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零六 儒道心学 曹靖其人
    凌冲恍然大悟道“怪不得练气士空有无穷神通,却轻易不肯左右社稷,江山更迭,原来背后尚有天龙一族之事。”晦明童子道“真龙之气本就桀骜不驯,你若臣服倒也没甚么,越要强催神通,所受反噬越大,这京师中龙气笼盖,除非你师傅那等真仙之辈来了,方能不受其扰。你修为太浅,再要强行施展,立受重伤。”

    凌冲问道“以晦明看来,我身在京师,还剩多少法力可以动用?”晦明童子道“方才不是说了么,五成法力而已。非但是你,只要不成纯阳玄阴,只要到了京师之中,修为境界立刻打落五成!你道这京师是甚么好耍子的地方么?”

    凌冲苦笑道“怪不得师傅不肯亲来,连叶师兄也不肯参与,却将我派来顶缸。不过若是别派高手亦要打落境界,倒也不惧他们,正好磨炼剑术。”晦明童子骂道“只知练剑的粗胚!世上三千法,唯符箓最高,一符之出,通达天地,与鬼神交,你整日练剑,把自家练成一柄剑,顶多杀人时锋利了些,有个屁用!剑修之辈,杀戮太多,天劫临身,有几个能成正果?不如尽早回头,随我修炼太清符术,你既然喜欢剑术,不若专修剑符,太清门中亦有剑符凝丹之法,其中亦有大道”絮絮叨叨不停。

    凌冲充耳不闻,不敢再出阳神,以存思丹田,稍稍汲取天罡之气修炼。晦明气的破口大骂,凌冲资质当真没的说,无师自通心念勾动天罡,此法晦明本打算传了半部太上归藏真诀之后,再为解释,如今算盘落空,凌冲越是一门心思求剑,他越是生气。放着太清符术,无穷大道不学,偏要学偏门剑修,不知多少俊彦之士,哭着抢着要学符箓之道,凌冲这厮偏生不屑一顾。

    晦明童子大骂一顿,望着阴阳之气哼哼唧唧道“尹济,我日你个仙人板板!把老子拴在这小子身上,偏偏一肚皮的符术传不出去,你老小子不是号称算尽天地,连天妖也被你算计,这小子资质大好,却是一根筋,难不成要他去替你寻个弟子来传承太清符术么!”发泄了一通,又沉寂下去。

    晦明童子炼化那道喝天功神符,自身底蕴更厚,日夜吞吐海量星力,一身法力禁制如潮汐汹涌,只是还未破关进境,依旧是元婴境界。凌冲修炼罡气,不觉到了掌灯时分,自有张亦如小心敲门,禀告乃祖归家,请凌冲一同用膳。

    凌冲收了功夫,脱下道袍,换了一身粗布青衣,飘然出门。大厅之上,早有张府一家人端坐,正首乃是一位古稀老者,亦是一身布衣,面上皱纹堆垒,自有一股不怒自威之气,此气非是官威,而是研究学问到了精深之地,自然散发一种知天命、明事理之意。下首乃是一对中年夫妇,正是张亦如双亲。

    那老者正是当朝首辅张守正,见了凌冲,眼前亦是一亮,这少年虽着布衣,飘飘然而有出尘之慨,潇洒来去,只当红尘为一梦,说不出的写意自在,暗自点头,说道“足下便是凌冲老弟么?”凌冲忙道“老大人乃是学生座师,万不可如此称呼。”当年托了张亦如说通乃祖,修书一封,言明收凌冲为学生,带去京师教导,凌真才肯放行。这一层师生之谊却是做不得假。

    张守正笑道“当年不过一句戏言,当不得真。况且我与向天兄平辈论交,承他不弃,收了亦如入门,张家一门感激不尽。你是向天兄师弟,自当以兄弟相称。”

    凌冲连道不敢,张亦如劝道“祖父,依孙儿看,凌师叔称您为老大人,祖父称凌师叔为小凌,两不尴尬就罢了!”凌冲连忙叫好,张守正思忖片刻道“好罢,既然如此,小凌且入席罢!”凌冲早已辟谷,食亦可,不食亦可,但盛情难却,迈步坐在张氏夫妇下首。

    一餐饭十分粗陋,与首辅地位大不相符,不过四菜一汤,大碗盛饭,凌冲与张亦如功力深厚,浅尝辄止,张守正年岁已高,也吃不了多少。一餐饭食不言,十分沉闷,用过晚膳,张守正道“你们且回屋罢。小凌随我到书房聊聊。”

    凌冲起身随他来至书房,见四壁萧然,唯有三排极大书架,摆满书籍,皆是经师济世之学。张守正坐定问道“亦如说你要随我修习儒家心学之道,不知”当年与叶向天结识,曾见其演化神通,当真惊为天人,这才放心将张亦如托付。张守正虽是大儒首辅,却非迂腐之辈,圣人不语怪力乱神,并非不见、不知、不识。凌冲既是叶向天师弟,神通剑术想来也不会比当年的叶向天差到哪去,为何非要从学儒道?

    凌冲笑道“老大人不必多虑,学生欲学儒道心学,实是修道境界停步不前,须要淬炼心境,打磨胸臆,体味人生百态,此是家师之命。尤其此处惠帝寿诞,本派就由学生主持大局。”

    张守正微笑道“原来如此,心学之道并非长生之途,我还当你瞧不上。你既愿学,我必倾囊而授。天子寿诞,水陆法会之事,皆有曹靖一手包办,据说请的也不过是些草头仙,无甚法力之辈,为何太玄派会遣小凌你来坐镇?”

    凌冲道“此次寿诞恰逢道家四九重劫将至,魔道不甘雌伏,怕会借此大兴风浪,不光是本派,正道其余家派亦会派遣高手弟子前来,镇压京师局势。老大人为官多年,不知对曹靖此人,如何看法?”将曹靖与靖王暗中勾结,派遣弟子潜入金陵城,用极乐丹控制二品以上官员的图谋说了。

    凌冲与曹靖素未谋面,但其先派爪牙潜伏凌府监视,后有极乐丹之事,可知是个心怀叵测之辈,甚是就是魔门的细作,潜入皇宫,以神通祸乱社稷,不可不防。

    张守正听罢,气的牙关紧要,骂道“这贼子!居然斗胆出此歹计!幸好小凌你无意间识破,杀得好!曹靖这贼人二十年前自荐入宫,不知其跟脚,献上几粒红丸,圣上龙颜大悦,封为国师。起初甚是乖觉,轻易不出国师府一步,连后宫也一回未入。但近年来,颇有狂态萌动之事,暗中招纳弟子,豢养亡命。我早疑心他图谋不轨,几次上本参他,可惜圣上俱都留中不发。那厮深恨老夫多事,也多遣弟子前来刺杀,幸有亦如精通剑术,几次斩杀来人,这才不敢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