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一四 赴会白云观!
    雪娘子抬起螓首,她与弃道人联手,要将凌冲采补。谁知弃道人为人疯癫,连自己人也不放过,要以噬魂秘法操控自家神魂,没奈何,唯有落荒逃走。弃道人最后也未落个好下场,死于凌冲之手。雪娘子费尽心思,移情丹也丢了,心头沮丧,忽有天欲教主传书而来,命她立时南下,辅佐一位新晋弟子,混入大明深宫,祸乱天下。

    雪娘子没了移情丹在手,畏惧天欲丹之毒,唯有乖乖听命,当即南下,就在渤海郡中汇合,一见鲛娇,竟是大吃一惊!鲛娇明明是天欲教弟子,却无有一丝天欲教道法气息,反而一身水行真气甚是纯正,若非天欲教主传话,几乎要以为其是玄门正道弟子。

    雪娘子思索片刻,已知其理,必是天欲教主私下传了鲛娇精妙功法,能掩盖魔教气息波动,不禁又惊又妒,但瞧得出鲛娇仍是处子之身,显是天欲教主还未下手。

    鲛娇见了雪娘子,甚是亲切,一口一个师姐叫着,雪娘子被弃道人吓走,惊魂未定,还在将养精神。鲛娇笑道“师姐不必忧虑,此去京城,自有国师护送,当可无事。只是弃道人那厮居然敢对本教弟子下手,待小妹禀明教主,总要让他形神俱灭,才显本教的手段。”

    雪娘子勉强笑道“师妹费心了。姐姐险些被那弃道人夺了魂去,实在有些惊吓过度。只是那位国师曹靖,我暗中观察,此人修炼的是玄门正宗道术,为何要一意力主妹妹入宫?”鲛娇入宫,必要祸乱大明,方为魔道正理,但曹靖分明是玄门弟子,却充当了掮客角色,亲来护送,着实有些说不通。

    鲛娇掩口笑道“管他呢!便是玄门正道,也不缺心思叵测之辈。那木清风分明瞧出小妹根底,却不肯说破,还动用关系,送小妹入京师,也不知打的甚么主意。教主的意思,只要入了宫中,迷惑了大明惠帝,一切好说,其他一概不管。”

    雪娘子皱眉道“就怕有那好事的正道弟子,前来搅扰,你我姐妹到底功力尚浅,遇上元婴级数的真君,怕是凶多吉少。”玄门正道向来不许插手朝政大事,自然也不许魔教暗中搅三搅四,若是得知鲛娇与雪娘子入宫,定会派遣高手截杀。雪娘子两个不过金丹级数,来个元婴长老,就有些捉襟见肘,抵挡不住了。

    鲛娇娇笑道“姐姐不必担忧,莫说元婴之上的长老何等金贵,打坐练气还来不及,岂会来管这等小事。便是来了,教主也自有安排。再说,不是还有那位国师大人护持么,我看那位国师大人一身道法神通,怕也不低呢!”

    曹靖此人深藏不露,从不轻易显露道法,雪娘子暗中观察良久,也摸不清其底细,不知他究竟修为几何。鲛娇一口道出曹靖能护得她们周全,则其修为定在金丹之上,只此一点,便显出鲛娇的眼力见识,还在雪娘子之上。

    天欲教主分明偏心,传了鲛娇上乘法门,修炼时日虽短,修为却已凌家雪娘子之上,雪娘子心头嫉恨,面上却笑道“听师妹如此说,姐姐便放心了。”鲛娇霍然面色一整,变得冷若冰霜,淡淡道“小雪,自今时起,我为公主,你为侍女,莫要忘却了!”

    雪娘子恨得牙痒痒,勉强低头,恭声道“是,公主!奴婢遵命!”鲛娇轻轻一笑,俯首望着雪娘子一抹雪白颈项,眼中却是一片冰冷之色。

    曹靖端坐不动,将鲛娇与雪娘子二人话语尽收耳中,微微一笑,目中神光闪动,也不知想些甚么。以他法力,纵起神通,区区三千车马,不过半日便可驾风入京,但如此一来,太过惊世骇俗,惠帝纳妃,一干耆宿老臣极力反对,犹以张守正为首的一干清流为最,还是惠帝力排众议,鲛娇才得以成行。若是闹得动静太大,张守正等人还要大做文章。

    十几年来,曹靖早想插手朝政,终有内阁一干老臣以死相拼,惠帝虽然老迈,却还未昏庸到极点,重用国师不过是为了让他炼制长生丹药,说到朝政之事,还是信任内阁多一些。曹靖也不在乎,终于等到道家四九重劫将至,玄门许多元老老祖,忙着闭关练法,无暇分心俗务,正是起事良机。

    这位当朝国师嘴角含着一丝冷笑之意,暗忖“靖王志大才疏,区区造反之事,搞了几十年也没甚么名堂,还是我推他一把。这世道不乱,又岂能有我施展之地?”轻声道“清河何在?”

    马车之外,一个声音道“弟子在,请师傅吩咐!”马车之外,一匹骏马飞驰,其上坐一位青年道士,虽是疾驰之中,声音丝毫不乱。曹靖吩咐道“传令下去,加紧赶路。”清河道士回道“是!”车队登时加快速度,向京城疾驰而去。

    凌冲接了飞剑传书,要在白云观会一会玄门正道各派弟子,商议大事,鲛娇身份神秘,修炼天欲功法还是叶向天无意中瞧破,正道中人未必就知其是魔道传人,白云观大会想来也不会针对鲛娇而设,当是为了惠帝寿诞,那一场水陆道场而来。

    凌冲埋头修炼八年,也不过到炼罡境界,离圆满尚有不少差距,修道练气,绝非埋头苦练便是正途,要有张有弛才好。凌冲对那些正道同侪也十分有兴趣见上一见,看看各派都有哪些年轻俊彦。他早能辟谷不食,但入乡随俗,每日还是与张家一同用膳,是夜用罢晚膳,张守正知他要赴白云观之会,便不探讨学问,只招呼他饮了一杯清茶。

    凌冲饮罢,留张亦如在家看守,施施然出城而去。张亦如也想见识一番,正道俊彦聚会是个甚么光景,但当此多事之秋,不敢轻离乃祖身边一步,早在几日前,便已寸步不离,连张守正上朝议事,都要跟着。这也是凌冲之命,惠帝纳妃,张守正乃是最大的变数,难保曹靖不会铤而走险,派遣高手前来刺杀,小心驶得万年船,方是正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