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六四 修炼罡气!(求订阅)
    凌冲搀扶碧霞和尚,一路返回凌府,寻了间静室安顿。碧霞和尚入定修法,催动佛光度化净土世界中所收冤魂。这些冤魂受通意老妖奴役百年,受尽屈辱,怨气太重。碧霞和尚欲以自身定力、道力,将其等超拔苦海,便须先承受怨气、魔性反噬。

    佛光世界并无禅唱传出,佛光也自消隐,碧霞和尚脑后唯能瞧出一团宝光沉浮不定,宝光之中另有条条黑气冲天而起,被困锁佛光世界中,不得脱出。碧霞和尚欲求佛门上乘功果,先要化解冤魂戾气,这一关过不去,冤魂冲破佛国世界,碧霞和尚毕生苦功毁于一旦,过得去,度化冤魂,冥冥之中便有功德加身,道行精进,离真如明性之境又进一步。

    凌冲也不打搅,此事非他所能参与,唯有为碧霞和尚护法。自家就在院中静坐,静思今夜之事。先是诛杀曹靖三位弟子,知悉其极乐丹之诡计,又知靖王发动在即。继而又有弃道人操控通意老妖前来,六六归神法险些修成一尊元婴级数的鬼王化身,幸有碧霞和尚出手,将之镇压。但自家修为不足,剑术再精妙,遇上道行境界远超自己的通意老妖或是弃道人,唯有束手就擒。就有吞星符为后手,成与不成还在两说之间。

    凌冲叹了口气,“看来必须要尽快凝练罡气,不能耽搁了。”正思索间,沙通大步走来,见凌冲无事,问道:“怎么回事?动静如此之大!”凌冲说了几句,沙通沉吟道:“佛法修为神妙不可思议,只看碧霞和尚自家能否顿悟,不必去管。倒是那弃道人贼心不死,今夜险些被他得手,看来你修炼罡气之事,不能再拖。”

    凌冲道:“掌教老师命我前往北冥,攒炼罡气,必有深意。只是弃道人虎视一旁,纵有沙兄护法,也难得万全。”沙通也知斗法斗力,丝毫不惧弃道人半分,但噬魂道妖法每每出人意料,匪夷所思,往往身中其招,发觉不得。就似通意老妖,明明神魂被制,偏生半点察觉无有,诡异到了极点。

    沙通法力远超弃道人,但对噬魂道法忌惮非常,弃道人若不顾一切出手,真就不敢豪言能护得凌冲周全。凌冲虽有吞星符为后手,也不必与沙通明言。沙通想了想,说道:“洞虚剑诀与众不同,别的法诀修炼罡气,务求精纯,洞虚剑诀却要将三十六种天罡之气全数修炼,叶向天不是与你一个葫芦么?依我看,索性就在金陵城中,先将葫芦中罡气修炼了,再去北冥不迟!”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凌冲奉郭纯阳之命,去北冥凝练罡气,一心想到达北冥之后,再取葫芦中二十四种天罡大气修炼,不意还有这一招。沙通续道:“修炼罡气,贵在精纯,但洞虚剑诀既要修炼三十六种天罡,其中精妙我也不便过问。炼罡之境,只要凝真圆满,修成本命剑光,即可修炼罡气,莫看相差一层境界,只要真气与天罡之气相合,便会自生变化,法力与凝真境不可同日而语。”

    修炼罡气,与自身真气相合,其中罡流变化十分玄妙,融汇而生新的法力,远超之前凝真级数。练气之道,每修成一层境界,法力转化精纯,元神通灵变化,形神渐而与道合真。每一层境界,皆有不同神异之处。

    炼罡境界与胎动、凝真两重境界一脉相承,最重心法高低。若是玄门大派出身,炼罡心法正宗精妙,便可于九天长空之中,捕捉自家法诀修行所需适合罡气。且罡气与真气结合更为紧密,日后冲击金丹境界,也要容易许多。

    玄魔两道大派弟子,无论凝煞、炼罡,修炼的法诀经历代祖师推演,早已尽善尽美,绝无错漏之处。小门小户出身的散修之类,就没这等好处,莫说上乘炼罡心法,便是下乘法诀,也顾不得别的,先修炼了再说。

    但各派修行,炼罡境界只闻吸取的罡气以精纯为上,从未听说似洞虚剑诀这般,居然要修足三十六种天罡大气的。沙通好奇之极,但洞虚剑诀为太玄剑派最高传承,凌冲根本不可能为他讲解其中精要之处,只能心痒痒的,不敢多问。

    凌冲思索良久,断然道:“既然如此,我就着手修炼罡气!”三日之后,静室之中忽然佛光大作,直冲霄汉,禅唱之声隐闻,这等异象一发即收,碧霞和尚推开木门,满面微笑,轻轻走来。脑后佛光隐去,面上却有一种慈悲风采,多出了许多韵味。

    凌冲便不通佛法,也瞧出碧霞和尚定是炼化了冤魂反噬戾气,道行大进,于佛法又有进境。其实以碧霞和尚开启佛门六识的修为境界,炼化区区冤魂反噬,轻而易举。但那冤魂之中居然藏有通意老妖残魂,原来他被弃道人暗算,最后关头忽然醒悟,已然不及,被弃道人用计,引爆神魂而死。却有一缕残魂侥幸混入了冤魂之中,一并被收入佛国世界。

    碧霞和尚欲求上乘功果,以佛光点化冤魂,使之皈依佛门,得解脱自在。通意老妖残魂一身玄阴真气,被佛法炼化,立时激起反抗。碧霞和尚花费三日时光,将通意老妖残魂炼化,点化了其余冤魂,使之常驻佛国世界,诵经修持,待得时机圆满,再送其重入轮回。

    佛门法力,不可思议。尤其佛法微妙,更能超脱轮回。若是碧霞和尚修成真如之境,佛国世界演化真实境界,就能收容这些冤魂,不必再入轮回,就在佛国之中修行,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亦是上乘佛果。

    佛门有一十八大神通,其中掌中佛国、沙中世界、极乐净土、琉璃宝光世界几大神通皆是开辟世界,收纳无穷生灵,同参上乘功果的无上神通。碧霞和尚所修佛国世界,就是极乐净土大神通所演化。于无量虚空之中,开辟一处清净佛土,佛子躲在其中修行,无生老死,亦不入轮回。只需佛土不灭,我即不灭,可谓了断生死,亦是一种超脱境界。

    凌冲笑道:“恭喜大师法力大进,正果可期!”碧霞和尚笑道:“我佛门功果最重机缘,到了便是到了,不到便是不到。老衲修持百年,不意昨夜机缘忽至,还要多谢凌师弟成全之恩。”

    凌冲笑道:“说甚么恩怨情仇,本来清净,何处不是吾?何人不是如来?”他虽未参修佛法,但资性颖悟,灵机一动,借用了佛经中一些道理,回答碧霞和尚之言。

    碧霞和尚一愣,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凌师弟果然生有慧根,若肯投入我楞伽寺,方丈恩师定会将楞伽四卷经倾囊而受,不出百年,定可修成真如,不令玄门纯阳专美于前!”

    楞伽四卷经为楞伽寺鼻祖听清净功德佛说法,记述编纂而成,其中法门精深奥妙,直指真如妙境,乃是天下修士梦寐以求之修行秘典。碧霞和尚身为普渡神僧亲传弟子,方得传授。三嗔和尚下山之时,虽将楞伽四卷经真本随身携带,也只仰仗其无上法力,击退大幽神君与雪娘子,点化萧厉罢了。

    三嗔和尚宿世孽缘,解脱不得嗔念,不能得悟空了之性,并无机缘修习楞伽四卷经上所载法门。碧霞和尚亲口说道,若凌冲肯拜入楞伽寺,定可尽得方丈传授,可谓是褒奖之极了。

    沙通也有些惊异,却见凌冲笑道:“多谢碧霞师兄好意,小弟生平爱剑,又修炼了洞虚剑诀这等玄妙剑术,毕生夙愿唯有证道长生,修成无上剑法,试剑天下,方为快意。至于佛门清苦修行,怕是与小弟无缘了。”

    碧霞和尚笑道:“说甚么有缘无缘,一念之动,便有因果相随,那便是缘。凌师弟日后自有体悟,去休!去休!”大笑声中,大踏步而去。沙通哼了一声道:“这秃驴倒是自在!”龙鲸乃天妖血脉,天生对佛门修士瞧不顺眼。

    凌冲说道:“碧霞师兄修为大进,只怕不久便可参悟佛门第七识,着实令人艳羡!”沙通道:“莫要分心,先修炼罡气再说。当日太清遗府之中,大幽神君与随天道人身受重伤,将养不出,唯有雪娘子那荡妇见机逃走。天欲教的妖妇最喜采阳补阴,遇上你这样小白脸,定然不肯舍弃,如今只怕在金陵城外徘徊。危害之烈,丝毫不下于弃道人!”

    凌冲大笑道:“任他天欲噬魂,我只谨守道心,生死有命!”玄天观中,凌冲借了清元道人当日炼丹地室,着手修炼罡气。地室之中,一座硕大丹炉矗立,四五人合抱粗细,内中真火早无,炉壁冰冷,凌冲身手摸了一摸,寒气袭人,也不去管,双膝盘坐,静思洞虚剑诀之中炼罡之法。

    洞虚剑诀为开辟虚空的无上剑诀,练到极处,自性自为,自我具足,不假外求。虽不如掌中佛国、沙中世界那般大神通惊天动地,能接引无量生灵,神魂入内,颠倒生死,视刹那如梦如电,众佛子身在其中,修持佛法之力又能加持开辟佛国之人,彼此两利。而玄剑灵光世界却以杀伐之术见长,任敌人如何变化,只需落在其中,就要受万剑攒刺之苦,身死道消,绝无半点佛门慈悲之旨。

    其余先天庚金剑诀、太戊持法诛魔剑诀等等,或以杀伐立世,或以诛魔取胜,皆有不同奥妙。但全无洞虚剑诀这般高屋建瓴,立意深远。修行洞虚剑诀,非要天生道心,还要修炼无数根本剑光,难度比其他剑诀高了不是一星半点,自也有其原因所在。

    凌冲修行五年时光,一跃而为凝真修士,还是他自小打下剑术根基,又天生剑心。如李元庆、凤兮郡主之辈,入门比他还晚,修为境界却丝毫不落于他,便因洞虚剑诀修炼太过艰难,还要兼修星斗元神剑法,方能供养得起玄剑幻境之所需真气。

    凌冲深静思虑,洞虚剑诀中炼罡法门,种种法诀闪现眼前。当年郭纯阳传法之时,只传了洞虚剑诀金丹之前的内容,至于元婴之后法诀,待他境界到了,再来传授不迟。

    凌冲细加咀嚼,越发觉得当年创设洞虚剑诀的四代祖师真乃天纵之才,洞虚剑诀之法着实精妙到了极处。炼罡心法所载,并非一股脑将三十六路天罡之气凝练殆尽,而是循序渐进,自三十六天罡中最为常见的太皇黄曾天罡起手修炼。

    炼罡心法中还详尽记叙了如何分辨三十六天罡之气,如何采纳、如何蕴养、如何与真气合练等等关窍之法,详尽之极,曲尽其妙。凌冲静思一日一夜,将心法推敲了数百次,直到确信无有疏漏,方才取出那枚盛装天罡之气的葫芦,摆在面前。

    伸手一指,太玄真气发出,葫芦口一蹦而起。葫芦受此激荡,传来水流潺潺之声,盈耳清越,十分动听。凌冲默默运起炼罡心法,丹田中太玄真气如走螺旋,摇荡不休,炼罡心法运转不停,葫芦中渐有丝丝灵气溢出,为太玄真气所吸,飘向凌冲,被其吸纳进去。

    丝丝灵机正是太黄皇曾天罡之气,于三十六种天罡大气中,最为浊重,居于九层天罡大气最底。虽说浊重,对凌冲而言,却是清灵飘逸的不可思议。丝丝太黄罡气入体,钻入丹田之中,立时与太玄真气结合,太玄真气吸取了太黄罡气,就有无声之变,变得轻轻柔柔,若有闲适之意。

    若说之前太玄真气刚猛霸烈,吸取了天罡精气之后,就有了一丝丝飘逸灵动之态。凌冲顿觉周身一轻,似乎飘然欲起。但随后知晓只是错觉而已,虽说炼罡之辈,真气刚柔变换,能抵御地心元磁之力吸摄,御剑飞遁,排云之上,也绝无这般快法,这才修炼了一丝一毫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