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六九 掌心符咒
    各家各派,无论玄魔两道,对自家神通法诀看守极严,若有偷学盗取者,天涯海角也定必诛杀,凌冲所得噬魂真解出自噬魂老人正传嫡传,天下之间,除却他与噬魂老人之外,再也无人知晓这套惊天动地的魔道神通。居然十分的磊落大方,将玄阴噬魂幡大大方方示于人前,以普渡神僧真如级数的修为,只需瞧上一眼,不必亲手把玩此宝,便能将此宝功用猜测个不离十,等若是将噬魂老人苦苦思索多年的成果,一朝揭于人前。普渡神僧既知有此法门,自然不难将心剑之术加以改造,就算下次再与噬魂道传人对上,噬魂魔幡对心剑的克制之力自要大大降低。

    凌冲此举等若是为心剑弥补了一个极大破绽,只这一项就算值回了那尊旱魃分身的价值。普渡神僧瞧了魔幡一阵,以他的身份地位,都微觉不好意思,说道“师侄这个礼算是极大,老衲感佩异常。”起身合十作礼。

    凌冲躬身还礼,将魔幡收了,说道“我虽修炼魔道功法,只为淬炼道心,绝不以此法害人,示现人前也就无所畏惧。”修炼噬魂真解之本意就是要淬炼道心,修成金丹,日后还要以洞虚剑诀成道,至于那时一身噬魂魔道修为如何处置,总也有办法。

    普渡神僧甚是嘉许,说道“凌师侄宅心仁厚,不肯以私欲戕害生灵,只此一念之善,便有无穷善果。”凌冲忽道“听方丈方才之意,似乎噬魂老人尚在世间?”噬魂老人为千年前第一魔头,之后就算星帝崛起,取而代之为魔道第一人,但各派修士畏惧噬魂道法之阴损诡异,魔威犹在,千年以来,皆有传言说其已死,要是这大魔头还在人间,传扬出去,不知要有多少人坐立不安,各大正道门派必要一一排查自家弟子,毕竟若有长老传人被噬魂法夺取魂魄,泄露门派隐秘,乃是极大的损失。

    普渡神僧笑道“千年之前的噬魂老人已死,如今活在世上的乃是转生多世,今世方才觉醒宿世记忆之人,是噬魂老人,亦非噬魂老人。老衲先前命普济师弟将本寺佛法传授与他,希冀他能参悟佛法,由魔转佛,亦是无量功德。噬魂老人非但在世,现下就在贵派太玄峰上,凌师侄回山一问郭道友便知。”

    佛门神通素来荤冷不忌,与魔道、玄门功法皆能同修,玄魔两道水火不容,佛法广大,可见一斑。噬魂老人参修楞伽寺佛法,倘若真能顿悟前非,遁入佛门,自是无量功德,度一人胜似度千万人。

    凌冲大吃一惊,叫道“噬魂老人竟在本门做客么?掌教师尊怎会应允?”普渡神僧笑而不答。凌冲心下纳罕,唯有回山再说,郭纯阳何等精明,若能允许噬魂老人待在太玄峰上,定是断定这位魔道宗师全无恶意,但若传扬出去,不出三日,玄魔两道真仙老祖定要倾巢而出,或问罪太玄、或围杀噬魂老人,总是一场极大浩劫!

    普渡神僧说道“凌师侄不必担忧,噬魂老人之事郭道兄自有算计,那人现下修持佛法,已有几分道行,佛光遮掩魔气,等闲之辈绝看不出,暂且无事。”凌冲默然思索,郭纯阳也罢、普渡神僧也罢,噬魂老人也罢,这些个大佬一个个精明赛猴,整日神神秘秘,算计来去,却不肯直言,唯有时机到了,方有应验。想了想,问道“大师,大明皇族内斗,又有曹靖推波助澜,贵寺当真不肯插手么?”

    普渡神僧喧了一声佛号,摇头说道“此事自有其因果。曹靖乃是奉了星帝之命,搅乱大明社稷,这一段因果由星帝而起,自然亦由星帝而灭,如今尚非其时,敝寺不得逆数而行,因此插手不得。”

    凌冲深知再问也是无用,转过话题道“弟子要返回京师,水陆大会已过,不知曹靖又有甚么诡计。”普渡神僧笑道“今日请师侄来,便是有一言相告。师侄杀死妖女鲛娇,本是天欲教主爱徒,用以迷惑惠帝,搅乱江山。天欲教主得知弟子死讯,怒不可遏,命座下两位元婴级数真君前来,欲对师侄不利。此事不必忧虑,老衲赠师侄一方佛门符咒,师侄出寺之后,向北而行,见了两道粉红烟气,切莫惊惶,只架起剑遁飞掠,待到两道烟气追近,只将符咒一扬,自会发动,也不会回头去看,径自飞去便是。”

    凌冲早料杀了鲛娇,定会引出天欲教报复,不料却是两位元婴真君出手,冷笑道“天欲教主倒真是瞧得起我!”普渡神僧续道“中原之地,素为正道门庭,断不容魔教猖狂,师侄以佛门符咒惊退两位天欲长老,必不敢再追。只是先莫急回转京师,往城外千里之处,明陵之地瞧瞧,彼处埋葬历代大明皇帝尸身,又有龙脉滋养,不少已然通灵,正是天尸教最喜之地。”

    所谓闻弦歌知雅意,凌冲接口道“大师之意,是有天尸教高手潜入明陵,盗取历代大明皇帝尸身练法?”大明皇帝号为天子,掌周天气运,执万民兴衰,一言之下,血流漂橹,一诏之下,江山反复,生前如此,身后葬于帝陵,受阴脉龙气滋润,极易尸变,乃是上佳炼尸之宝材,正是天尸教欲得之物。当此乱世将至,魔道高手纷纷出世,自会将主意打到帝陵之上。

    普渡神僧点头“正是要师侄前去阻拦。不过天尸教来人乃是两个,师侄只要拦住修为低的那个,另一人自有老衲遥相做法,以神通击之。师侄且伸手过来。”凌冲不明所以,依言伸手,普渡神僧就在他掌心书画一道符咒。凌冲也算修持太清符法,对符箓一门略有心得,凝神望去,见是一门全然不同的符术,自是佛门秘传梵文符咒,他也瞧之不懂。

    普渡神僧不过片刻之间,符咒书毕,说道“师侄将手掌闭合,见了那两位天欲长老,似发掌心雷一般,五指齐开便可。”凌冲紧握手掌,问道“不知大师还有何吩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