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八七 巨口妖魔
    

    

  章 三八七 巨口妖魔



    

    


    


    


    


    入得城中,见四壁萧然,无有坠饰,冥土之地只重修为,谁的拳头大谁便是大爷,一干土著在城中走来走去,似乎甚是焦躁。晦明童子道:“冥土之中,元婴修为之上号为鬼王,手下自有鬼兵鬼将。一位鬼王立身之根本便是万鬼阴池,此宝能聚合阴魂,生出更为强大之厉魂,还能借用冥土阴气,为阴魂重铸肉身。有此宝在手,便是有了无穷鬼兵鬼将,征战四方,掠夺资源自是得心应手。当年尹济便是对此宝垂涎,打死数位鬼王,强夺了几座万鬼阴池,惹动了数尊玄阴老祖,围攻之下不得已逃出冥土。”

    凌冲点头,说道:“我只欲穿过鬼城,去得下一层孽镜地狱,寻到凝煞的气机,万鬼阴池之事,等我凝煞完毕,再来见识不迟。”摇摇摆摆便走。一路横穿,疾步而行,倒也无人起疑。这座城池极大,中心乃是一座土石垒成的府邸,十分粗糙。凌冲正要绕行而过,就听一声雷响,府邸洞开,一道庞大身影冲上半空,却是一尊魔神,鸟头人身,双翅大展,正是此城之主鸟盛鬼王,大吼道:“万罗那厮又来进攻,小的们,随我杀上去!”

    城中土著轰然应诺,一个个面泛潮红,兴奋之极,抄起兵器哇呀呀向城外奔去。凌冲暗暗叫苦,此时再若出城,便与众土著背道而驰,显眼之极,只得哇哇大叫,一齐冲出城去。

    就见城外又有一直大军杀来,为首之人正是方才躲过的万罗鬼王,六臂舒展,浮在半空,身下是数千土著兵士,两方兵将碰撞一起,血战肉搏开来。冥土中为了夺取对方万鬼阴池,常有战事不绝,战败的一方非但法宝、手下被掠,自己也要失陷敌营,下场惨不可言。因此一旦战事发起,双方定必拼尽全力毫不退让。

    万罗鬼王与鸟盛鬼王积怨已久,二人大战过数十次,只因修为相当,兵士数目相当,几次不分胜负。方才凌冲逃走,万罗鬼王本欲放过,越想越不对,索性收了城郭,带领手下掩杀而来,远远望见鸟盛鬼王之城在此,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居然顾不得追杀凌冲,就这么率众杀来。

    两位鬼王正是仇人相见,万罗鬼王六臂伸展,贴身肉搏,掌指之间夹带风雷,向鸟盛鬼王抓去。鸟盛鬼王双翅一翻,躲了开去,口中吐出无数土黄色戊土神雷,吃万罗鬼王六臂遮挡,砰砰砰接连炸响,闹了个灰头土脸。又有许多阴雷落在战阵之中,炸死无数鬼卒。万罗鬼王大怒,元婴化身口吐烈火灼烧,两只庞然大物就在半空之中厮杀不断,地上则是鬼兵鬼将火并,一时之间乱成一团。

    凌冲夹在中间,高呼憨斗,暗思脱身之策,他不敢太过显眼,唯恐引来两位鬼王追杀,一名鬼卒一拳轰来,居然武艺精熟。冥土土著肉身强横,多数走的炼体之道,拳脚功夫十分了得。但这点微末修为在凌冲眼中太不够瞧,随手一牵一引,那鬼卒立身不住,扑倒在地,凌冲趁机一掌摁在他后心,那鬼卒扑腾了几下,气绝而亡。一道阴魂立体,投入半空中万罗鬼王袖中。

    凌冲一见,心知那万鬼阴池必是在其袖中藏匿,这等重宝本就要带在身上才觉安心,“看来每一座万鬼阴池经鬼王祭炼,皆有其印记,连带手下鬼卒兵将也被打上这种烙印,一旦身亡,自会牵引阴魂回归鬼池,再塑肉身!”凌冲心头一动,随意挑选了一名鬼兵,一掌拍死,趁其神魂离体的当口,一枚噬魂魔念分出,附着其上,这次却被鸟盛鬼王的万鬼阴池吸走。

    只觉这一缕魔念似是进入了一个玄奇世界,被一股大力牵扯进去,不断轮回重塑,以他现下道行,还参悟不得轮回之力的奥妙,但其中运转化牵之术却亲身体会了一番。魔念再到重见天日之时,居然又成了一名鬼卒,自鸟盛鬼王背上爬出,落在地上,向敌手杀去。

    晦明童子瞧在眼中,哼道:“万鬼阴池不过是将阴魂打散重塑,再造肉身而已,因此你的魔念不曾磨灭,若是真入了轮回之池中,莫说区区魔念,就算你阴神阳神齐出,也要消磨的一干二净。”凌冲不与他抬杠,已知万罗鬼王的万鬼阴池藏于袖中,鸟盛鬼王则将万鬼阴池藏于背上,二人皆是老奸巨猾,空自呼喝激斗,鬼卒鬼将但有伤亡,便在万鬼阴池中重塑一番,不伤根本。消耗的只是冥土中近乎无尽的阴气之力而已。

    凌冲趁机将噬魂魔种遍洒,也不拘七情魔种中的哪一道魔念,以鬼兵鬼卒憨蠢神识,一旦被魔种沾染,便绝难抗拒。片刻之间战场上上万鬼卒几乎被沾染了遍,若非凌冲不敢大张旗鼓,只要一声令下,这一万鬼卒便可为他所用,反噬两位元婴鬼王了。

    万罗鬼王与鸟盛鬼王自知相互奈何不得,只是深仇积攒,每隔几年狠斗一番,发泄一通罢了,斗了半日,两位鬼王喝骂两声,各自收束部下,徐徐后退。凌冲混在鸟盛鬼王队伍之中,正要退入鬼城。

    就见极远之处,忽起一道烟尘,遮蔽苍穹。冥土之天本是昏黄黯淡,被烟尘一逼,更是铅云低垂,压人欲呕。万罗鸟盛两位鬼王面色大变,顾不得手下鬼卒,纵起身形便逃。那烟云化为一张巨口,横空开合,将无数鬼卒尽情吞吃。万罗鬼王鬼城不在此处,逃脱甚易,鸟盛鬼王身家性命全在身后鬼城之中,仓促之间哪能带走?急的大叫连声,却又无可奈何。

    那张巨口乃是左近一位脱劫级数的大妖魔法力所化,那妖魔天生长大,运转不变,就将一缕法力化为巨口,每日四处游荡,吞吃土著阴魂。万罗鸟盛连带其它几位鬼王皆久受其害,只是斗法不过,只能忍气吞声。今日两位鬼王之战,惊动了那妖魔,趁机来打秋风。鸟盛鬼王见麾下鬼卒眨眼被吞吃了三分之一,心疼的直欲滴血,虽有万鬼阴池在手,能再将鬼卒运炼出来,但到底耗费法力,得不偿失,只能仰天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