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三九 凌冲归家 血阳灵花
    珠儿虽有些小孩心性,毕竟身为法宝元灵,威严不同俗类,轻轻哼了一声。魔女天瑛浑身一颤,将头颅垂得更低。面前一位法宝元灵,真仙级数的高手,便是她师傅花姥姥在此,也要保持七分恭敬。

    凌冲见珠儿果然有用,压得那魔女头都抬不起来,心头暗笑。他自有阴阳之气傍身,对天地灵机变化敏感之极,这魔女一身澎湃血河法力,超出金丹级数,乃是实打实的元婴真君高手。只是血河法力波动之间,并非如血神道人那般浑然天成,圆融无暇,倒有些形似血幽子,法力虽然精纯,似是后天修炼得成。

    他脱口道:“我知道了!你是这血河之中所生生灵,却拜入血河宗门下,修炼血河魔道,因此一身法力并非如血神道人一般,倒有些像血幽子那厮。你与血幽子当是同门!”

    天瑛一惊,面色陡变,凌冲所言正是她师徒最大的隐秘,却被一个凝真境的小辈一口道破!原来天瑛之师唤作花姥姥,本是血河宗上代长老,比陨落的血痕道人还要高出一辈。只是花姥姥性情孤僻,与血河宗同门不和,早早破门而出,自立门户,就在血河之底建了一处道场修持。

    花姥姥与血痕道人之师争夺掌教之位不成,被逼远走,仇怨只比太玄剑派更深,当年荀道人率领一干高手攻上血河宗总坛,恰逢花姥姥闭关祭炼一件法宝,不曾参与。若是花姥姥也动起手来,只怕还要趁火打劫,连血幽子这等硕果仅存的血河宗根苗也要顺手给灭了,以报当年之仇。

    如今血河宗已然风流云散,花姥姥却全不当回事,她自家早以血河正宗自居,只要自家将道统传了下去,血河宗便永不会灭门。事后花姥姥还常常后悔,不曾出手劫掠,不然最少也会将血灵剑与聚血魔旗两件镇派之宝夺在手中,不令其外传。

    天瑛乃是血河中土生土长的妖魔,天资极高,被花姥姥看中,自小度入门下,传授正宗血河道法。血河土著生灵除却血神道人那等先天神圣,妙法随身之辈,其余众人皆靠自修自悟,天瑛得了血河宗真传,进步神速,区区百年时光,已练就婴儿,为花姥姥门下第一高手弟子,这才被派了出来。

    郭纯阳接掌太玄之后,汇聚四位师兄之力,祭炼了一座太玄峰,居然舍弃了原本基业,将门下全数移来极西之地,立下太玄峰,用以镇压血河,将原本血河总坛当做了老巢。花姥姥原本不问外事,但有一座巨峰压在头顶,总也不是甚么喜事,早想与郭纯阳谈谈。

    及至先天血神出世,又有几位玄阴级数老祖联手,意图倒翻血河,灭了太玄满门,谁知被郭纯阳联合几位师兄,加上层出不穷之底牌,硬生生将几位玄阴老祖打得狼狈而逃,连血神道人也只能远遁无踪,舔舐伤口。

    花姥姥这才惊觉,不知不觉间,太玄剑派已然成长为一只庞然大物,她虽是玄阴级数,不过与血神道人相差仿佛,连血神道人都被杀得抱头鼠窜,自家定然也不是对手,唯有低首求和。打探出凌冲为郭纯阳关门弟子,派出天瑛接洽,希冀通过其搭上郭纯阳这条线。

    天瑛已知面前这位少年虽则修为低微,却有不俗眼力,日后绝非池中之物,有珠儿在一旁,也不敢生出旁的心思。说道:“正是,我名天瑛,拜在血河宗太上长老花姥姥门下,修炼血河道术。今日此来,为求道友上禀贵派郭掌教,言明我师徒求和之心,愿与贵派做个和睦亲邻。”语气显然客气了太多。

    凌冲还未答言,天瑛手掌一翻,一朵血色大花凭空出现,有碗口大小,生有九蕊,摇曳生姿,一股异香发散开来,凌冲闻了一口,顿觉心思舒爽,知是异宝。

    果然天瑛道:“此乃血阳花,产自血河之底,取纯阴中一点真阳之气,我观道友所修功法特异,需海量真气方能再进一步。此花正可为道友所用,只需以功力炼化,可得一位金丹高手全身功力。权作我师徒见面之礼,请道友笑纳!”

    凌冲微微惊奇,若是这血阳花真能增他一位金丹级数的法力,对他而言,就是无价之宝,正合修炼洞虚剑诀之用。他苦于功力不足,不能将洞虚剑诀推演至更高境界,有了此花相助,再有叶向天所赠七粒大还元丹纯炼真气,修炼至金丹境界就不愁法力枯竭了。

    修道之人,依靠自家悟性,一点一点锤炼法力,不用外物,根基固然打得牢靠,但一概不用外物,亦是着相,天生万物以养人,有那好物当用则用,莫要暴殄天物便是。

    凌冲心头一万个愿意,不得师傅允准,不敢伸手便接。耳边忽有人说道:“无妨,那血阳花于你修行大有裨益,放心拿着便是。”正是乃师郭纯阳之声,凌冲又惊又喜,面上不动声色,伸手一招,天瑛也不阻拦,任由血阳花飞入他手心。

    血阳花入手,就有一股温和气息循着手掌直入丹田,舒畅以极,果是异宝。此花生于血河深处,吸取血河阴邪之力,长成之后,却又阴极阳生,有了纯阳之性,造化之玄奇,可见一斑。

    凌冲把玩片刻,收起血阳花,故作姿态道:“此事我自会上禀家师,至于如何决断,还要家师与几位师伯商议,非我一个小辈弟子能置喙。”天瑛喜道:“如此已然多谢道友了!家师极愿与郭掌教一会,若郭掌教能拨冗一见,自是最好。”

    凌冲见她遣词清雅,颇感异样,道:“此事我亦会禀告家师,相信不久便有回音。”天瑛笑道:“道友真是爽利,无论郭掌教见与不见,道友只要来此血河支脉之地,大喊三声‘天瑛’,我自会现身相见。我师徒二人静候佳音,告辞!”血河翻波,天音沉入其中不见。

    凌冲待她离去,望空拜倒,说道:“弟子恭迎恩师法驾!”虚空中郭纯阳声音笑道:“那些俗礼,为师真身此刻正在太元殿中练法,花姥姥之事为师已知。此人已是不甘寂寞,见她一面倒也无妨。那朵血阳花乃是一件异宝,正和你现下之用,被你轻易到手,也算你的缘法。此花不可贸然吞服,需炼成丹药,减去其中燥性,更可提纯药力。”

    “正好,任青门下还有一个叫清元的弟子,颇善炼丹,就住在金陵城外玄天观中,你也见过,可寻他炼制丹药,就便归家省亲。等丹药炼成,可直上北冥之地,取那还幽寒水,就便攒炼罡气。此处也用不到你,且回去准备一番,明日下山去罢!”言罢虚空寂寂。

    郭纯阳行事总是神神秘秘,出人意表,凌冲也有几分习惯,不敢怠慢,急忙起身对珠儿道:“珠儿,恩师方才命我明日下山归家,不能陪你玩耍了。”珠儿大眼睛忽闪忽闪,忽道:“凌冲哥哥家是在金陵么?不若珠儿随你一同去罢!”凌冲吓了一跳,忙即摆手,不敢答应。有一位法宝元灵随身,他自是极乐意的,但太玄峰还要靠珠儿镇压门户,将其拐带了出去,不必惟庸道人出手,郭纯阳先就要剐了他。借凌冲十个胆子也不敢如此。

    好不容易说动珠儿回去天巽宫,珠儿尚是小孩儿心性,好生不舍,又厮磨了半个时辰,才恋恋而去。凌冲喘了口气,亦自赶回合极宫。到了宫中,见玉琪正在打坐,小脸满是坚毅之色。

    凌冲一眼看出,她不过打通了几处穴窍,距离胎动境圆满差的太远。玉琪资质本就一般,不然也不会被打发来服侍入门弟子,凌冲肯传她太清法门,已是青眼有加,无奈苦修数月,不得寸进,只凭着一股坚毅性子坚持。

    凌冲暗自摇头,玉琪这般练法,练上一甲子,也未必能打通周身穴窍,实在不是个修道的材料,只能修成一股真气,延年益寿而已。他也不会说破,静静端坐一旁。

    过了半个时辰,玉琪收功睁眼,忽见凌冲坐在一旁,吃了一惊,赶忙跪倒行礼。凌冲不提她修行之事,吩咐道:“明日我要下山省亲,你收拾些细软之物我路上应用。门中赐下的一应丹药,也要带上。”

    玉琪忙道:“老爷去世俗之地,装些金银之物,足可敷用。门中历年所赐丹药,皆是益气培元之物,共有一百零八粒,尽数为老爷装好便是。”

    凌冲点头,说道:“我传你的太清真气法门,乃是玄门正法,最重根基,需用水磨功夫修炼,你根基不足,资质不够,但勤能补拙,自家努力修持,自有得道的那一日。”言罢转身上楼。

    玉琪苦修多日,进境极浅,自家有些自怨自艾,听了凌冲之言,雄心陡起,打定主意,好生修行,要叫当初那些个长老瞧瞧,自己也是修道的种子,也能修炼出一番成就。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