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零七 惠帝纳妃
    红丸之物即是房中助乐的丹丸,历代帝王无有不喜的。(明朝还有一件红丸案,轰动一时,位列明代四大奇案之一)曹靖以此发家,得惠帝赏识,可见是个甚么货色。居然屡次遣人行刺当朝首辅,怪不得张亦如拜师之后,大多数时候居留在家,便为守护乃祖。

    凌冲道“看来曹靖此人大奸大恶,不知他神通如何?”曹靖身为国师多年,总要有些本事,足以镇压场面,若只是花拳绣腿倒罢了,若真有修行,不得是玄魔哪一家派的长老高手,要对付起来可就加倍艰难。

    张守正思忖片刻道“这二十年来曹靖极少展露神通,还是八年前中秋月圆之夜,天子于宫中赏月,一时兴起,命他献技。曹靖只展露了一手飞剑功夫,倒也无甚稀奇。”凌冲点头,这位首辅大人并非练气士,对神通法力所知不多。曹靖若故意藏拙,也瞧不透他根底,唯有当面对峙,试试他的身手了。

    张守正道“凌你法力高强,若能趁着水陆道场之机,除去曹靖那厮,也算为天下除一大害!”曹靖祸国殃民,勾结靖王,意图不轨,偏生惠帝昏庸,一味宠信。张守正屡次进谏,全不顶用,凌冲是叶向天师弟,又入世修炼,当可将之除去,免得遗祸世间。

    凌冲道“我既入凡尘修行,当行人道之事,自会见机行事,将曹靖除去。”玄门修行人不得干预俗世王权更替,但杀一个区区国师,倒算不得甚么,何况曹靖亦是修行人,不算破戒。唯一可虑,便是曹靖的修为,只要不成金丹,总能对付,若是金丹之上,那就难了。

    张守正道“离天子寿诞尚有一月光阴,凌你欲学儒道心学,我白日入宫公干,就夤夜传你学问罢。”凌冲大喜拜谢。当下凌冲就在留在张府,足不出户,白日打坐练气,晚间从张守正学心学学问。心学之道,在乎知行合一,乃是人道之学,并非空谈之道,讲求格物致知,乃是一门精深学问。

    凌冲少时从乃父学儒,大抵是理学一类,讲求存天理去人欲,僵化刻板,不为所喜,但心学跳跃活泼,讲求实用,细细咂摸,其中立身立言立功的道理,竟与玄门道心、剑意之略有相通。他仿佛回到少年之时,每日温书诵书,虽然枯燥,却十分自在。太玄求道八载,今日重拾儒学,居然有豁然开朗之感。

    张亦如第二日回禀,已访查到李元庆的下落,派人去请来府上,只是其甚是骄横,不肯前来。至于凤兮郡主,一时还未查到落脚之处。凌冲不愿以辈分压人,道“罢了,且随他,只莫要两虎相争便是。”张亦如亦是剑道好手,偶见凌冲修炼剑诀,一时技痒,欲与凌冲比剑。

    凌冲道“我尚无一口好剑在手,一身剑术发挥不出七成威力,比也无用。”婉言谢绝。他是长辈师叔,不肯动手,张亦如也不敢强求,只能憋足了劲,讨教修炼剑诀的心得。张亦如修炼罡气已有三年,恰与凌冲同时破关入境,先天庚金剑诀修炼太白玄罡,此罡气至精至纯你,只在三层天界之上,张亦如手中一口千年寒铁剑,还是叶向天亲手祭炼剑胚,经他自己数年修炼,已炼开十重禁制,算是一件上佳飞剑。

    有寒铁剑之助,飞天不难。张亦如每日御剑飞空,修炼罡气,只是他并无吞星符或是阴阳之气这般逆天造化,唯有老老实实,按部就班修炼,进境极慢。凌冲集成三十六路天罡,本是雄心壮志,想要一蹴而就,直入金丹,见张亦如如履薄冰,心头明悟,收敛了急躁之气,缓缓打磨根基。

    白日练气闲暇,便去张守正书房中翻阅古籍。张守正为官多年,乃是朝中心学清流领袖,向以诗礼传家,所藏书籍极丰,可谓汗牛充栋,大多是孤本绝版,珍贵之极。凌冲闲来无事,翻阅典籍,读圣贤之言,恍惚之间,似见圣贤大能讲述为人之道,天地纲常之意。

    这般惬意到了第七日上戛然而止,掌灯时分,张守正回府,面色不愉,匆匆用罢晚膳,将凌冲招至书房,破口骂道“昏君无道!昏君无道!”凌冲忙问“老大人为何大动肝火?”

    张守正道“今日昏君于宫中赐宴,我与几位阁老前去,那昏君居然开口要纳妃!老夫谏道‘前年方选罢秀女,如今又要纳妃,恐民怨沸腾。’那昏君答道‘非是欲选民间秀女,而是朕昨夜偶有一梦,东海之滨有佳人相待,今早请国师占卦,果然算出东海渤海郡中有绝世美人,欲求为妃’。”

    凌冲闻听东海二字,心头一动,问道“老大人可知那绝世美人出自何家?”张守正气得浑身乱颤,当真怒到极点,道“那昏君道,曹靖那奸贼算出东海之中有一鲛人公主,貌美如花,更有鲛人一族万载积蓄珍宝资财无数,若能纳为贵妃,必能诞下龙子,护佑大明江山万载不易!人道君王,岂可娶一妖怪为妃?败坏纲常,国之将亡!”

    凌冲心下雪亮“果然是鲛娇,当年叶师兄看出她是魔教弟子,不肯交接,她独自去了神木岛,便不曾有甚消息。竟与曹靖勾结,设下连环计,要入宫做个贵妃么?”鲛娇乃是鲛人公主,名副其实的妖怪,无论如何美貌伶俐,在张守正这等宿儒大臣眼中,就是妖魔之属,就不可玷污皇家血脉,玷污人族江山社稷。何况叶向天早言其为魔教弟子,居心叵测,若真入宫为妃,不定要掀起多少滔天大浪!

    凌冲问道“皇帝既出此言,想来老大人劝也无用。不知那鲛人公主何时入宫?”张守正满面颓然,摇头道“曹靖那厮今日已飞动身赶去东海接应,十日之后当可抵达京师,昏君已然传命,就在寿诞之日,行纳妃大典!”痛心疾首之情,溢于言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