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六零 天粟花 杀仙师
    凌冲瞧了几眼,三个道士施展剑术倒是有板有眼,只是根本道诀却未展露,瞧不出出自何门何派。以他如今眼里,只要是正道宗门出身,出手便可认出。三个道士所练可能只是粗浅的练气法门,并未生成独门真气。比如太玄剑派有太玄真气、太清门有太清玄始之气,皆是独一无二,门内秘传,但有泄露,必要收回,引起一场杀劫。

    玄魔两道修炼,必有相应法门,独门真气,与心法配合,才能修成那一派道术。三个小老道并未得真传,仅能御剑百步而已,便是王朝学全了太玄守山剑,未必就比他们差了,以凌冲如今眼光,自是嗤之以鼻。

    三人试演了一番剑术,年级最长的道士笑道:“我师兄弟三个奉了恩师之命,前来金陵,乃是替恩师择选有缘之人,前往京师,传授正宗道术。只是法不可轻传,恩师有命,唯有金陵二品之上诸位大人的子嗣,方有望拜入本门,得恩师真传。”

    另一个年级最小的道士续道:“本门乃玄门正宗,所传以雷法剑术为宗,诸位少爷若是有意,尽可上前来,由我师兄弟三个为其摸骨,瞧瞧是否生有仙骨。只要仙骨天生,便可拜入本门,即便学道中途,不肯再学,只要不为非作歹,恩师亦不会追究,依旧安然放回。”

    在场十几位大员,大多带了子嗣过来,有一子、二子、三子的,年岁俱都不大,见了仙家剑术早就心痒难搔,听闻有机会拜入国师门下,就算学不到甚么上乘道法,有国师亲传弟子的噱头,也足以独步青云,扶摇直上了。那少年道士话音一落,呼啦啦围上十几位官家少爷,嚷着抢着要拜入曹靖门下。

    凌冲微微冷笑,仙骨之说本就虚无缥缈,依道家之说看来,欲入仙门,要有仙缘遇合,当年他便是偶得王朝传授了太玄残谱,才被叶向天看中,收归门下。至于仙骨甚么的,总是些江湖术士用来骗骗凡夫俗子的桥段,身入道门,得了法诀,还要全力修持,淬炼道心。他现下手中每一部道诀,皆是惊天动地,也未练成纯阳,缺的是一步步印证之功,与坚凝不懈的道心淬炼。

    那小道士一说到仙骨,凌冲便知多半是糊弄这些纨绔子弟的了。朱春膝下生了三子,一股脑带来,三个半大小子钻头钻脑,想拜在曹靖门下。凌冲与朱春三子小时还在一起玩耍,有几分情谊,不忍他们受骗上当,正要提点几句。

    只见那位年长道士目光忽然向他望来,目中满是揶揄之色。他们组织这一场剑术大会,事先打过招呼,请诸位大员将自家子嗣带来,若有仙骨,当场便可收下。场中十几位少年,挤的不可开交,唯有凌冲老神在在,嘴角微有冷笑,显得甚是突兀,被他瞧在眼中。

    凌冲与那道士对望一眼,几乎要出手给他一个下马威,老父就在身边,若一出手,必要暴露修道之事,不好交代,想了想,隐忍不发。好在那道士以为凌冲是故意不肯上前,还有几分傲娇之气,看了一眼,就不加理会。

    那年长道士伸手在各位公子哥头顶一一摸过,十几位大小少爷,倒有七八位生有仙骨,选中者欢欣雀跃,落选者只得黯然神伤。有那心思敏锐的,偷偷塞了一沓银票过去,那道士不动声色收了,便改口说方才摸错了,还要再摸一遍。

    有人出招,自然有人效仿,一沓沓银票过去,十几位公子哥都成了生有仙骨之辈,可拜入曹靖门下。那年长道士装模作样念了几句经咒,每人传了一道法,命其等双手捧了,末了道:“诸位师弟如今受了法,便是本门弟子,七日之后,可随我等入京,拜见恩师。”

    那些公子哥想到自家能拜在国师门下,日后修行有成,飞天遁地,金枪不倒,杀得小红、小黄、小绿在床上娇吟一个个都露出傻笑。凌冲暗自摇头,这等心性,放在太玄剑派,就是个做杂役也不会要。要么这三个道士欲借机敛财,要么便是曹靖自家确实胸无点墨,招摇撞骗。但究竟如何,还要再探究一番。

    年长道士取出一只玉瓶,倾出十几粒火红丹丸,命两位师弟分发到每一位大员手中,笑道:“此丹名为极乐丹,乃是家师采三十六位名药,炉中运用日月五行,锻炼九九八十一日,虽不能长生不死,却可祛除顽疾,常保青春。以此奉赠诸位大人。”

    诸人听闻,立时睁大了眼去瞧那一颗小小丹药。玄门炼丹之术,举世莫及。听闻曹靖所以能坐上国师宝座,皆因炼的一手好丹药,圣上服用之后,甚是满意。国师出手,定然不同凡响,有人忍耐不得,当即一口将丹药吞了,连水都来不及喝。

    当下便有数人将丹药吞服,片刻之间药力发散,面色红润,精气倍增,大呼神奇不止。凌真也十分意外,见此药不似有假,却不服用,珍而重之包裹了起来,自语道:“回去给母亲大人服用罢!”凌冲隔着虽远,略一闻嗅,只觉这极乐丹非是好路数,见老父将药收起,不好强夺,唯有从长计议。

    收弟子、赠丹药,今日曹靖别府之会便告一段落,诸位大员各自归家。凌真十分开怀,没成想凌冲对三位道士的飞剑之术全然不感兴趣,也未贸然拜师,又得了一粒保养精气的灵丹,献与老母亲,也好让她老人家身子壮健,长命百岁。

    凌冲既知那丹药非是好路数,自有对策,趁着凌真归家更衣之时,暗中将那极乐丹掉包,用一粒太玄门中赐下的补气丹替换。又对凌真说道:“父亲,我听闻玄门外丹俱都药效猛烈,祖母年事已高,恐怕虚不受补,还是请来那位清元道长瞧瞧,再服不迟。”

    前几日清元携了还清来至凌府,为老夫人与凌真夫妇调理身子。凌真素闻这位道长的大名,清元道人于金陵城结庐修行数十年,闲时为百姓瞧病散药,一向不收诊金,慈悲之名播于野,凌真对其甚是信服,忙道:“不错,正是这个道理,你快些请清元道长前来。”

    凌冲点头,当下命王朝快马加鞭,前去延请清元道人。不过一个时辰过去,清元道人风尘仆仆而来,见了凌真父子。先前不敢挑明他与凌冲关系,只说是忘年之交,凌真对这个儿子种种奇异之处已然见怪不怪,当年便是不声不响练就了一身武功,才将萧厉赶跑,忙道:“惊扰道长着实惭愧,凌某新得了一粒丹药,还请道长品评一番。”

    清元早得凌冲暗中传音,笑道:“此事易耳。”取过那粒补气丹,假作沉吟道:“这只是一粒寻常丹药,药性倒也有些猛烈,须以清水调服,分七日服下便可。”凌真感激不尽,忙去张罗,命凌冲陪客。

    凌冲使个眼色,清元道人随他入了自家房中,取出那粒极乐丹与他观瞧,清元道人只闻得一闻,便惊道:“天粟花!”接着怒道:“该死!”凌冲道:“我只知此丹不妙,却说不出所以然来。那天粟花又是何物?”

    清元道人说道:“师叔有所不知,天粟花乃是一味大凶大毒之药。若是偶尔服食少许,可镇痛通神,但若服食的多了,就要上瘾,一日不可或缺,那时人就变得消瘦无神,非要天粟花解瘾不可,为了些许天粟花药膏,卖儿卖女、典当祖业也在所不惜。此药早在数百年前,被正道有识之士尽数捣毁,不想今日还能得见。不知师叔从何处到手?”

    凌冲将曹靖三位徒儿赠药之事说了,清元道人道:“此药若每人只有一颗,倒不妨事,反而有益,就怕那三个贼人以此为饵,只消再服食两次,便会上瘾。”

    凌冲冷冷说道:“我已知此药之凶毒,怎会放任他们再来祸害别人?今夜便去将三人杀了,以绝后患。曹靖既然炼出这极乐丹,想来也不是甚么好鸟,等我先去北冥凝练罡气,再去京城寻他晦气!”

    又道:“清元师侄,我尚有一事,欲请你代劳。”清元忙问:“师叔但请直言。”凌冲道:“我未入道时,得一位友人相赠一部道书,乃是以云书就,托我将之译出。我求惟庸大师兄玉成此事。只是我还要前去北冥,不克分身,劳烦你将那部道书译本,送往襄阳城外三十里处齐家,亲手交给一个叫齐瑶儿的姑娘。万万不可有失,你可能答应么?”

    他想的明白,既要斩断情丝,也不必太落痕迹,只托清元前去送还道书便好。那部太清秘授重玄阳符经也只记载了太清符术金丹之下的法门,其中三十六道炼神符符意,还被云天篆吞噬一空,好在此事也非无法化解,待他修为日高,自可从云天篆中将炼神符意提炼出来。现下还是先交还那册太清道书,以全当年诺言。

    清元道人笑道:“这有何不可?弟子每年必要外出云游几月,就替师叔去襄阳城走上一遭。”凌冲大喜,当下将太清符经原本与惟庸道人所赐译本,尽数交付,嘱托再三,命他定要亲手交到齐瑶儿手中方可。

    清元道人老于世故,见凌冲颇有扭捏之色,已知其中定有深意,不敢细问,凌冲命他不必即行动身,还是将天粟花之事弄个明白再说。当夜二人飞身前往曹靖别府,清元道人乃是炼罡级数,凌冲洞虚剑诀虽未突破,但无意间修成本命星团,星宿道法而言,亦已是炼罡级数的修士,这一动身,当真全无半点声响。

    片刻之间来至曹靖别府,到了后院之中,见一处厅堂高举明火,正有三人高座畅饮,不亦乐乎,正是曹靖的三个弟子。凌冲打个手势,二人隐身一旁暗中刺探。那三个道士不过是胎动级数,就算凌冲在面前现身,也瞧不通透,自顾自大嚼畅饮。最年少道士笑道:“师兄,师傅为何如此小心?只命我等将那些纨绔弟子引至京城,又赐下极乐丹来?若换了是我,早就一把刀架在他们脖子上,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

    年长道人饮了一口酒,笑道:“师弟,你这就不懂了。师傅欲助靖王起事,必要天下景从,各地响应方可。这金陵城亦是龙兴之地,龙气甚足,靖王若要登基,此地必要到手,因此才设计将金陵城中二品官员之上的子嗣尽数骗往京城,有这一班纨绔子弟在手,还愁大事不成?再者今日慨赠极乐丹,管保那些个大小狗官服用之后,屁滚尿流的来求我等再施舍几粒,如此一阴一阳,还愁金陵不到手么?”

    年少道士哈哈大小,说道:“师傅果然高明!有了极乐丹,保管那群狗官身不由己,乖乖听命。只是靖王起事筹备多年,到底是何时?”年长道士把眼一瞪,说道:“问那么多作甚?我等只管明日再送些极乐丹去,将这金陵城大小官员牢牢掌控在手,就是大功一件,敢多打听,是嫌命长么!”

    凌冲听到此处,已知曹靖与靖王勾结一处,图谋作乱,侵夺江山,曹靖更定下绝户计,要将金陵城大大小小官员尽数掌控,日后为靖王起事翼护,想也不想,当即现身闯入!

    三个道士喝的醉眼朦胧,一见凌冲大摇大摆进来,年少道士笑道:“咦?你不是白日那小子么?怎么,白日不曾拜师,如今后悔了?”凌冲更不答言,屈指一弹,一道剑光飞出,那道士反应不及,被剑光一绕,当即枭首而死。

    余下两个道士大叫一声,双双跳将起来,各自御使飞剑攻来。凌冲见剑光摇摆不定,冷笑道:“这点微末道行,也配称甚么仙师?”仍是一道剑光飞去,叮叮两声轻响,将两柄飞剑斩断,四截飞剑掉落在地,两位道士呆呆望着凌冲,如见鬼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