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三五 无形掩踪
    剑术之道,首在剑心剑意,剑心通明,剑意浩然,方为上乘剑道。壹看书 ·1kanshu·剑心剑意皆源于一股无敌信念,相信自己的剑术,相信手中长剑,这股无敌信念非是静坐观想得来,而是**裸、血淋淋的杀将出来!凌冲也是今日截杀数十位修士之中,忽然悟通此道。

    修炼上乘剑术,就是要于杀伐中求一线清明,力争上游,凌冲欲那方胜做试剑石,磨练剑术。方胜眼神火热,着实贪图六枚玄精丹,思虑再三,自家是炼罡境界,超过凌冲一大境界,又修炼无形剑诀这等高深剑术,若还不能取胜,可以找一块豆腐撞死了。当下道:“好,我就与凌兄切磋一回!”

    凌冲一笑,道一声:“请!”吸取周天星力补益真气,片刻功夫他真气已恢复了五成。只这一点,星宿魔宗便不愧为魔道第一大派,道法之高明,绝非小门小户所能媲美。

    方胜袖中飞出一道剑光,凌空一转,往凌冲颈上绕去。无形剑诀为七玄剑派七**门之一,精微奥妙,不在太玄剑诀之下,其中另有秘传铸剑之法,方胜得姐姐方凝之助,取海底沉金,并万年金母,铸成这柄白龙剑,以无形剑诀祭炼,最合自家路数,一剑之出,剑气森寒,剑术确然了得。

    凌冲双手一拉,一道剑光飞出,正是中平剑光,连消带打,将无形剑光抵住。无形剑诀练到最高境界,非但剑气、剑光隐去不见,连剑修身形也自无踪,当真无影无形。壹看书 w ww·1ka看nshu看·cc方胜离这等境界差的太远,便是乃姐方凝在此,也不敢说参透了无形剑诀全部奥妙。但这道剑气起落,表明其剑术并非徒有虚名。

    太玄剑派与七玄剑派素来齐名,两派剑诀孰强孰弱,总也没个定论。方胜心存谨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一道剑气只是试探,见凌冲轻松抵挡,果然不是易与之辈,白龙剑化为一团剑光流转不定,连发八道剑气攻来。

    一般而言,剑修借助剑器之力,真气在剑中禁止一转,便生出一道剑气,因此修炼剑器之辈,所发大多是剑气之力。凌冲的洞虚剑诀纯是一道剑意支持,以真气化生剑气剑光,不依外物,剑气威力较弱,比不得五金飞剑,却别有一番妙用。

    方胜催动白龙剑八道剑气,纵横飞舞,交织成一道绵密剑网,将凌冲包裹在内。凌冲打点精神,不敢托大,放出中平、破邪两道剑光,中平剑堂堂正正,每于平淡处奇招突出,破邪剑大开大阖,用的一股降魔锐意,两道剑光合璧,居然堪堪抵住了方胜一轮攻势。

    无形剑诀的威力,当年凌冲便从球少鸣剑下领略过,彼时两人初入道门,未得剑中精妙,剑法粗糙之极。凌冲此刻剑术功力俱都大进,再来体悟无形剑诀之妙,又是一番感慨。

    岂不知方胜心中惊讶比他更甚,堂堂炼罡高手,又修炼的最上乘剑诀,居然连一个凝真境的小辈也拿不下,凌冲的两道剑光也不怎么稀奇,但变招奇速,往往自家招式发出,对方便如早已料知一般,早早变换了招式克制自己,越打越是烦闷。

    炼罡境界修士,一身真气汲取天罡大气菁英,非但更加精粹,还带有丝丝天罡纯阳之意,真气之性改变,经过罡气淬炼之真气质量堪比凝真境真气十倍不止。方胜一身真气修为实是超过凌冲真气良多。他却不知,凌冲修炼星斗元神剑诀,以周天星力催动洞虚剑术变化,尤其星力还经阴阳之气淬炼,更加精纯,几乎不亚于炼罡境的修士。

    两道根本剑光又都修炼到了凝真境界圆满,自然不怕与他的无形剑诀硬碰。郭纯阳当年便曾言道,洞虚剑诀要旨便在一个破字,破剑术、破道法、破真气、破婴儿、破纯阳、破玄阴!无招不破,凌冲以两道剑光抵挡无形剑气,丹田中玄剑灵光幻境运转开来,推演无形剑气变化,自家每一招剑术皆是响应若斯,每一招都能批亢捣虚,攻敌之所必救。

    方胜本来还待保留,凌冲剑术竟精妙如斯,大出意料之外,莫说取胜,打个平手都难,再难遮掩,长啸一声,动用全力。八道剑气一扭,迎着大日宝华,居然无形无踪!

    凌冲一惊,反应极快,两道剑光先护住自身。方胜多年苦练,炼罡之境便可尝试着手修炼剑气雷音之术,但无形剑诀并非以剑速见长,方胜资质也差了少许,到底不曾修成。却被他另辟蹊径,居然研究出使剑气扭曲无形的法门。

    依照无形剑诀正宗法门,要使剑气无形,需要练成无形剑诀中三大剑符,再将之合一,方能掩盖剑气之声、光、色诸般有形之意,方胜却想出一个折中之法,借大日宝光遮掩剑气光华,虽仍不免有剑气破空之声,到底算是一大进步。他又痛下苦功,屡屡试验,如今出手,剑气无形,连剑啸之声也降到了最低,直到贴临对手之身的那一刻,剑啸才会骤然响起。

    凌冲不见了八道剑气,背后微微一凉,三道剑气骤然现身,离他后心已然不远。转身已来不及,又有五道剑气飞掠,分袭前胸五处大穴。这一招八剑齐飞,乃是方胜操演许久的绝技,其中心神运化,操控剑气,又有剑气无形攻敌要害,可说变化精微,已是极上乘之剑术。

    沙通与清元道人一旁观战,清元道人低呼道:“不好!”沙通确实老神在在,说道:“这算甚么?那小子还有杀手锏未出,七玄剑派的小子必败无疑!”他是见过凌冲运转星斗元神剑诀,那般星力垂流的异象也瞒不过这位大妖。

    沙通自然知晓这门汲取星力的道诀只能来自何处,心下恐惧,不敢宣诸于口。他在太玄剑派呆的愈久,愈觉太玄峰上那群家伙疯疯癫癫,肆意妄为,偏生自家知晓的太多,绝难摘的干净,索性装聋作哑,免得郭纯阳哪一日忽觉他知道的隐秘太多,随手一剑杀了,岂不冤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