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零九 离魂刀 五遁旗
    只是那奸夫修为不高,与闻之事不多,但其中有一处洞府甚是紧要,他无意中听闻乃是天禽道人念叨过多次,说是这处洞府乃是上古大派真人所留,其中珍宝无数,只是关乎一件重大隐秘,绝不可轻易开启,否则必有大祸。 .更新最快

    齐道人得知此事,哪管甚么大祸大福,还是自家逍遥快活来得紧要。他逼问出那处洞府所在,自己暗中前往,谁知那洞府之外有禁制守护,凌厉非常,齐道人用尽手段,还折了两件苦练的法器,也不曾攻破,反而险些命丧黄泉,好容易狼狈逃出,记起两位道友,希图合力攻打,将洞府开启。

    司马龙问也不问桃红的下场,以齐道人心性,可想而知。常道人却心直口快,哼道:“齐兄好不仗义!自家要吃独食,谁知被拒之门外,就想起我们哥俩!”

    司马龙对那处洞府亦有些眼热,打圆场道:“此乃人之常情,须怪不得齐兄。若是常兄知晓此事,只怕亦要独吞了才心甘呢!”常道人自思也是,便不言语。

    齐道人续道:“我用尽刑罚,从那人口中也撬不出彼处洞府之来历,不得已只得将之杀死,毁去尸骨,免得天禽道人得知,前来报仇。我攻打那处洞府时,曾被困入禁制变化中三日三夜,幸好那禁制以天地潮汐引动,时强时弱,我抓住良机,趁机脱逃。在我看来,那守护洞府的禁制尽是玄门符一脉,且古拙非常,妙用无穷,只怕是……”

    常道人兀自浑浑噩噩,司马龙却是心头一动,与齐道人对望一眼,二人齐声道:“太清门!”凌冲本是持著欲食,“太清门”三字流入耳中,禁不住停顿了片刻,又自夹菜大嚼。心头却急若潮涌。

    他有太清门符经在手,又修炼了其中炼神、炼魔两部符,虽说功力尚浅,却也算得太清隔代传人。太清门以符立宗,万年之前曾极尽辉煌,谁知一夜之间,黯然落幕,湮没无闻,其中尚有许多玄门大派的阴影。只是事到如今,沧海桑田,许多往事已述说不清。若真是太清门当年高手所留洞府出世,必要前去一观,一来瞧瞧有甚高深传承留下,能补全手中符经,二来这三人皆是豺狼之辈,心狠手毒,若是得了太清符法,无意如虎添翼,须要及早下手剪除。

    凌冲自家也不知,自从修炼太玄剑术之后,心头战意杀意日增,尤其这等人皆曰可杀之辈,更是毫无压力,心头杀机一起,更凝神去听三人说话。

    常道人惊道:“竟是太清门么!不可能啊,太清门乃是万年之前的大派,若是有甚么传承留下,当年那些玄魔两道的家伙,早就瓜分殆尽了,还等着你我去捡便宜么!”

    齐道人笑道:“常老弟有所不知,那太清门亦是玄门正宗嫡传,所修符之道传自先天道祖,精妙之极。只因树大招风,得罪了玄魔两道大派,又有域外天魔作祟,一起发难,劫数难逃,落得个风流云散的下场。听闻当年大难之时,早有门中高手携带典籍法宝,逃去星空之中,脱离了这一方世界。但这等万年大教,总有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总有几位高手长老远游求道,说不定就此坐化,留下一脉道统。那洞府中便无有太清传承,也该是有些异宝的,足够你我兄弟受用终生!”

    一番话说得司马龙与常道人俱都心动不已,那处洞府若真是太清修士所留,其中财富定必惊人。如今修道界中玄门各派俱有炼器之士,但万载之前炼器第一大宗却是太清门无疑。原因无他,符之道,相较其他法门,入门容易,只要肯传法,在最短时日内就能早就大批弟子。

    以符之力祭炼符器耗费功力极少,又不必非要五金五行等外物宝材,只要勾勒符,汲取天地元气,再一层层将禁制祭炼上去即可。太清门光炼神部一脉,就有三十六道天罡炼神符,每一道皆是法宝级数,放在其他门派之中,是断然不能的。有此根基,太清门等符修门户,方为祭炼法器之大宗。

    有这由头,那处洞府便再穷酸,总有几件符器流传下来,三人若能得到,无论自用还是兜售出去,皆是一笔横财,由不得不动心。常道人最是粗直,问道:“齐兄,咱们何时动手?”齐道人道:“两位道友可曾将自家本命法器都带来了?”

    司马龙阴笑道:“齐兄放心,常兄的离魂刀与小弟的五遁旗皆已带来,只等齐兄一声令下!”齐道人微微颔首,思索片刻,断然道:“事急从权,免得夜长梦多,两位贤弟好生准备,三日之后攻打太清洞府!”

    常道人道:“那洞府究竟在何处?难不成在这金陵城皇城中么!”齐道人道:“那处洞府不在金陵城中,却在金陵城外灵江之中!”司马龙与常道人啊的一声,司马龙笑道:“怪不得齐兄非要兄弟将那五遁旗带来,原来是要借助水遁入江。”

    齐道人道:“正是如此,若非那洞府深入水下,我自家不善水力,又岂会失手被困,落得十分狼狈?有了司马老弟的五遁旗,我等进退攻守,皆是如意。此行倒是成了大半!”司马龙为人阴险,但所炼一件本命法宝五遁旗却甚是高妙,乃是其师门祖传,最善捕捉虚空波动,借力五行之道,挪来移去,乃是一件逃命至宝。司马龙树敌极多,全靠这件宝物方能活到今日。

    齐道人肯将洞府之事告知,大部是为了司马龙这件五遁旗,有了此宝,说不定能避开洞府之外禁制,直达核心。凌冲听到此处,心下大致有数,三人又吃喝了一阵,秘议了许多细节之事,最后会了钞,齐齐下楼而去。

    凌冲想了想,不曾暗中跟随。反正已知那洞府就在灵江之下,三日之后去灵江江畔守候,总能等到那三个。当年癞仙金船出世,便是在灵江江眼之中,如今又有一座疑似太清门洞府出现,凌冲心有所感,自从两百年前太玄剑派剿灭血河宗以来,这一方世界再无甚么流血漂橹之事发生,但现下太玄重光、先天血神出世,一桩桩一件件,似乎修道界中又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气,身为练剑之士,最喜的便是争斗杀伐,大家更凭手段,为道心道统而战,凌冲数年苦修,几乎忘却了长剑激鸣之音,修成无上道,斩尽仇敌头!这才是剑修之辈的风采。

    他会过了钞,慢悠悠归家,脑中思索三日之后该当如何行事。忽有王朝来报,说是有一位自称还清的小道士前来拜见。凌冲吩咐请其入内,还清进来先自叩头行礼,凌冲一把扶住,笑道:“掌教老师不喜这些俗礼,我做弟子的自也不喜,还清你就不必多礼了。坐下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