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零八 战秋少鸣!
    凌冲手指轻敲书桌,说道“若是别人倒也罢了,这位鲛人郡主我却是深知。当年叶师兄也曾见过,却是妖魔一类,绝不可坐视其入宫。为今之计,唯有我赶去东海截杀!只是曹靖法力究竟如何,还不知晓,贸然行事,怕要吃亏。”沉吟不定。

    张守正听得凌冲之语,更是愤恨。鲛娇乃是天欲教弟子,真要入宫,凭了一身媚术手段,惠帝绝难逃其掌控,那时把持朝政,祸乱朝纲,真要被她改朝换代,弄得刀兵四起,天下沸腾。凌冲一颗剑心通透,既是魔教妖孽,意图不轨,先杀再说!只是曹靖深藏不露,既敢动身接应,说不定沿途还有其他魔教高手埋伏,倒要好生谋划,免得阴沟翻船。

    那鲛娇倒也神通广大,居然傍上了曹靖,搞了一出托梦的鬼把戏,骗得惠帝这昏君动了纳妃之心,此事一出,天下玄门定要闻风而动,群起相攻,魔道定不会坐视不理,看来水陆道场之前,尚不得清净。

    凌冲正自思忖,忽然面色一变,丹田中晦明童子咦了一声,只听张府上空有人说道“凌师兄可在么?秋某特意来见,还请凌师兄赐教!”其声轻润,就似对面出言一般,不带丝毫刚猛之力,纯醇自然,功力非凡。

    那人自成秋某,凌冲哈哈一笑,已知是谁,说道“原来是七玄剑派秋少鸣师兄驾到,凌某不曾远迎,望乞恕罪!秋兄若是有意,你我往城外香叶山一会如何?”来人正是秋少鸣,当年太玄重光,他本要拜在郭纯阳门下,谁知半路杀出个凌冲,生生将他击败,羞恼难当,返回七玄剑派,索性精修无形剑诀,不想今日也到了京城,数载不见,不知剑术修为到了何等境界。

    秋少鸣声音传来“既然如此,秋某恭候大驾!”寂然无声。张亦如推门而入,叫道“那厮是秋少鸣么!好大胆子,夤夜来探!”凌冲笑道“多年不见,正要会他一会,亦如就在府中防备刺客暗算,我去去便回。老大人,皇帝纳妃之事,容我再思量思量。”拱手便走。驾起剑光直扑城外香叶山。

    那香叶山离京师百里,乃是天京城外一个有名去处。最负盛名者,每至秋节时分,满山层林遍染,如火如朱,鲜红跳跃,尤其一股幽香之意暗送,闻之心神俱醉。凌冲选定彼处,便因此山不在城中,不受天子龙气压制,二人动起手来酣畅淋漓,不必顾忌。

    这几日诵读经典,磨炼道心,也有几分静极思动,正要见识秋少鸣的无形剑诀练到甚么境界,比洞虚剑诀如何?剑光飞速,闪得一闪,百里山路顷刻便到。此时尚是初夏,游目下望,见满野山林,抽绿吐黄,十分可爱。非是赏叶时节,山上游人不多,又在亥刻时分,山上十分幽静空旷,正是厮杀的好地方。

    凌冲剑光一落,恰于一座雅致小亭中现身,亭中石墩上端坐一人,面容俊美,正是秋少鸣。当年他败于凌冲之手,视为奇耻大辱,险些被大长老郑闻逐出师门,还是段克邪求情,才勉强留在七玄门中,修炼无形剑诀。

    这几年他苦心孤诣,将无形剑诀练至极高境界,这一辈中除却号称七玄门第一天才的方凝外,绝无抗手,只是方凝已然闭关冲击婴儿境界,这七玄门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名号自然落在他的头上。方胜便是心高气傲,前去搦战,吃秋少鸣几剑击败,抹不开面子,一气之下,离山远游,才有金陵城外与凌冲玄天观之会。

    秋少鸣一心练剑,心无旁骛,进境奇速,连郑闻也十分满意,特意赐了一块上佳练剑宝材与他。适逢惠帝寿诞,七玄门不知怎的,掌教吩咐秋少鸣前来,参与水陆道场之事。玄门七宗向来高高在上,闭门修道,这般遣出门中高徒十分罕见,秋少鸣心头狐疑,不敢抗命,飘然而来。

    玄门七宗同气连枝,忽有联络,此次各派皆有高手弟子前来,秋少鸣无意间得知太玄剑派竟是凌冲亲至,满腔战意再也控制不住,当即寻上张府搦战。凌冲见秋少鸣剑气内敛,似有还无,绵绵不绝,显是得了剑中三昧,笑道“太玄峰一别八载,秋兄风采依旧,着实可喜可贺。”

    秋少鸣眯着眼睛打量凌冲,见他笑嘻嘻的十分可恨,哼道“不敢,当年太玄峰上厚赐,秋某这八年来时刻谨记,不敢或望。今日祖师有灵,叫我遇见凌兄,当可报当年一箭之仇!”凌冲哈哈一笑“正好,我亦欲见识无形剑诀正传,三年前在金陵偶遇贵派方胜师弟,却是剑术平平,颇不足道,还望秋兄莫要令我失望!”用剑之辈,比试之前,往往先要言语交锋。所谓唇枪舌剑,言语之道用的好了,搅乱对方道心,不亚于真正飞剑。凌冲这几日多读古籍,张守正藏书颇杂,恰有一本兵法之道,讲述兵家用兵妙法,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忍不住当着秋少鸣卖弄一番。

    秋少鸣哼道“不必逞口舌之力,剑下见真章便是!”袖中舞青蛇,一缕剑气出自袖底,直扑凌冲面门!凌冲哈哈一笑,天雷剑光发动,雷轰电闪,扫荡妖氛。天雷剑光蕴含九天纯阳之气,刚猛爆裂,二人身在庭中,也不起身,各将剑光剑气运化为一丝、一点,劲力含而不发,于方寸之间,见小巧功夫。

    凌冲与秋少鸣交手几招,心下一松,秋少鸣剑气凌厉,但也不脱炼罡级数,既然与他同一境界,便没甚么可怕的,不然秋少鸣修成金丹,凌冲转身就走,根本不会与之放对。

    秋少鸣一直将凌冲当作生平第一大敌,威胁之处还大过了七玄剑派中的方凝、方胜两姐弟,但时隔八年再度交手,发现还是低估了这位对手。无形剑诀乃当世凶厉剑法,赵乘风便是败在方凝这套剑法之下。这套剑诀变化机巧,惊变非常,偶有突出一招,令人目不暇给,反应不及,往往不及破解,已被剑气斩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