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一七 井中之井 镇锁天妖(求个月票)
    随天道人点头:“正是寒玉,虽有数千年火候,但并无灵性,用来祭炼些小玩意还成,难堪大用。   壹看  书  ·1kanshu·”这处深井当是打通地脉,寒玉吸取地气寒意,更是阴寒透骨,终究时日尚短,还未生出灵性。神木岛富甲一方,门中坊市可谓日进斗金,各种法诀、法器、灵药一应俱全。于沛身为坊市执事,上下其手,这些年着实贪墨了不少好物。大多用来供养于氏本族修士。尤其对乃父及师兄随天,更是倾尽全力。

    随天道人虽不问世事,一心修行,有于沛供养,见惯了好物,眼界之高,自是瞧不上这些寒玉。齐道人三个却眼热的紧,他们是散修出身,能搞到一部炼罡功法,已是要邀天之幸,其他一应修道外物皆要自家去抢去夺,比不得那些大派弟子,只要功力火候到了,自有师门为其打算。

    齐道人所用飞剑还是他接连截杀了数位修士,将所夺法器汇聚提炼,才勉强凑够祭炼一柄飞剑的宝材。常道人更是不堪,离魂刀索性便是抢来的,与自家根本道诀并不相合,只是离魂刀共有十四重禁制,乃是一件四阶法器,十分难得。常道人舍不得丢弃,这才沿用至今。

    一口深井居然全是寒玉打造,对常道人三个而言,乃是一笔横财,只看这些寒玉,便值回此次冒险前来探宝了。不过三人如今投靠了神木岛,方才随天道人一袖,着实将常道人打怕了,随天道人尚无明令,三人只能空自艳羡,不敢出手挖取寒玉。   要 看书  ww w·1kanshu·

    凌冲出身太玄剑派,虽非大富之辈,但连庚金神剑这等法宝都见识过,更与诛魔宝鉴元灵做了朋友,眼界之高,不在随天道人之下。何况身上尚有一方温玉玉,更是不知寒玉之珍贵。那方万载温玉玉匣是太玄祖师取自万载温玉矿脉炼成,郭纯阳到手之后,又以盖世法力将之提炼,化为一面小小玉,可说是万载温玉玉心精粹。其中那一抹氤氲紫气,便是随天道人所言之灵性,与其相比,这些寒玉的确算不得甚么。

    沙通望着寒玉深井双目放光,他被叶向天捉去太玄峰做苦力,仓促之间,东海洞府中历年积存的好物都未拿上,正是一穷二白之时,若能得到这些寒玉,足可祭炼一件威力极大的法器,提升三成战力。他可不怕随天道人,眼珠子咕噜噜直转,暗思如何将寒玉挖了出来。

    随天道人屈指一弹,一朵火苗飞入深井之中,初时还可见微弱火光,数息之后便消散不见,井中依旧深沉阴暗。那一朵火苗是他精修多年的本命真火,与其心神相连,闭目良久,似在感应甚么,面色豁然一变,启目道:“难道传言是真?”

    于沛低声问道:“师兄,甚么传言?井下有甚么物事?”随天道人叹息一声,说道:“多言无益,我等下井一观便知。不知两位师弟意下如何?”齐道人三个投入神木岛门下,与仆从无异,自不必问询。凌冲与沙通乃是外派之人,自是要问上一嘴。

    沙通机变不成,拿眼去瞟凌冲。凌冲笑道:“自是要见识一番!”随天道人笑道:“好!果然好胆色!”轻轻一拍顶门,一声雷响过处,一尊婴儿跳出,面目依稀便是随天道人模样,身披紫光道衣,手执一柄法剑,将剑尖一指,无穷真火自七窍烧出,火势联结,在婴儿头上结成一团罡云,旋转不定。

    凌冲还是头一次见到真君修士的元婴法身,不禁睁大了眼仔细观瞧。当初叶向天修成婴儿,法身一成即收,根本瞧不分明。沙通冷哼一声,他也有几分小脾气,最是瞧不得境界比他高的在他面前卖弄神通。

    元婴修士将金丹神魂交融一体,运炼婴儿,到了这层境界,已可抛却肉身,以元婴法身存活于世。有那玄门中的老怪物,与敌手斗法,被毁去肉身,索性也不投胎夺舍,只刻苦修炼元婴,练得通灵变化,与真身无疑。

    随天道人现了元神法身,又将苦练多年的一口本命真火发出,做出了准备。于沛素知这位师兄老成持重,非是井下有甚么奇异凶险,不至如此,也自周身丹气喷涌,暗暗戒备。

    齐道人三个各自放出法器护身,凌冲与沙通对望一眼,一个放出一道剑光逡巡周身,另一个依旧水行真气波动,化为一座光幢。随天道人道:“我等下去罢!”当先飞入井中,于沛示意一眼,齐道人三个依次跟上。凌冲见于沛有殿后之意,也不点破,与沙通径自下井。于沛留到最后,众人皆下井而去,这才慢悠悠飞入。

    井壁滑不留手,散发凛凛寒意,众人修为尽皆不弱,各自运用真气护身,这点寒气还奈何不得。遥见随天道人头顶那一抹火光摇曳,乱窜不止,照在众人面上忽明忽暗,又将众人身影拖得极长,映照井壁之上,舞动犹如鬼魅。

    凌冲放出破邪剑光,犹有心思去瞧井壁,但见光滑如镜,全无一丝雕琢之意,暗暗赞叹:“太清道法果然非同凡响,这深井全无一丝打磨痕迹,简直如天然生就一般。不知井下究竟有何玄妙,要花费如此功夫建造这一口深井?”

    井壁联通地底不知几许,随天道人先自引路,有他灵活烛照,自可全然无忧,众人只跟随其后便可。但这口深井实不知深入地下几许,凌冲初时还暗暗计算,下到数百丈后,也自没了算计,只能隐隐估算这口深井足有数千丈深浅,深入地心之中,只怕离传说中的灵江江眼也已不远了。

    众人越向下飞去,心头阴影越是浓郁。此处深临地下,太清门费尽心思,以寒玉打造这口深井,又建了一座道观掩盖,不知井中究竟有甚么物事,也许镇压着甚么上古妖魔也说不定。过得良久,只听随天道人道:“到了!”

    面前陡然一亮,众人心头阴霾这才稍有淡薄,出了井壁,却见处身一座大厅之内,厅中甚是空旷,整座大厅亦是以寒玉雕成,当真是罕见罕闻的大手笔。众人顾不得赞叹,目光不约而同,聚集在大厅中央之处。

    大厅中央处赫然又有一口深井,只不过这口深井非是以寒玉锻造,而是一道虚空旋流,一条粗有数十丈的锁链自虚空而来,直直扎入其中,仿佛锁住了甚么物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