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一三 吞星符变 太清祖师(求月票收藏)
    凌冲驻足凝立,倾心感应。   要 看书  ww w·1kanshu·这座破落道观存世已有数千年,为禁制笼罩,不曾有大的残损,当年太清门不知出于何打算,建造了这座道观,于其中布置了无数符禁制,汲取灵江水气、天地灵机,用以维持整座道观阵法运转。

    数千年以降,当年镇守此地的太清修士已然不见,道观中符禁制无人祭炼,逐渐失去昔日灵机。连法宝级数久而无人祭炼,也要跌落品级,何况区区符文禁制?数千载时光流过,符禁制法力早已消散,连带禁制本身亦残破不全,唯有丝丝符文真意流淌其间,透漏出古朴苍茫之气,以及太清门道法正宗之意蕴。

    太清符法虽非凌冲根本道诀,也算下了一番功夫,体内太清真气与道观中残留的太清符意水乳交融,真气游走周天,不知不觉也自壮大了许多。心念照见,似乎那座大殿之中有甚么物事正自与太清符意、自家太清真气遥相呼应。只是相隔太远,还不分明。

    沙通望了凌冲一眼,想了一想,叹了口气,忽然一指点出,正中凌冲眉心。凌冲一怔之间,一股神通真意就在紫府中爆发开来,浩荡无极,居然是玄鲸吞海功完整的功法法诀!

    先前沙通传给凌冲的只是玄鲸吞海功一小部分,只是用以吸引周遭元气,被凌冲用在修炼玄武七宿真法时汲取星光之用,饶是功法残缺,已然大大提升了他汲取星光之速。

    这一道玄鲸吞海功功法真意如蚕丝勾连,水波流淌,片刻之间已结成一枚符文,色做深蓝,隐隐有潮汐奔涌之声传来。世间神通功法,修炼到最高境界,皆要返本归真,贴合大道,而气、光、符等几类,可算得大道表象,因此许多玄魔法门修到最后,皆要归于此几类。

    这道玄鲸吞海功法门来历非同小可,相传是天地初开,宇宙中第一头龙鲸老祖诞生,有无穷造化,偶然吞下一片大道灵光演化之符文,据此创出了这门神通。传说中,这位龙鲸老祖若是亲自施展玄鲸吞海功,一吸之间,足可将三千大千世界尽数吸入腹中,由法力运转,全数化为水行真气!这门神通着实妙用无穷,龙鲸一族能在此一方世界中立足,靠的便是这套功法。

    沙通天赋异禀,最有希望练成纯阳,沙泷对其最是看中,唯有他得了全本的玄鲸吞海功传承。这道功法炼到最后,便是结成一枚根本符,由当年龙鲸之祖误吞的那枚大道灵光符演化而来,威能无穷。要想修成玄鲸吞海功,必要有人以灌顶传薪之法,将根本符文真意传渡过来方可。世上唯有沙泷、沙通祖孙两个有此能耐。

    沙通亦是好大挣扎,一路行来,凌冲始终厚德有礼,又是掌教关门弟子,只要不中途夭折,许是第二个郭纯阳。叶向天也曾暗示过他,要他好生接纳,以后自有借力之处。 ·1kanshu·沙通虽是憨直,却非蠢笨,不然也修不成如今法力,思来想去,索性将玄鲸吞海功倾囊传授,今日结个善缘,日后也要倚重。

    凌冲顾不得沙通这些小心思,紫府中玄鲸吞海功真意纠结,时而化为一条硕大龙鲸,摇首拍尾,时而化作一团无量水气,潮声震天。最重还是化为一道根本符,高悬其上。

    凌冲紫府中尚有一团阴阳之气,正自狠命炼化那团云文天篆,另有一道炼神真符高悬,他自其中悟得了玄门喝天功与真言咒法,阳神每日掐定法诀,以真言咒法壮大自身。这一枚玄鲸吞海符生成,本是悠游自得,不料游经阴阳之气时,却变故突生。

    云文天篆空自发出金光紫气,抗拒阴阳之气炼化,却不思反击,到如今凌冲也弄不懂阴阳之气何以对云文天篆如此痛恨,非要将其炼化甘休,只是那道喝天功符文自云文天篆中化出,阴阳之气却视而不见,不加理会。那道吞海符游来,阴阳之气陡然发难,又是一口将之吞下,与云文天篆合在一处炼化。云文天篆本是开天辟地之时,先天神魔所创文字,用以描摹天地大道。其后先天神魔唯恐泄露天机过甚,将云文收回,不肯再传。唯有玄门中尚保留了一些。

    云文天篆**有三百六十五枚,惟庸道人传了凌冲太玄剑派古老相传的三百余枚云文,加之齐瑶儿所赠太清符经中所载三十六枚天罡炼神符,被阴阳之气一气吞了,沟通冥冥中一股意念降临,得返先天而来。只看阴阳之气何等霸道,几乎无有不胜,却对云文天篆屡炼不化,无有办法,可知其威力如何。

    只是云文天篆从未展露甚么异象,凌冲也无从探知其有甚妙用神奇之处。玄鲸吞海符与云文天篆相合,不必阴阳之气狠命炼化,自然被云文天篆吸入其中,游走了一圈,似乎又自符合了冥冥之中一种深奥之理,又有了一种玄而明之的变化。

    玄鲸吞海符本是深蓝之色,被云文天篆沾染之后,陡然化为天青之色,如星光巍巍,辰斗生落,妙不可言。这枚天青符文化生,便即接引周天星力,似有感应凌冲所修玄武七宿星神法,最先接引的便是北方七宿星力,玄武大星受此符吸引,穿透无穷虚空,倾落下来。

    凌冲骇了一跳,不想沙通传授的全本玄鲸吞海功居然有此一变,天青符接引之星力,堪比他以伏斗定星盘修炼时引来的星力之量,但身旁尚有雪娘子在,不敢放开接引星力,尤其他修炼星斗元神剑诀之事,郭纯阳与惟庸都曾反复告诫,万万不可泄露。

    紫府中阳神陡然起身,伸手一指天青符,大喝一声:“咄!”施展道家真言之法,镇压其躁动。幸好这枚符篆新近化生,又自借凌冲紫府存身,接引星光只是本能,并无甚么恶意,被阳神一喝,立时住了接引,摇曳光尾,以周天群星星轨之道,就在紫府中运转不停,好不自在。

    凌冲暗松一口气,紫府中异变虽骇人,外界从沙通一指点出,只是数息光阴。沙通收回手指,却见凌冲面色一变,忽然传音道:“多谢沙兄成全,小弟亦有薄礼奉上!”一道玄奥意念传来。

    沙通不明所以,料想凌冲也不会暗算,就任由其进入自家紫府,面上一僵,接着涌起狂喜之色。原来凌冲所传正是他体悟到的玄门真言喝天功。此功乃是玄门正宗,劾役鬼神,号令诸天,一言之出,群雄俯首,有慑敌警友、精炼神魂之功,正可与龙鲸天音合修并参,以收砥砺之功。

    玄门喝天功精妙非常,龙鲸一族就思不得,谁知今日沙通起心传了凌冲原本的玄鲸吞海功,凌冲就回赠了这一部喝天功法门,算是投桃报李。喝天功凌冲所得不全,却也弥足珍贵,若是献上祖父,总算能弥补自家私传功法之过。

    二人相视一笑,尽在不言。雪娘子瞧得莫名其妙,说道:“既已到此,不若我等去大殿一观如何?”凌冲笑道:“固所愿也,请吧!”有沙通镇压,凌冲也不怕雪娘子有甚诡计,当真而行。

    三人紧走几步,来至大殿之前。殿门大开,内中有宝光冲出,隐约听闻狂笑之声。大殿门上本有符禁制守护,但天长日久,法力流散,已无大用,被齐道人三个轻松破开,直入核心。凌冲既然肯定此处乃是太清遗府,自家又机缘巧合,修炼了太清道术,算是隔代弟子,于情于理,于公于私,皆不能让齐道人三个得逞,便算折损了观中一件法器,也是罪过。

    心念一动,剑气绕身,大步入殿。雪娘子见凌冲一改先前做派,变得十分主动,只道他故意拿大,眼见宝物在前,终于按捺不住,动了贪念,忍不住暗笑:“果然是个黄毛小子,还是逃不过贪嗔痴三毒之祸。既然道心有瑕,该当姐姐要采补了你,将功力境界上推一层!”

    凌冲周身道气盎然,一身精纯太玄真气令雪娘子十分眼热,若能将他采补,只一身浑厚真阳之气,就足以使她功力境界再上层楼。天欲教教徒最喜采补的便是玄门佛门中前途远大,道心尚未坚凝的新晋弟子,雪娘子曾经采补过一位清虚道宗三传弟子,那等神妙滋味如今也自回味非常。

    凌冲无论根骨、修为皆要超过那位清虚弟子太多,若能采补了过来,只凭魔心转换,阴魔消长之间,怕是就能将自己一举推入元婴境界!在雪娘子眼中,这座太清遗府反倒没甚用处,最可心儿者便是凌冲这位活蹦乱跳的太玄高徒!

    三人鱼贯入了大殿,见殿中宏大非常,通体以精铜铸成,两旁遮有黄幔,已然腐朽非常。当中一座祖师神像,塑画的乃是一位风度飘然的中年羽士,手捏法诀,背负长剑。沙通到底是天妖出身,平日闲读典籍,认出这位羽士正是太清门创派老祖尹济祖师,说道:“此是太清创派老祖尹济祖师,比太玄老祖还要早了数千载,传闻早已飞升九天仙阙。此地既然供奉有这尊神像,当是太清遗府无疑了。”

    沙通不通太清符,比不得凌冲仅从残留符意中,便知此处虚实。凌冲听闻竟是太清老祖当面,当下整理衣袍,所穿并非太玄玄色道袍,只是一袭青衫,倒也无甚冲撞。

    他跨步而至像前,千载悠悠,就有供香也早已腐朽,好在阵法禁制运转,殿中并无一丝灰尘。凌冲也不管有无蒲团,撩衣跪倒,恭恭敬敬叩了九个头。自家所学符术乃是这位太清老祖所传,无论如何,跪拜一番总是无错。

    沙通龙鲸出身,龙鲸老祖如今不知躲在何处逍遥,更是天地初开所生生灵,辈分比之尹济老祖高出许多,自不会跪拜。至于雪娘子魔门出身,肉身布施,若来拜玄门祖师,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沙通与雪娘子自不知凌冲为何跪拜尹济祖师,只当他重道尊贤,也未在意。凌冲拜过太清祖师,绕过神像,往内室走去。剑气交叠之间,屡有剑鸣,沙通初得喝天功,喜不自胜,无时不在体悟,闻得剑鸣之音,惊觉与喝天功有想通印证之处,不由大喜过望。

    这座破落道观禁制全失,仅余外面一层金光禁制,抵挡江水侵袭,连核心之处祖师殿中,亦无禁制守护。被齐道人三个轻轻松松去到内室。祖师殿分为两进,前一进用以供奉尹济老祖神像,后一进则是镇守此处道士修行之所。

    凌冲疾步走来,越发觉出内室中有凛凛符意,其中夹杂丝丝剑意,与自家修炼的太清符剑之道竟十分相合,不必多言,此处镇守修士必是精修炼魔部符剑道法之辈。

    他在大殿之外感应到残留的太清符意中正平和,当是炼神部或是祈禳部修士所留,入了大殿内室,却换成了炼魔部修士,且一股森森剑意绝做不得假。这位炼魔部修士还是一位精通剑道的大修士。这一下凌冲更感兴趣,剑气盘空绕屋,直直闯了进去!

    齐道人三个一路有惊无险,借助五遁旗破开最外一层禁制,居然也无阻路,一直到了内殿之中,寻见了几件法器,正自欢喜鼓舞,忽见一位少年遍体剑气横空,直闯进来,三人面色皆是一变!

    凌冲打量一眼内室,方圆唯有数丈,窗明几净,却似并非地处江底,而是建于高山,与山光天岚交接。当中一张云床之上,端坐着一位蓝袍修士,双眉低垂,鼻中两条玉筋伸出,已是坐化了。

    这位修士法体并未腐坏,只是有些失水,筋肉肌肤紧贴,比之骷髅也好不了多少,无从判断死去多久。但从破落道观来看,坐化之时至少在千年开外了。内室两旁摆有两排玉架,玉质不落五行,经久不坏。玉架之上端端正正摆放着四件物事,想来皆为坐化修士日常所用,被他放置此处,留待有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