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九零 还幽剑!
    

    <1> 正文卷 章 二九零 还幽剑!

    

    

    

    

    

    


    凌冲将壬癸神水托在掌中,其中一条细小水流,来回冲撞,力道大的惊人,幸好有玄武星光源源不绝补充,壬癸神水坚如铁壁,不令其脱出。这道水流正是还幽寒水,本质清绝,但寒意迫人,有壬癸神水隔绝,凌冲还是觉得周围森冷难耐,只能运功暖身。

    虽是费尽辛苦,但终于将还幽寒水到手,也颇欣慰。还幽寒水磨蹭了半晌,已知逃不出去,索性缩成一团水流不动,暗中却依旧汲取壬癸神水灵气。凌冲见它如此灵性,大大欢喜。祭炼法器飞剑,若是宝材灵性极高,日后成就法宝的机会就越大。还幽寒水自生灵性,就算不是法宝,练成飞剑之后,亦有许多妙用。

    叶向天见凌冲收了还幽寒水,说道:“师弟已知本门炼剑之法,此处又极幽静,不如在此将剑胎祭炼出来,不费几日功夫,再去玄女宫不迟。”凌冲自然从命,当年叶向天传授他太玄剑派炼剑之法,曾言世间种种炼剑材料,犹以先天之物为最,还幽寒水虽非先天,却可祭炼为先天之宝,亦是此界顶尖的炼剑宝材,心下甚是满意,就此祭炼起来。

    太玄剑派炼制飞剑,自有一套手段法诀,炼剑分为剑胚、淬火、洗练、剑胎、温养等诸般境界,还幽寒水乃是后天至宝,祭炼极难,初初只先祭炼为一道剑胚即可。凌冲也不放开壬癸神水禁制,一旦开放,怕制它不住。

    祭炼飞剑最重要的乃是所修剑诀,凌冲精修洞虚剑诀与星斗元神剑诀,但根本法诀却是洞虚剑诀,自然要以这道剑诀祭炼。张口一吐,一道太玄真气喷出,落入壬癸神水中还幽寒水之上,先要祭炼一重洞虚禁制出来。

    谁知还幽寒水灵性太高,心知自家一旦被祭炼,再也脱不出人手去,拼命挣扎,不肯伏低。凌冲若是用强,自可祭炼成功,但他怕伤及还幽寒水灵性,不敢硬来,太玄真气几次进入,皆被还幽寒水喷了出来,一时僵持不下。

    凌冲一声冷笑,阴阳之气放出,就在壬癸神水之外流转不定,黑白二气层层交叠,不知孕有多少神妙,一指阴阳之气道:“本座是怜你修为不易,开启灵识,将你祭炼成飞剑,他日我得成正果,亦有你的好处。你若再不肯服软,当我这阴阳之气是摆设么!”

    阴阳之气十分配合,黑白之气一卷,就要将还幽寒水卷来吞了。这厮可不管甚么灵性不灵性,只分能吞与不能吞。阴阳之气散发凛冽凶威,还幽寒水灵智有限,被其一吓,立时服软,索性摊开成了一滩清水,任由凌冲祭炼。

    凌冲见它配合,也自一笑,太玄真气入其体内,片刻之间勾勒一道玄奥符文,再以真气祭炼,不过一个时辰,第一重禁制便已生就。凌冲生平尚是首次炼器,心下高兴,发觉祭炼一重禁制游刃有余,也对自家修为增长甚是满意,索性一鼓作气,鼓催真气,开始祭炼。

    祭炼飞剑法器,要武火熬炼,文火温养,还要时时看顾,十分耗费神气,凌冲修为深厚,太玄剑诀杀伐凌厉,本不以气脉悠长见称,但星斗元神剑诀脱胎自星宿魔宗,却是一等一的练气法门,最讲求功力深厚,以周天星力御敌。

    凌冲端坐七日七夜,祭炼不停。眼见那一团还幽寒水形态渐变,化为一柄长只三寸的小剑,寒光隐蔽,神物自晦,风头全无,但锋锐之处,连沙通瞧了,都有些心惊。尤其还幽寒水炼剑,还有另一桩妙处,便是本体乃是一团真水,可分可合,合时化为一条大河,分时则为亿万水意剑气,轻柔缥缈,难挡难防,乃是修炼剑光分化的无上法剑。

    剑光分化之道,唯有修为到了脱劫境界之上,方可下手修习,讲求一剑在手,分化无穷,一人之力,力抗千军,乃是剑修中第一等的实战群战法门。当年惟庸老道与郭纯阳曾先后以一口飞剑,施展剑光分化之术,化为太乙分光诛魔剑阵,将沙泷与血神道人敌住,不得越雷池半步,足见这门剑术威力。

    但修习这门剑术比甚么剑气雷音、炼剑成丝,都要来的艰难,资质、禀赋、剑诀,缺一不可。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口上佳飞剑,能经受住真气催动,以剑中禁制化生出无量剑光,唯有剑器禁制生出剑光,方有绝大威力,不然仅有区区剑光,就成了惑人耳目的花架子了。

    七日七夜之后,凌冲忽的一声长笑,翻身而起,手中多了一柄三寸小剑,剑气森寒,剑光含而不露,一望便知是一口上佳剑器。沙通最是好奇,抢步上前,仔细端量。凌冲心念一动,这口还幽寒水祭炼的飞剑又自化为一条水流,收入丹田不见。莫看只是一道水流,真要催动起来,不亚于一条大江,只是凌冲此时功力尚不足以催动还幽寒水这等变化。

    沙通暗骂小气,凌冲笑道:“这口还幽剑太过灵异,我怕沙兄瞧得多了,难免眼热,起了强夺之心,岂不坏了你我兄弟情义!”沙通骂道:“放屁,你们太玄剑派就没一个好货色!一口破剑,瞧瞧也不行么!”

    叶向天淡淡哼了一声,沙通脖子一缩,不敢做声,这厮口无遮拦,偏生被叶向天打怕了,想起这个杀星还在一旁,心下擂鼓不已。叶向天不理他,对凌冲道:“师弟将飞剑祭炼了几重禁制?”凌冲道:“小弟不才,七日也只祭炼了六重禁制,勉强可以应用而已。”

    叶向天点头:“七日六重禁制,却也难得了。这柄还幽剑本质奇异,乃是一件异宝,我等剑修剑在人在,视剑如命,师弟要好生祭炼,日后成道,自有机会为我太玄门户再添一件法宝。”

    凌冲心头一凛,今日才算有了一口合用飞剑,想起剑修之辈,一身修为,大多寄托飞剑之上,因此才有剑在人在,剑毁人亡之说,肃然道:“师兄教诲的是,师弟晓得了。”

    叶向天又道:“万丈寒渊孕育了还幽寒水万载,精华尽去。但寒渊之水甚是难得,炼丹炼剑不可或缺之物,师傅不是赐了你一枚葫芦吗?索性多收一些,留待后用。”寒渊之水虽比不得还幽寒水深寒,但也十分难得,若是贺百川师徒见了,定要搬空寒渊才甘心。

    凌冲点头,取出那枚葫芦,往上一抛,使个法诀,葫芦中发出无量吸力,数条水龙自寒渊飞起,投入其中。这枚葫芦是郭纯阳所炼,十分灵异,内里空间甚大,凌冲还特意装了许多九天罡气,留待日后修炼,翻翻滚滚吸取好多寒水,末了凌冲才收了神通葫芦,略一摇荡,只觉不过半葫芦水泽,哗哗有声。

    叶向天道:“够用了,不可竭泽而渔。如今十日过去,还要返回玄女宫与恩师汇合。走罢!”三人联袂出了万丈寒渊,到达寒冰层之上,各自纵起剑光、遁光,掉头向北飞去。

    凌冲还是第一次凭借自家修为,御剑飞遁,剑气撕裂大气,轰鸣有声,听在耳中,竟是十分舒服,恨不得立时施展剑气雷音之术,尝一尝超越音障,纵横驰骋的滋味,终究还是有所克制。

    三道寒光向北急飞了盏茶功夫,叶向天当前引路,剑光降落在一座冰丘之上,但见四野茫茫,触目惨白,俱是冰雪交被,又有朔风呼啸,一派萧条景象。这座冰丘也不甚高,只到凌冲炼罡那座冰峰一半,极难想象位列玄门正宗的玄女宫竟会在这般不起眼之地。

    叶向天却是轻车熟路,剑光落下,一声清叱,就见冰丘缓缓开裂,露出内中一座玄冰铸成的宫殿,这座宫殿通体雪白,散发凛冽寒意,高有六层,门户堆垒,时有许多白衣女子此来彼去,不知忙活甚么。

    这座宫殿建造的气象万千,尤其迎着日升一照,金光万端,更显雄伟堂皇。玄女宫虽是女子当家,但这般手笔便非常人所及。三人按落宝光,喝破宫中禁制,早有弟子得了消息赶来,就见一对璧人匆匆前来,个子稍高的姑娘脸颊上有一颗泪痣,显得俏皮可爱,另一个则是满面寒霜,先自喝道:“何方野人,胆敢擅闯玄女宫禁地!”

    有泪痣的少女细声细气道:“王师姐,这三位定是大师姐吩咐要好生招待的太玄剑派诸位师兄,咱们还是莫要无礼。”那王师姐冷笑道:“陈玲,程师姐只交代了一句,也未说清三人长相身量,待我盘问几句,若是奸细趁机混入了本宫怎么办!”

    叫陈玲的少女个头虽高,秉性温柔,吃王师姐两句抢白,垂头不语。凌冲冷眼旁观,忖道:“这二人显是不睦,怕是分属两位师傅门下,不会又是长老与宫主夺权的老把戏罢!”他猜得真就不离十,王师姐正是玄女宫大长老宁冰门下,陈玲则是玄女宫主姬冰花之徒,宁冰与姬冰花素来不睦,这几年更是变本加厉,几乎要闹到兵戎相见,身为二人弟子,自也不会和睦到哪去。

    十日前,程素衣匆匆回宫,吩咐陈玲与王师姐看守门户,当有三位太玄剑派贵客到访,定要好生招待,引入内宫,不可得罪。王师姐便留了个心眼,暗中禀告宁冰,得了乃师法旨,想办法从中作梗,将三人气走,或是引逗他们在宫前动手,最好能杀伤几个玄女弟子,如此一来,姬冰花再想与太玄联手,也不可得了。

    王师姐来至三人面前,一派盛气凌人之态,问道:“你们三个师承何派?玄女宫规矩,外人不得佩剑入宫,既是剑修,就将飞剑留下,再入宫不迟。”这一次连凌冲都摇头失笑,既知他们是剑修之辈,飞剑瞧得比命都重,又怎会轻易解下?这却是自家作死了。

    果然叶向天双眉微挑,伸手一指,指尖一道剑气发出,直扑王师姐!王师姐大叫:“鼠辈敢尔!竟敢意图杀害玄女宫弟子!”眼中却闪过一抹得意之色,一拍腰间一件宝物囊,一道碧森森的清光飞起,却是一枚镯子,清光如水,去抵挡叶向天的剑气。

    这件镯子还是当初宁冰所赐,是一件十二重禁制的宝物,王师姐资质平平,苦修了数十年,才勉强炼罡,但靠着这件宝物,就能抵挡金丹高手一击不死,只要挨过这道剑气,太玄剑派就算与玄女宫决裂,谁也挽回不得。

    只是她却不知面前的叶向天乃是堂堂元婴真君,就算金丹真人在此,也是一剑杀了,何况区区炼罡?镯子清光还未洒下,那道剑气一个回环突进,王师姐面上泛起冷笑,忽觉脖子一凉,一颗头颅已然飞起,自家也兀自不觉。

    陈玲万万想不到一言不合,居然就拔剑杀人,毫无留手,阻拦已然不及,眼睁睁看着王师姐一颗头颅飞起,面上兀自带有冷笑之意。直到头颅落地,才发出一声惊叫。

    凌冲瞧得直摇头:“一言不合杀人,你要么抽身急退,再寻法子,要么挺身而出,趁叶师兄真气不顺突下杀手。这般失态大叫算怎么说?玄女宫若都是这等货色,也不必闹甚么内讧了,自家就地解散来的痛快!”

    陈玲一声尖叫,引来无数目光,当下就有十几个玄女宫弟子飞上前来,按剑而立,冷冷瞧着凌冲三个。宫门之前忽然现出一位丽人身影,宫装窈窕,正是大师姐程素衣,她瞧了一眼王师姐尸身,目光略过一抹黯然之色,断然道:“叶师兄三人乃是太玄剑派贵客,诸人不得无礼,请进宫来。”

    此话一出,登时群情耸动,众弟子瞧瞧程素衣,又看看叶向天,不知所以。忽有一人厉声道:“程素衣!你勾结外人,诛杀本门正传弟子,居心叵测,该当何罪!众弟子莫要听她一派胡言,且将这三个贼子拿下,再去掌教面前分辨!”

    这一句喊出,就有数人面露意动之色,程素衣依旧轻纱遮面,只冷笑了一声,屈指一弹,一道寒冰剑气嘶然而出,划破大气,居然也是剑气雷音的功夫!

    方才发声之人亦是宁冰一脉弟子,见王师姐被杀,若不能捉住机会,挑动群情,被程素衣弹压了局面,就大事去矣,顾不得其他,发声呐喊。谁知程素衣更是干脆,一言不发,就是一剑飞来,居然是要将她当场诛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