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三零 魔掌魔刀现 庚金诛魔变!
    

    <1>  章 二三零 魔掌魔刀现 庚金诛魔变!

    

    

    

    

    

    


    魔音魔念生自虚无,依凭修士自身道心演化无穷,能于一念之间化生无数世界,亦能于一念之间灭度无数乾坤,所谓天地生灭尽在一念之间,端的神妙非常,类似于佛家一念生世界,修士唯有以自身道力相抗,挨得过海阔天空,挨不过身死道消,除却那方温玉玉玦之外,极少有法宝能够克制魔头。

    阴阳之气吞噬了紫府中残存的魔念魔音,兀自不觉满足,又在凌冲周身穴窍中刷了一遍,本是无形无相的魔音魔念,在阴阳之气横刷之下,全数现出原形,乖乖被炼化一空。凌冲周身亦有无数黑气侵扰,犹如触手往真形之中钻去,但阴阳之气一出,魔意黑气恍如受惊的兔子,蓦地四散奔逃,全无一般修士见之色变的模样。

    阴阳之气如一位老饕见了美食,绝不肯有丝毫放松,忽然演化无穷,自凌冲全身三百六十五处穴窍中一起喷射出来,形成三百六十五只小手,横空乱摸乱掏,逮到魔念魔气便一口吞了下去。一时之间,魔气魔意四散奔逃,又被一只只黑白小手狠狠抓了回来,血河之上隐隐全是魔头惨叫之声,与之前天魔扰袭,来势汹汹的模样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了。

    阴阳之气刷遍凌冲全身,又横吞了许多游离魔气,终于有些吃饱了,缩回紫府之中,重又将云文天篆包裹,狠狠炼化起来。云文天篆就如一个乖乖孩童,只是被阴阳之气炼化,自家从无反击之意。这一次阴阳之气炼化了魔头魔气,得了一记大补,炼化的攻势一波强盛一波。

    云文天篆依旧喷吐紫气金光,抗拒黑白二气来回冲刷,但此次却是无能为力了。不旋踵间,黑白之气狠狠一绞,自云文天篆上打落一块金光,吞入腹中,也不知炼化了甚么物事,不过几息之间,重又将金光吐了出来。那道金光也不回归云文天篆本体,就在紫府之上高挂游走,犹如诸天星辰,散熠熠光辉。

    凌冲阳神忍不住抬头望去,那道金光敛处,现出一道符箓天文,凌冲瞧了半晌,依稀有些印象,这道符文依稀便是当初他翻看太清符经时,所见三十六枚天罡炼神符中第六道符文,只是线条勾勒之间,似乎比太清门所传符文更加复杂了一些。

    凌冲心下狂喜,忍不住就以阳神观想起来。太清门符箓之道,俱是以观想存思之法入手,而后由虚化实,显化世间,演化种种神通之术。太清符经上记载,三十六道天罡炼神符本就是太清祖师观瞧云文天书,自悟所书,内蕴天地大道,每一位修士观想此符,所得神通尽不相同,也不知以凌冲资质能得到何等神通法术。

    凌冲阳神本就是魂魄坚凝,聚合一处显化。修士修成阳神,其实也可唤作鬼仙,即便肉身老去或是被斩,亦可以阳神脱胎或是抢占他人庐舍再生,只是以阳神脱胎,有胎中之谜。抢夺别人肉身庐舍,到底与自家魂魄先天不合,难于修持大道,皆非上乘路数。

    阳神观望那道符文良久,那符文蓦地金光大放,一缕玄奥意念映入凌冲灵台之中,阳神忍不住张口长啸,凌冲真形亦忍不住张口长啸,声如鸾凤,遨游九天,犹如琴筝合鸣,响遏行云!声浪涟漪一圈圈扩散开去,他身周还有数十个被魔念所迷的血河妖魔,在他长啸之下,居然次第爆散,化为漫天血肉!

    血河之上,忽有声音传来:“道家喝天功?此功本是玄门无上降魔秘术,与佛门狮子吼同列,只是据说真本练法藏于云文之中,自从太清门风流云散,便已失传,凌冲却是从何处寻得法诀?”金光一闪,一位年轻道人凭虚而立,足下便是先天庚金剑光。

    这道人正是先天庚金剑真灵所化,被郭纯阳遣来护持叶向天渡过劫数。只是他此来并非要消弭天魔之劫,而是防备另一位出手。叶向天阳神所化金光紫气在无量黑气之中,依旧灿然自若,只是似乎深陷幻境,虽则无忧,离破境而出尚需一段时日。

    但凌冲长啸一出,登时震动苍穹,声波袭来,连带叶向天形神亦自出波动,与长啸相应和。庚金道人腹笥何等广博?一眼认出凌冲施展的乃是玄门降魔妙术,道家喝天功。此功功能警友慑敌,慑服心魔,威力无穷,不在佛门狮子吼之下。狮子吼乃是佛门一百零八小神通之一,常有高僧施展,镇伏魔头,在凡间传说极多,喝天功能与之并称,足见其中精妙。

    只是此功相传乃是太清道人悟自一枚无名云文,那道人修成此功,屡立功劳,积修外功圆满,终于霞举飞升,成就不灭真仙法体,但却未将此功真本传下,只将那枚云文化入太清门三十六枚天罡炼神符中,留待有缘。万年以降,太清门中能自行悟出这喝天功者不过区区数人,每一位最后皆修成无上手段,法力通天。但这几位遵从祖师遗训,只令弟子自悟自修,不曾传下法门。

    自从太清门被灭,道统不存,再无人能自炼神符中悟通此法门,谁知今日却于凌冲身上再现,也难怪庚金道人大感怪异了。他却不知凌冲得手太清符经之事,郭纯阳对凌冲修行之事甚是重视,太玄门中唯有他、惟庸老道与叶向天三人知晓其中隐秘。连庚金道人日夕随侍郭纯阳,也无有资格与闻此事。

    凌冲长啸不绝,紫府中那一道炼神符金光不断,照彻阳神,凌冲神魂所感,只觉无数信息文字一涌来,皆是阐述无上妙理,这道符文所含神通便是玄门喝天功。当年那位太清祖师悟出此道,便将这枚符文化入本门炼神符体系之中,录于符经之上。

    先前三十六枚炼神符为云文天篆所吞,又经阴阳之气炼化,将这枚符文吐出。可谓是返本归源,比原版更见神妙。当年那位太清祖师只是根据一枚残符,自修自悟。如今这枚神符由阴阳之气刷过,又有虚空中那一缕神秘意念加持,早已得返先天,凌冲所得喝天功可谓比当年太清门所传,更见精妙。

    这喝天功与佛门狮子吼并列为降魔神通,却绝非如此简单。凌冲自金符得到无数讯息,却觉这门神通尚有淬炼形神之功,佛门有声闻乘修持之法,这喝天功一样有之,只是究竟如此修持,以他现下修为还谈不到,留待日后再加修炼。

    凌冲长啸不绝,抑扬顿挫之间,如行云流水,给人绝无焦躁吵闹之感,反似深山晨钟,古寺暮鼓,人深省,直指人心,叩问道心。天魔之道,本是劝人作恶,诱人堕落,喝天功之术却是振聋聩,激人性中向善一面,正与魔道相左,喝天涟漪对上魔音啾啾,立时斗了个不亦乐乎。

    喝天功传入叶向天耳中,本是沉溺于天魔幻境,只等道心淬炼完毕,方能破境而出,但喝天功入耳,振聋聩之间,叶向天登时元神警醒,灵台清明,大喝一声,阳神紫气金芒大放,一概魔头黑气、魔意魔音如残阳照雪,消散无踪。经此魔劫,叶向天元神智珠在握,活泼泼光灼灼,再无一丝阴翳,灵台照彻,大彻大悟,颇有立地成佛之态。

    漫空紫气金芒之中,一道婴儿身影缓缓浮现,却是如在母胎,双手握固,似在酣睡,正是他一身道行法力凝结的元婴显化。婴儿一成,便是真君位业,法体出现,自此大道有望。

    却于此时,血河中一线血光升起,凌空一绕,化为一只血影大手,狠狠向太阴火树落下!这尊巨手散浩瀚法力波动,竟是玄阴级数的高手出手了!庚金道人奉命而来,等的便是此刻,大笑一声:“血神道人慢来!且让贫道会一会你!”足下一道纯阳禁制所化剑光蓦地斩出,横亘天地!

    剑芒惊天,血影飘摇。一个嘶哑声音低喝道:“区区一件法宝,也敢逞能?”血影大手五指屈起,连弹之下,纯阳禁制剑光被弹得高高飞起,剑光游离不定,却落不下来。血影大手正是血神道人法力所化,亦是一道玄阴级数法力,只是血神道人心念加持,威力比庚金神剑无人驾驭自是来的猛烈的多。

    血影大手被庚金道人缠住,血神道人毫不慌乱,又自分化一道玄阴级数法力,隔空袭来。这一次却是化为一道浓稠血光,其中一抹刀影游走虚空,变化不定,正是血河化血神刀的路数。以一道玄阴级数法力演化而来,威力不输于一件真正法宝!庚金道人本可再分出一道纯阳禁制对敌,却未出手,只专心缠住那一道血光神掌。

    忽有一人笑道:“血神道友,你果然不曾远离,今日既然来了,且让郭某做个东道,你来我这太象宫中做客如何?”一道诛魔神光倾泻而下,照在化血魔刀之上,正是郭纯阳借了惟庸老道的诛魔宝鉴,运使其中诛魔神光而来。

    诛魔神光照处,化血魔刀再也游走不得,无奈自虚空中现形出来,刀身上无数血光腾起,又有万千生灵呐喊嘶吼,状极痛苦,此是历年以来死在刀下的阴魂显化,出无量魔音,侵扰敌人耳目,只是比之方才天魔魔念,却是差得甚远。

    诛魔宝鉴本就是法宝级数,又有郭纯阳御使,根本不怕阴魂魔音,神光如雷,化为一片金光界域,其所照之处,任你血河翻卷,血河真气尽被化为虚无,毫不留情,霸道到了极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