼王所在之处,藏有一口煞气井,时刻有地煞之气冒出,甚是奇异。这缕记忆来自一位颇为强壮的阴魂,凌冲心念循去,瞬息之间明了前因后果。那阴魂原本意识模糊,无意之中,游荡到了兀朮鬼王地盘,恰好阴煞之井喷涌,吸收了一缕阴煞之气。就此开启灵识,因是记得清楚。

    只是阴魂只知阴煞之气能滋养其形,分不清究竟是何种阴煞,还需凌冲自家辨识。所幸有了目标,不必再盲人摸象。凌冲当即抽身便走,晦明童子眼光毒辣,道“那缕原始魔意是噬魂老人特意留与你体悟其中意境,镇压魔念杂念,不令反噬。但原始魔念类似天欲教祭拜之六欲阴魔,若太过依仗,迟早被其同化,神魂不存。你要留神才是。”

    凌冲也知原始魔意必有文章,问道“晦明,你看这缕魔意究竟来自何人?难道是噬魂老人自家分化出的么?”晦明童子面色凝重“非是噬魂老人分化。原始魔意意境高远,远在玄阴境界之上,只怕是来自玄阴魔界,你还是莫要再接触为妙。”

    凌冲生起忌惮之意,玄阴魔界佛门成为他化自在天,内中魔头横行,乃是魔道修士飞升之处。与九天仙阙争斗不息,原始魔意出自彼处,还是少要沾惹为妙。“罢了,我以后还是以噬魂幡镇压魔念,不用原始魔意。待我见到噬魂老人转世之身,再问他如何祛除原始魔意。”剑光展布,往兀朮鬼王地盘飞去。

    数日之后,面前一座嶙峋高山,生满杂石,无数鬼物游荡来去,皆是冥土土著,凌冲在山下按落剑光,先观察了半日,似乎越深入冥土,鬼王修为越高,智慧也自增长。这位兀朮鬼王并未修建城池,而是借着一处石山栖身,手下鬼兵在鬼将统领之下,居然日夕操演阵法。阵法之道,本就是集合众人之力,夺天地造化。凌冲在太玄峰学道,也曾略有涉猎,但并不精通,冷眼观瞧,兀朮鬼王所用阵法并非甚么高深之极的传承,却也非同小可。

    阴魂记忆之中,那口地煞之井被兀朮鬼王视若珍宝,藏在石山之上,眼下光鬼将就有三位,恃强闯入绝非易事。凌冲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方才数座鬼城之中,被他沾染的阴魂忽然暴乱起来,怒意冲天,纷纷冲向各自统领鬼将。每一座鬼城皆有鬼将鬼王驻守,鬼城规模小的只有一位鬼将,大一些的则是鬼王亲自驻扎。

    最大一座鬼城之中,上万阴魂暴乱,有噬魂魔念之助,阴魂魂念连接一处,战斗力直线上升,冥土中阴魂本在最下等,受土著统领,稍有不从,便被吞噬练法,十分凄惨。但今次不同,阴魂齐心协力,鬼城中本有两位鬼将,居然抵挡不住,节节败退。登时惊动了鬼城深处正在修行的一位阴翅鬼王,这位鬼王有法相境界,独霸一方,得了消息,忙即出关。

    凌冲本意也非是要击败阴翅鬼王,操控阴魂暴乱一阵,终究被法相级数大鬼王镇压下去。阴翅鬼王正自参悟上乘鬼修境界,被阴魂搅乱,将一干作乱阴魂吞噬斩杀,留下几个以搜魂之法,探究背后是何人指使。噬魂魔念果然玄妙非常,巧妙篡改了阴魂记忆,阴翅鬼王搜魂之后,惊觉竟是兀朮鬼王之诡计,立时大怒。本与兀朮鬼王仇深似海,当即召集麾下四位鬼将,统领无数土著鬼兵,大举杀来。

    冥土之中,鬼王征伐乃是常事,互相争夺鬼兵、万鬼阴池,谁能掠夺更多的万鬼阴池,便能炼化更多阴魂为土著,自然势力大增,在冥土中称王称霸。阴翅鬼王大军杀来,兀朮鬼王早得了消息,大怒道“阴翅那混蛋老子不去搭理你就罢了,居然敢杀上门来?正好尝一尝我新近操练的阵法如何!”

    就在石山之下布下阵势,阴翅鬼王也不客气,四位鬼将指挥数万鬼兵,直扑对方阵中厮杀起来。两位鬼王皆是法相境界,谁也奈何不得谁,只因阴翅鬼王手中掌管两座万鬼阴池,制造鬼兵土著数量占优,一直以来压倒兀朮鬼王一头。因此兀朮鬼王花了大价码,寻来一部练兵阵法,希冀以此夺回上风。

    两只鬼兵大军甫一交战,拳拳到肉,刀刀染血,杀得难解难分。阴翅鬼王叫道“兀朮!乖乖交出万鬼阴池,不然今日就灭了你的元神!”兀朮鬼王大怒,显化法相,却是一尊八臂魔神,狰狞凶恶,各持法器,横越战阵,往阴翅鬼王身上招呼。阴翅鬼王亦不甘示弱,亦现了法相,乃是一尊遍体骨刺,形如骷髅,背插双翅的怪物,两尊魔神在天上激斗起来,余波所至,狂风劲吹,连带石山下正自厮杀的两只鬼军也遭了池鱼之殃。

    凌冲藏身一旁,问晦明道“法相之境又当如何?”晦明哼道“小子,莫要得陇望蜀,你这点微末修为,就敢惦记法相神通么?”凌冲笑道“自是要听一听的。”晦明说道“修成婴儿,譬如人之于幼年,渐渐哺育长大。婴儿真气具足,元神无缺,便是法相。法相者,法天象地之意,到此境界,神通具足,变化由心,大则行云布雨,涵包天地,小则隐于芥子,遍闻不识。法相变化,便是你日后道果显化,人身修行与妖类、魔道修行不同,但到这般境界,却是殊途同归,不分彼此了。”

    凌冲听他说的玄之又玄,境界不到,也体悟不到,摇了摇头,飞身上了石山,趁两位鬼王大打出手,先去探查阴煞之井再说。兀朮鬼王麾下三位鬼将,尽数出手,石山上仅有修为浅薄的鬼兵把守,凌冲也不遮掩身形,魔念发动,瞬息将之侵染。

    七情魔念发动之时无形无相,但凡生灵有七情六欲,便会乘隙而入,吞噬其心念壮大自身,生死操于人手。噬魂道法最诡异之处,再与就算生灵被魔念夺舍,但情感、记忆,乃是法力神通,与先前一般无二,外人万难察觉。噬魂老人就是凭了这等法门,沾染了不知多少玄魔两道高手。身为噬魂道祖师,其修为已然到了不可测度之境,只要一缕魔念不灭,既是形神俱灭,亦可凭此重生回来。因此当年玄魔两道最为头疼的便是这位天下第一大魔头。

    幸好天道有缺,噬魂老人惊觉噬魂道法缺陷,闭关参研补救之法,夺魂道人受人蛊惑,施以暗算,借一件阴毒法宝之力,逼得其不得不转世重修,连带一干分身魔念也自潜伏下来。玄魔两道才算安稳了几年。

    鬼兵被魔念沾染,不知不觉中,视凌冲为同袍,根本不加阻止。凌冲一路畅通无阻,来至石山之顶,一道深井直通山腹,骨朵朵冒出滚滚黑气,阴寒无匹。《噬魂真解》中对四种合用煞气皆有详尽注释,凌冲一眼认出这口井中所出正是玄霜阴煞,且精纯之极,十分难得,乃是上佳的凝煞之气。

    对鬼王而言,最为珍贵的自然是万鬼阴池,有此宝在手,便有源源不绝鬼兵补充,因此平时都随身携带。兀朮鬼王无意中发现这口玄霜阴煞井,如获至宝,只是玄霜阴煞之气滋养阴魂鬼物一流,却并非必须,且深植山腹之中,根本挪移不走,只好占山为王,将阴煞井圈禁起来,只供自家与麾下鬼物修炼之用。

    凌冲先前不敢肯定,见了这口玄霜阴煞井,知道凝煞有望。虽说四种煞气皆与噬魂道法合拍,但最佳者还是玄霜阴煞。其他三种煞气各有真气之性,未免失之精纯,唯有玄霜阴煞至为精纯,内蕴阴寒之意,乃是最上品之煞气。凌冲笑道“天赐不受,反受其咎。有了这口阴煞井,便能将噬魂劫法修至凝煞圆满了!”却不动手修炼,转身下山。

    兀朮与阴翅两位鬼王依然大战不休,两尊法相施展武斗之法,此来彼去。冥土土著身躯强横,修炼近身武道者众多,修习法术神通反而极少。法相级数鬼王交手,举手投足皆有开山之威,斗了数十招,二人周遭已无活物,足有上万阴兵被战斗余波震死,石山也自垮塌了许多。

    鬼王之辈,心思纯粹,只求力量超脱,哪管手下人死活?两尊魔神都打出了真火,忽然虚空开裂,一尊庞大到了极处的身影挤了出来,三头四臂,周身烈焰熊熊,魔火焚天,正是旱魃分身!

    兀朮鬼王最是滑溜,见了这尊待诏境界的旱魃,惊骇欲死,抽身便走。阴翅鬼王反应慢了一拍,见兀朮鬼王临阵脱逃,暗骂一声,也自逃走。凌冲千辛万苦,寻到一口玄霜阴煞井,不将周遭清理一番,怎敢放心修炼》毫不犹疑放出旱魃分身,有这尊待诏境界大高手镇压,两位法相级数的鬼王也翻不起多大浪花。旱魃分身屈指一弹,周身焚天魔焰一收,化为一朵黑莲,轮转之间往阴翅鬼王飞去。阴翅鬼王虽不知这朵黑莲是何物事,但心头警戒大生,不敢相抗,背后双翅一展,一息之间飞出万里之遥,双翅再展,就要奔逃出去。

    阴翅鬼王的法号便是由背后双翅而来,羽展之间,足有一音之速,靠着这双肉翅,也不知躲过多少必死之劫。可惜他遇到的是待诏境界的旱魃分身,横压两大境界,凌冲为了一击必杀,全力出手之下,根本不容他脱逃。魔火黑莲闪得一闪,比阴翅鬼王之速还要快上三倍有余,正落在其额头之上,黑莲一分为二,二分为四,朵朵魔火飘飞,瞬息将阴翅鬼王包裹。

    可怜阴翅鬼王也是一方大豪,统领数万鬼兵,但在魔道第一后天魔火焚烧之下,却丝毫反抗不得,惨叫连连,周身法力被魔火点燃,连神魂也不放过。焚天破狱魔火无物不燃,最是歹毒,尤其旱魃本就是火中精灵,一手御火手段精妙霸道,魔道之中无人可以企及,不过数息之间,一位叱咤风云的法相鬼王便自化为虚无,一身法力也成了焚天魔火的养料。

    兀朮鬼王先逃一步,但他无有阴翅鬼王那般极速,反而落后不少,瞥眼见阴翅鬼王死的那般凄惨痛快,吓得亡魂皆冒,一只巨掌蓦地穿破虚空,有亩许大小,一把将他攥在手中。兀朮鬼王抬头见旱魃分身一颗狰狞头颅,叫道“莫要杀我!我愿奉你为主,只求留我一条性命!”

    凌冲立身旱魃之后,听闻此言,略略犹豫,晦明童子道“这尊鬼王好歹也有法相修为,若能收服,倒也不失为一个得力手下。”凌冲想了想,断然道“我的噬魂道法还未到上乘境界,不足以操控一位法相境界鬼王。与其等他反噬,不若永除后患,正好喂养了焚天魔火。”

    噬魂法门虽能操控生灵元神神念,但施术者若法力不足,易遭反噬,何况一位法相境界的大高手,心性修为还在他之上,一旦反噬,后果不堪设想。凌冲还是忍住将其收服为手下的念头,旱魃大手一合,兀朮鬼王哼也未哼,化为一团血肉,被焚天魔火吞噬。

    焚天魔火炼化了两位法相级数的大高手,正是大补,石山下正有许多幸存鬼兵,还有四五位鬼将,见两位鬼王被杀,惊骇不止。凌冲心肠如铁,焚天魔火横掠而下,鬼兵鬼将之流,哪能敌得过待诏级数的法力神通?不过一时三刻,皆被魔火吞噬,渣都不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