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七四 三枚法珠 旱魃之秘
    血神道人冷笑不言,将手一挥,面前虚空明镜自然崩塌,地底深处又自陷入寂静之中。天欲教魔宫,天欲教主殷九风满面阴沉,忽的记起一事,“天尸教垂涎大明帝陵中帝尸非是一日两日,不若假他等之手,先将太玄剑派那小子杀了,解我心头之恨,又能挑拨天尸教与太玄剑派大战,岂不是好?”

    凌冲有楞伽寺护持,在京师之地,天欲教鞭长莫及,但天尸教素来行事全无顾忌,正可挑拨其出手。那小子是郭纯阳关门弟子,若死于天尸教之手,太玄剑派必要大起干戈,寻天尸教报复,那时还可因势利导,从中取利。殷九风计议已定,屈指一弹,一道乌光飞出,直奔大明京师而去。

    凌冲释放佛门符咒,内中天龙禅唱一举击破严颜宋晴两个元婴化身,符咒亦自散去,正要转身离去,就见虚空开裂,忽有三道乌光飞出,接在掌中,却是三枚乌沉沉的丹丸,内中法力澎湃,全是玄阴魔气凝聚,心下一凛。虚空之中普渡神僧声音传来:“多亏师侄用计,引了殷九风前来。老衲以心剑斩断其一缕玄阴法力,凝练为三枚法珠,倒还有些用处,就赠与师侄罢!”言罢寂寂。

    晦明童子笑道:“这老秃倒会来事儿,这三枚法珠来得正当其时。”凌冲把玩三枚法珠,殷九风分出一道玄阴级数法力,被普渡神僧截去三成,每一颗法珠蕴含法力皆有脱劫级数,其中玄阴法力被佛法禁锢,空自流转,传递不出,需以外力刺激,方能发挥妙用,问道:“这三枚法珠乃是天欲教主法力凝练,我现下若以阴神汲取,立刻就被撑爆而亡,却是鸡肋一般的货色了。”

    晦明童子冷笑道:“谁让你自家用了?那老秃不是与了你一尊旱魃分身么?”凌冲恍然道:“三枚法珠是要我催动那尊旱魃分身之用?”晦明童子点头:“正是如此。旱魃分身威力无穷,但举手投足皆要耗费无量玄阴之气,以你那点噬魂真气,连煞气也未凝练,根本无法催动这一尊大杀器。有了三枚法珠,便可催动三次,正可用来败中取胜,保命杀人!”

    凌冲自普渡神僧处得了旱魃分身,据说京师玄阴级数,还未细细瞧过,闻听此言,当即心痒难搔,按落剑光,就在一处背阴之地,说道:“晦明快将那尊分身拿来瞧瞧!”晦明童子鄙夷道:“看你猴急的模样,我又不会贪墨了你的!”取出那尊小小分身递过。

    凌冲接在掌中,细细端量,就见这尊旱魃分身高不过三寸,生的三头四臂,各捏法诀,未拿兵器,一副武将打扮,身披重铠,只望了一眼,滚滚凶煞之气扑面而来。旱魃分身专修肉身,强横之极,只在掌心端坐,便有一股横压虚空之气,不愧为玄阴级数的大妖魔。

    玄魔两道修行之法,除却修炼元神之道外,另有精修肉身之法,不乏有人以此成就,肉身成圣。僵尸生成,本是生灵死后,一口怨气不散,受天地间戾气、煞气沾染,肉身僵化,由阳转阴,化为妖魔之类,扑食生灵,飞天遁地。旱魃之物,更是僵尸之中最上品者,一身魔气转为无量魔火,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旱灾遍野。

    薛蟒踏遍域内,花费百年时光,方才寻到九尊旱魃妖魔,抹去其中灵智,祭炼为九大分身。这尊分身更是玄阴级数,当初薛蟒为了收服,着实废了许多手脚,被普济神僧夺来,可谓元气大伤,再也无望问鼎玄阴之上境界。晦明童子瞧了一眼,骂道:“那群秃驴便是暴殄天物!好好的一尊玄阴级数旱魃,硬生生炼废了道果,成了待诏的废物!”旱魃分身落入楞伽寺之手,被寺中长老日夕以佛法祭炼,非但抹去其中薛蟒元神烙印,连带旱魃法力本源也被佛光化去不少,原本好好一尊玄阴级数大妖魔,被佛法祭炼了硬生生掉落长生境界,成了待诏修为的分身。

    凌冲笑道:“不是玄阴级数也罢,反正我现下修为,还不足以催动这尊分身。”晦明童子颓然道:“我本想传你太清门炼尸之法,但玄门道术若要祭炼这尊旱魃,必要将其一身魔气化为玄门法力。这尊旱魃法力太高,得不偿失。还不如你自家修炼噬魂道法,分化魔念,以夺舍之法,侵占其紫府,以自家魔念为其元神,省却许多苦功,直接便可应用。只是你现下噬魂法修为太低,根本不足以催动这尊旱魃,就算有三枚法珠在手,也不过能发出一击而已,一击之后,法珠耗尽,便再难为济了。”

    凌冲笑道:“这尊旱魃我本就想以噬魂道法门祭炼,现下我修为虽低,日后修为渐长,只消将阴神挪移进去,非但可得一尊上佳庐舍,还解决了阴神阳神、玄魔共存之隐患,有了三枚法珠,便等若有三次保命机会,只要不是真仙级数出手,我皆可全身而退,岂不是好?”围着旱魃分身左瞧瞧,又看看,越看越是喜爱,阴神跨步而出,显形世间,掌中玄阴噬魂幡一抖,忍不住以一缕忿怒魔念投入其中。

    忿怒魔念已有胎动级数,一入旱魃之身,便往紫府游去。好在旱魃分身被佛光炼化的极是驯服,无有一丝灵智,老老实实任由他施为,全无反抗。忿怒魔念来至旱魃紫府,其中空空荡荡,全无元神驻守。中间一团乌沉气流起伏不定,正是旱魃最后一丝灵性所在。这丝灵性乃是操控本能之用,无有元神念头引动,便全无用处。

    忿怒魔念往其中一扑,登时感觉似乎有了一副全新躯壳,竟能手断江河,上击云天,通灵变化,神通广大。随机醒悟,只是这具旱魃分身当年成就玄阴级数时,所留的一丝记忆而已。忿怒魔念试着操控旱魃分身动弹,空自用力半日,全无动弹之意。

    晦明童子眼光毒辣,哂笑道:“不必白费气力了,你的念头修为太低,根本不能催动旱魃有甚么动静,譬如三岁小儿面对数十斤大锤,连提也提不动,何谈舞弄?”凌冲颓然放弃,忿怒魔念放弃紫府之地,一路向下游动,又来至旱魃丹田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