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三二 天龙禅唱 旃檀佛光
    玄天观中,凌冲已将破邪剑光也放了出来,两道剑光如神龙经天,矫矢不定。一 看书   要·1要kanshu·剑光吞吐之间,自众修士中侵掠而过,法器陨落如雨。凌冲修道经年,如今方有扬眉吐气之感,仿佛寻到了当年在东海鏖战八门锁神阵之时,那等意气风发之意。

    数十位修士出身不同,难于配合,就算被弃道人魔念操控,同时操御这许多修士神魂,对弃道人也是不小负担,且他神魂受损分裂,更加雪上加霜,疯狂之意涌出,往往将一两位修士放弃,那些修士被剑光斩过,惨叫不绝,身首异处。

    凌冲可没甚么妇人之仁,这些人凑在一起就是要劫夺他的灵丹,只是背后来了个噬魂妖人,身不由己,受人操控,杀之无碍。可惜凌冲修的是剑道,非是佛法,不肯以慈悲度世,只以手中长剑说话。

    众修士修为最高也不过是炼罡凝煞级数,当初在血河之地,凌冲就曾杀得不少,驾轻就熟,剑光森寒,无论何等法器、神通攻来,在剑光之下,尽皆无用,一剑破去。到如今才显现出洞虚剑诀剑破万法的大威力、大恐怖。

    沙通瞧得目眩神驰,到如今还未轮到他出手,凌冲双剑合璧,几乎要将来犯之敌杀的绝了。太玄剑派凶名卓著,六道剑诀横压天下,其中洞虚剑诀历代皆有人修持,但并无以此成道者,也就不比其他五道剑诀名气来得大,但遇到凌冲这样天生剑心通灵之辈,登时显出极大威力与无边可能。

    凌冲肆意运转剑光,起承转合,莫不如意。忽然心头起了一层警兆,汗毛倒竖,似有极大危险降临。忙回剑自守,两道种子剑光交缠,化为一道光幢倒扣下来,将他护持起来。

    那枚化魂魔种来势比电还急,遇到剑光阻拦,毫无滞涩,穿流过水一般突入进去。   壹看  书  ·1kanshu·凌冲大骇,根本不及反应,眼睁睁瞧着一缕幽光往紫府中钻入。却于此时,他胸口突有一抹紫气爆发,紫光幽幽,氤氲沉浮,一下将化魂魔种拒之门外,不得穿入。那抹紫光正是凌冲胸前温玉玉发出,本是万年温玉之菁,经郭纯阳之手再加祭炼,更是妙用无穷,专能克制心魔天魔。洞虚剑光那么凌厉之势,也阻不住化魂魔种侵入,温玉玉发威,却能克制。

    玄天观外,弃道人冷哼一声,低吼道:“万载温玉!”这等克制外魔之宝,正是噬魂道弟子最为厌恶之物,丝丝暴戾之意涌入脑海,弃道人本就不大清醒的神智立时入魔,大叫一声,手结印诀,一口鲜血喷出,淋在印诀之上。印诀染成鲜红,化为一道血芒飞腾,眨眼穿破虚空,印在化魂魔种之上,魔种得了这道血祭法印,凶威大涨,霸道异常,如刀如枪,与氤氲紫气僵持,一意要穿入凌冲紫府。

    凌冲暗暗焦急,不想那位隐于暗处的噬魂道妖人如此难缠,法力雄浑,温玉玉是天然生成,并非人为祭炼,以郭纯阳手段,也只能引动其中一缕先天氤氲紫气之妙用,封禁玉中,等闲迷惑心神的妖法还好,这等噬魂道高深道术,不知能否抵御的住,若是不能,被魔种侵入神魂,立成他人傀儡,生死不由自主,比死还惨。

    一旁沙通蓦地喝道:“快用喝天功!”一句话提醒凌冲,忙张口诵出一道真言秘咒,丝丝虚空波荡往化魂魔种袭去。沙通毕竟金丹修为,屡次与噬魂道妖人交手,深知噬魂道法门诡异之处,也自张口大吼,却是用上了新近参悟的龙鲸天音与喝天功合璧之术。

    他这几日静中参悟,颇有所获,抖荡丹田之力,一缕奇音发出,正中化魂魔种本体,将其上附着血焰之力吼破,天音进袭,如有实质,击在魔种之上。化魂魔种本可虚实相生,但天音之术亦可形质互易,不惧其变化,震荡之间,便去解消魔种之中蕴藏的魔念。

    龙鲸天音也好、喝天功也罢,这等音杀之术对魔种魔念有极大克制之力,沙通与凌冲一同出手,催动喝天功,法力同源,倍增威力,化魂魔种疾速震颤之间,被天音击中,当即大伤元气。

    弃道人形容凄厉,一声惨嚎,七窍间都流出血来,形如厉鬼。通意老妖忙飞离他远远地,免的受池鱼之殃。弃道人用了七成功力分化魔念,这一被重创,仅有的一丝神智立时被疯狂之意占据,大吼一声,将身飞起,往玄天观而去!

    便于此时,忽有一线佛光起自城外碧霞寺中,来势快绝,阵阵檀香悠然满布虚空,闻之令人神醉。通意老妖本以六六归神法所炼黑雾生魂护身,吃佛光一照,黑雾滋滋啦啦如染大火,顷刻间有两成之多化为了飞烟,连辛苦搜集的生魂也有数十个被佛光照彻,惨叫连连。

    通意老妖叫道:“大旃檀佛光?楞伽寺的秃驴!”黑雾将身一裹,居然望风而逃,根本不敢交战。他当年被大金刚寺高手追杀,数次险些陨落,对天生克制他妖法的佛门神通忌讳到了极点,尤其佛门修士,最喜度化他这样的积年老妖,一旦成功,所得功德足极丰,若被人发现他的行踪,难保有佛门高僧一波一波的赶来,那时疲于奔命,定会陨落,因此大旃檀佛光一现,立被惊走,毫不停留。

    这大旃檀佛光楞伽寺秘传佛法,妙用无穷,金光之中隐现无数天龙、天女、飞天、金刚之形,或轻歌曼舞,赞颂佛法之不可思议,或张牙怒爪,作忿怒相,现降妖伏魔金身。佛光一出,皆是禅唱之音,此为天龙禅唱,比之狮子吼更要来得精妙,专具降魔大力,现不可思议神通。天龙禅唱是佛门四十八中神通之一,与大旃檀佛光汇合,更添一种妙用。

    弃道人飞起半空,被佛光金光包围,层层加持,如冻蝇钻窗,面上表情空自狰狞猛恶,却丝毫不能穿破这一层薄薄金光。此刻碧霞寺中,碧霞和尚身披袈裟,于大雄宝殿之上结跏趺坐,身后是数十位僧侣,个个端坐,澄心静虑,口诵真经。一圈圈佛光自这些和尚身上涌出,化合一处,遥相传递。

    此是仿照当年其师普渡神僧召集楞伽寺众高僧,诵经作法,相隔数十万里之外,皆无上佛法,显化神通,驰援太玄峰之故事。只是碧霞和尚不过开启佛门六识,比不得普渡神僧早已证就真如,但当年普渡神僧以佛法大力,力斗数位玄阴老祖。如今也不过是要降服弃道人一个而已,且那厮曾遭重创,境界虽在,法力也不过凝煞级数。

    玄天观外,弃道人身披佛光,望去如神佛降临,庄严神圣,却是自家有苦自家知,佛光与噬魂道法门相互克制,自四肢百骸钻入,就去炼化他毕生苦修的噬魂真气,噬魂真气每被消磨一丝,就代表他功力退步一丝。

    弃道人面色狰狞,张口嘶吼,却听不到一丝声息。碧霞和尚谋定后动,借全寺之力,发动佛法,势要将其一举度化降服,尤其他本人开启六识,相当于道门元婴级数的大修士,弃道人也曾修成婴儿,被废去法力,如今只有凝煞级数的修为,更是托定。

    天龙禅唱不绝于耳,照的漫空皆是金色佛光,如潮如浪,通意老妖早就不知逃到哪里去了,只留弃道人苦苦支持,眼看就要束手就擒。凌冲自佛光起时,就加紧催动喝天功,消磨化魂魔种之力,见弃道人为佛光所擒,逃脱不得,正要趁机将那些被魔种迷惑的正邪两道修士或擒或杀,免除后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