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八九 还幽寒水到手!
    

    <1> 正文卷 章 二** 还幽寒水到手!

    

    

    

    

    

    


    萧厉心道:“有这秃驴在,我要灭绝凌、高两家,还不得下手,不如早去!”有了退意,七道刀气合璧一处,与佛光硬拼一记,趁机将身一扭,已然走脱。

    碧霞和尚想了想,不曾追袭,收了佛光,自语道:“我佛慈悲,此人戾气如此之重,要造无量杀劫,纵佛门广大,不知有何契机,能将他度入门中?”现在瞧来,萧厉何止是无有佛性,简直嗜杀成性,但佛法微妙不可思议,纵一阐提人亦可成佛。碧霞和尚绝不怀疑佛法之力,定能度化萧厉,但要机缘成熟方可。这个缘法就不知要到何时了。

    萧厉被碧霞和尚击退,满心愤懑,忽然想起当年害死自己全家的罪魁祸首便是靖王,不如先将他杀了再来寻凌家、高家的晦气,掉头往京师而去。

    北冥万丈寒渊之边,凌冲正自运炼玄武星神剑光。这道剑光一出,照的幽沉寒渊一片通亮,可惜不能及深,只到水下十丈即止。凌冲修炼星斗元神剑诀,只为了采炼星光,转化太玄真气,祭炼玄剑灵光幻境,对星斗剑诀并未深研,连这道玄武星神剑也是机缘巧合得来,并非本意。

    但此刻需剑光出力,钓出还幽寒水,只能全力感悟这道剑光奥妙,心中将星斗元神剑诀来回诵持,脑中灵光一动,伸手在玄武剑光上一点,玄武星神剑猝然一变,蓦地化为一头龟蛇交合,身披鳞甲,有无穷神符笼盖的神兽,正是玄武星神本尊。

    这尊玄武星神真身一成,冥冥天外不可知之地登时传来七道粗大之极的星光,照耀玄武星神。玄武化身无声嘶吼,仰首张口,大口吞噬星光,本有些虚幻的身躯也逐渐凝实。

    依照星宿魔宗道书记载,练成星神化身,一身法力已堪比玄门金丹修士。但凌冲不过是炼罡级数,机缘巧合,能修成玄武星神化身也是一桩异数。玄武星神化身张口一吐,一道无色真水飞出,其中星光点点,似乎蕴有无穷神妙,正是壬癸神水。

    这道壬癸神水是后天星力演化,还未得返先天。但已有不凡妙用,善能滋养万物元气,玄女宫嫡传天一真水的法门,修成天一真水之后,能化纳天下万物,与之恰恰相反,一是养一是夺,一正一反。

    壬癸神水一出,三人面上皆是一亮,凌冲牙关紧要,全神操控这股壬癸神水。谁知壬癸神水一入寒渊,被寒气侵蚀,居然微有冻结,凌冲勉力操控,也无济于事,坚持了盏茶功夫,终于轰然碎裂,还原为点点星光,回归玄武化身本体。

    幸好壬癸神水是星力演化,玄武星神本尊不曾破碎,凌冲也不至受了反噬,但一回不成,还是颇为沮丧,凝神片刻,又把壬癸神水运炼了出来,缓缓伸入寒渊,这一次他加了小心,壬癸神水凝实了许多,缓缓下探,足足深入水下数十丈,这才受不住寒渊寒气,又自破碎开来。

    叶向天道:“不必气馁,寒渊中寒气太盛,莫说星光,就是我等修士下去,万丈之下也要元神坐僵,运转不灵。这也是考校你功力根基之事,收取还幽寒水只得你自家努力,别人帮不得。”

    凌冲点头,先沉定心神,接引虚空北方七宿星光。虽在地下万丈深处,依旧有七道清光垂落,融入玄武星神化身中。玄武星神化身仰头大吼,一道壬癸神水喷出,足有数十丈长,合抱粗细,比方才功力又见精深。

    凌冲见了壬癸神水,念头一动:“壬癸神水自生阴阳五行,我既有阴阳之气在身,正可精炼一番,剔去杂质。”当年他修炼星斗元神剑时,就曾用阴阳之气精炼星光,驾轻就熟。阴阳之气从炼化了雷池真气,得了先天造化之机,就变得灵动许多,也不去管紫府中云文天篆,待在丹田里游动不休。

    好在阴阳之气毕竟是他亲手修炼得来,也还听话,将手掌摊开,阴阳之气自丹田循着经脉流动,显化掌心。沙通忽见凌冲掌心一团黑白二气缠绕不休,眼珠子都瞪了出来,哪里不知是何物事。叶向天看他一眼,沙通心下一凛,不敢出言发问。

    凌冲伸手一指,玄武星神化身吐出壬癸神水,注入阴阳之气中。阴阳之气登时开始磨合旋转,将壬癸神水中杂质不纯之处丝丝炼化,往往一道神水被精炼之后,只剩三分之一的分量。

    凌冲唯有再汲取玄武星力,加大供给力度。玄武化身喷出神水数量越多,阴阳之气炼化之速也就越快。凌冲端坐了七日七夜,终于将壬癸神水练得通体通透晶亮,凝练到了极处,遇刚则刚,遇柔则柔,变换由心。

    凌冲不敢怠慢,免得夜长梦多,壬癸神水深入万丈寒渊,这一次寒渊寒意果然奈何不得壬癸神水,一路下行,到了百丈之处,才有几分寒意侵入。

    凌冲一面指挥若定,壬癸神水缓缓下潜,一面继续炼化星光,再由阴阳之气锤炼,补充壬癸神水之消耗,一点点潜入寒渊。百丈、千丈,凌冲御使神水,心神消耗巨大,额上冷汗一滴滴留下,被寒意冻结,化为条条细小冰缕,也兀自不觉。

    壬癸神水下潜到了寒渊数千丈之深,此时寒气之大,已可冻石成粉,凌冲功力有限,再也潜不下去,只有勉强将壬癸神水停住,运用神通,缓缓散发神水真意。过得良久,忽觉寒渊极深之处,有一道细小游丝探出头来,灵性十足,似乎对这道神水十分垂涎,围着打转不停。

    凌冲精神一振,已知是那话儿来了,越发不敢大意,只拼命散发壬癸神水真意。壬癸神水能补益万物,对还幽寒水而言,乃是大补之物,万万不能放过。

    那道还幽寒水试探了半日,就在凌冲坚持不住之时,陡然撞了进来,与壬癸神水化合为一,拼命吞噬神水。凌冲一声大喝,声震虚空,壬癸神水闪电般往上便收,疾如电闪,几息世间,便到了岸上,将神水一抖,化为一团水珠,其内正有一道细小水流左冲右突,却不得其门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