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八九 坐而论道 金丹上品
    

    

正文 章 三 坐而论道 金丹上品



    

    


    


    


    


    凌冲眼前一花,微微头晕一下,已身在另一处世界,正是第二层孽镜地狱,被晦明童子以破界神符穿破虚空送来。身畔亦是一条大河,波澜壮阔之极,正是阴川河,与三途河相差不大,只是阴气更加强横,河中隐隐潜藏无数强横气息,比奈何桥上的鬼兵鬼将更要厉害。

    晦明童子道:“这一层地狱有一件先天之宝,唤作孽镜,凡生灵如此,经孽镜一照,便知前生今世所犯罪孽,再以善恶功过定出路,十分神异,比那些后天炼制的法宝要高明的太多。”却不知将自家也饶了进去。

    凌冲道:“奈何桥上那些鬼兵鬼将,看守阴魂,究竟听谁之命?孽镜地狱有孽镜照彻善恶功过,又由谁来送其轮回?”这疑问早在他心头转动,一路行来,九层冥土分明井井有条,有人打理,自然要问晦明童子。

    晦明童子面色一变,支吾道:“此事我非是不知,只是关乎开天辟地以来一个极大隐秘,以你现下法力,还是莫要知道为好。”凌冲当即点头:“原来如此,罢了,我不问便是。你等我片刻,且让我祭炼一柄合用飞剑。”凌冲以儒教心法淬炼道心,破得中庸之旨,允厥其中,既然自家道法未到与闻那等机密之境,便不去想,而是转为切合实际之事。

    以七情魔念铸成魅剑剑光,虽能伤及阴魂元神,到底太过脆弱,对修炼肉身的妖魔威胁不大,当务之急是祭炼一柄五金飞剑,攻坚破锐,虽则太玄剑术动用不得,但还有许多精妙剑势足可敷用。一剑在手,施展的手段也多了些。

    先前他以旱魃之身,先吞封寒,再杀大明太祖。二人飞剑皆落在手中,封寒飞剑是以千年寒铁混以尸气打造,太祖皇帝佩剑更不得了,收天下五金之精,千年祭炼方成,乃是上佳魔道飞剑。凌冲将噬魂幡一抖,旱魃化身步出,手掌摊开,两柄飞剑齐齐平躺掌心。

    凌冲苦笑道:“两柄飞剑皆是上佳炼剑宝材,只是对旱魃而言,却可有可无,我现下也无甚么趁手飞剑,索性一并炼化了罢!”虽然可惜两柄飞剑,但在旱魃待诏境界看来,确是鸡肋之物,用过即弃。旱魃张口一吐,一朵魔焰黑莲悄然显化,落在掌心,自两柄飞剑之上舔过。

    焚天破狱魔火炼化了十三具帝尸,得此大补,才运化出这一朵魔焰,威力至大,堪比元婴级数法力。有此魔火防身,等闲鬼王就不怕惧怕,只是此火须得以旱魃之身催动方可,还要消耗玄阴法珠之力,到底聊胜于无。凌冲正要借此火,重炼飞剑。果然不愧为魔教第一后天魔火,一经沾染,两柄坚固非常的飞剑一时三刻之下,化为滚滚沸流,合作一处。

    凌冲精通太玄炼剑法门,虽不能动用太玄真气,但道理还是一般,凝神注目,以心念引动这一团沸流逐步变化,化为一柄飞剑模样。两柄飞剑所用材质不同,但皆被尸气侵染,僵尸祭炼飞剑,自然尸气越重越好,与自身相合,妙用更多。但凌冲祭炼此剑是为了配合自家太阴魅剑剑术,倒不需尸气之用,魔火一合,飞剑上固有尸气便消散一空。

    焚天破狱魔火威力着实惊人,数息之间已将两柄飞剑铸炼为一道剑胚,凌冲以心念为引,一日之后,旱魃掌心之上赫然有一柄长有二尺,宽有五指的利剑现出,魔气森森,凌冲伸手一招,那剑飞入掌中,略一运使,只觉无不通透。心念一动,噬魂幡上飞起七道光华,加持飞剑之上。凌冲性子恬淡,不尚奢华,连飞剑也炼的暗淡无光,但经魔念加持,剑身七色祥光通透,透着一股邪性。

    凌冲手持长剑,把玩了片刻,说道:“此剑算是试手之作,就叫斩魂剑罢。可惜只顾速成,今后再无可能精炼了。”晦明瞧了一眼,嗤之以鼻道:“炼剑的材料一般,手法更是一般,此剑你金丹之前用用还成,其实与太阴魅剑最配的正是玄阴噬魂幡,眼下你功力不足,难以发挥魔幡妙用,还不如另炼一柄飞剑自用。”

    法器能否再上层楼,甚至开启灵识,成就法宝,一看祭炼的法诀高明与否,二看祭炼的材质如何,一般而言,越是难得的宝材,越能经受多次祭炼提升,成就法宝的几率也越大。斩魂剑所用宝材一般,仅够金丹级数之用,乃是仿效噬魂道中十器排行第三的通幽炼魂剑法门铸炼,只是照猫画虎,只练出来正品三成妙用。

    太阴魅剑本要与噬魂幡配合,才能发挥最大妙用,但凌冲修为不足以催动魔幡,还不如务实一些,祭炼一柄自家现下合用的飞剑。他将斩魂剑负在背上,依旧将噬魂幡化为一团幽光悬浮,旱魃藏身其中,施施然而走。玄阴法珠之力尚未消散,有这尊待诏境界的大高手护驾,凌冲有信心在冥土之中来去自如。

    耳闻阴河滔滔,难得无有阴魂来扰,凌冲索性盘坐岸边,说道:“自从我入道以来,得郭师与大师伯惟庸道人先后指点,但得两位前辈亲炙之日太短,意犹未尽。不知晦明可否为我讲解金丹之上境界?”这却是问道之意了,晦明童子面色凝重,亦在他面前盘膝而坐,形容虽小,却渊渟岳峙,大气非常,显露出法宝真灵真仙之相。

    晦明童子想了想,说道:“你现在兼修玄魔两道最高法诀,其中凶险不必我说,郭纯阳那厮既敢命你如此,必有他的道理。尹济当年祭炼我时,非但将太清门一干传承托付,还将毕生修道经验一并传授与我。你眼下当务之急,是要突破金丹境界,我便将金丹元婴境界说与你听。”

    晦明童子胸有万策,最足珍贵者乃是太清尹济祖师毕生修道之经验,尹济祖师既于后世独独垂青凌冲,晦明童子自不会有所隐瞒,非但将太清符术和盘托出,连尹济祖师修道经验亦倾囊而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