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二二 阴阳云文 聚灵明光
    阴阳之气之前算是极温和,就算精炼北方七宿星光也不过是将其中渣滓自家吞了,精纯星光依旧还给凌冲。 .更新最快但遇到三百余枚云文,却显得霸道之极,非要将之尽数吞没炼化,似乎有甚么生死大仇一般。

    凌冲如今是瞧着神仙打架,插不上手,私心而言,还是倾向阴阳之气多些,毕竟也算他自家修炼而成,一路修道走来,借力良多。那云文天篆不过是新近入手,还不知其中奥妙,再者凌冲也未打算将之当作根本道诀修习。洞虚剑诀也好,星斗元神剑诀也罢,起码有郭纯阳、惟庸道人这样的长生大高手能够时时请益。

    但太清门早已风流云散,道统存于何处尚不知晓,凌冲肯忙里偷闲,修炼太清符法,一是为了自家身体力行,日后指导齐瑶儿修炼,二是惟庸道人力荐,说是其中炼神部对他阳神显化,增强神魂之力,甚有好处。但落到现在的田地,阴阳之气与云文天篆居然自家打了起来,大出意料之外,只怕惟庸道人在此,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阴阳之气与云文天篆就在凌冲紫府之中争斗不休,阴阳之气交缠流转,如一块大磨盘,将云文天篆狠狠压在下面,一时却不得落下。云文天篆则是发出金光紫气,光芒辉耀,耀目难睁,将阴阳之气思思抵住,不令下落。两方胶着之下,谁也奈何不得谁。

    凌冲愣愣的袖手旁观,浑不知该当如何是好。好在双方斗法皆有克制,空自精芒漫天、金光震颤,却不伤及他紫府,不然这等境界的斗法,一个照面之下,便可将他紫府炼的渣都不剩,死的不能再死。

    云文天篆被阴阳之气步步紧逼,似乎也有几分恼怒,金光漫卷,忽然一下探入阴阳之气内部,狠狠一搅,再伸出来时,居然有三十六道金光附着其上,正是太清天罡炼神符。方才阴阳之气一口将太清炼神符吞下,还未来得及消化,却被云文天篆接引了出来。

    太清天罡炼神符本就是太清门代祖师观摩云文,领悟大道,将其中体悟书就符文,就根源而言,与太玄派所传云文一体同源,三十六枚天罡炼神符被云文天篆吸入自家之中,与三百余枚云文混作一处。这下阴阳之气似被激怒,飙轮电转之间,阴阳二气陡然分离,两道气旋往云文天篆处一合,如凶兽之口,开阖之间将云文天篆尽数吞入。

    阴阳之气中一团刺目金光左冲右突,不得而出,阴阳之气刷动之间,就去炼化云文天篆所发金光紫气,每炼化一分,云文天篆之毫光便缩减一分,但随即毫不示弱,又自壮大一分。如此僵持不下,似乎无有尽头。

    凌冲早就瞧得呆了,阴阳之气居然如此霸道,看那架势势要将云文天篆炼化方休,仿佛二者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云文天篆死死抗拒,丝毫不退,似乎虚空之中时时有意念传来,引导云文天篆与阴阳之气对抗。

    凌冲听闻惟庸道人所言,阴阳之气来头非同小可,仅是后天之气已然妙用无穷,若能成就先天,似乎位列甚么先天五太之中,且是位列第一,来头之大,根本想象不出。一直以来,他仰仗这团阴阳之气炼化了许多物事,连噬魂魂力、周天星力亦不能幸免,但云文天篆居然能抗拒其威力,且与之相斗,丝毫不落下风,足见云文天篆的来头亦不亚于阴阳之气。

    凌冲对那等先天之上的道力所知不多,也就不肯耗费心思多想,眼光瞄处,只见阴阳之气中那团云文天篆所化金光之中,太清门三十六道天罡炼神符居然在不断化入云文之中。阴阳之气的炼化压迫,使得云文天篆更加凝练,居然在其压迫之下,开始炼化起天罡炼神符来。

    太清门三十六枚炼神符本是代祖师自云文之中参悟出来,灌注法力祭炼成为法宝,太清门便是依仗这三十六道法符,镇压天下。但随着代祖师飞升天阙,几乎每人皆要带走几枚法符,搞得太清门中法符愈来愈少,到最后被清虚道宗使了计策,太清门覆灭之时,居然拿不出几枚法宝级数的法符御敌,这才一败涂地。

    这三十六枚法术只是一缕符之形,其中蕴含法力只有一丝一缕,根本不成体统,珍贵者乃是其中所蕴含之大道妙理,修习太清符法之辈,得了这三十六枚神符,日夕于神念之中存思观想,久而久之,自可坚固神魂,甚至到了最高境界,将元神化入炼神符之中,神符合一,便是元神纯阳,自证长生。此是太清法门之殊胜之处,只可惜如今这一方世界中,并无这等高深莫测的炼神之法了。

    云文天篆自生意念,虽非似人一般计算万事,却也有几分本能之意,知晓三十六天罡神符乃是与它一体同源,将之炼化了,自可巩固自家根基,抗拒阴阳之气。云文天篆的来头极大,丝毫不下于阴阳之气,且为先后天一切文字之宗祖,记述大道纹理,清华高贵,连阴阳之气也不放在眼中,焉肯受阴阳之气如此镇压?

    眨眼之间,三十六枚炼神符便被云文天篆炼化一空,得了本源法力补充,云文天篆三百余枚文字亦惊电雷火一闪,又有数十枚补充其中,正是炼神符所化,共有三百六十五枚云文天篆,所放紫气金光亦强盛了数倍,居然将阴阳之气死死撑开,自然也就免去了被炼化之厄。

    阴阳之气轮转不休,似乎仅凭本能行事,并无灵动之意,云文天篆这一增强法力,登时有些奈何其不得。但阴阳之气这几年得了大补,自家根基浑厚,非但不是当初随时散逸的模样,反而十分精炼。这团阴阳之气包含先天造化至理,乃是无上妙物,凌冲也是十八辈子积德,方能误打误撞,将之炼成。即便只是后天之物,但玄妙已是无可诉说。两方如今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阴阳之气一门心思要将云文天篆炼化,得那无穷好处。云文天篆虽无那般霸道,要反将阴阳之气击溃,却也甚是硬气,尤其吞噬了三十六枚炼神符,返本归元,演化出新的云文天篆,更加不可一世,将阴阳之气牢牢抗拒在外,老神在在。

    凌冲见神仙打架,自家根本插不上手,好在两方皆有克制,内中厮杀的翻天覆地,却无一丝法力波动泄露,不然自家的阳神、紫府弹指间便要灰飞烟灭,自己也要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凌冲静立良久,紫府中阴阳之气包裹云文天篆,反复炼化,却丝毫奈何不得。金光与紫气横飞,黑气与白流混洞,好不热闹,这两位大爷他自家无有本事将之请了出去,便唯有装聋作哑,好在如今看来,似乎不会对他有甚恶意。

    凌冲将心念退出,只得叹息一声。惟庸老道的本意乃是命凌冲选取太清炼神符中有缘符,加以观想修炼,壮大阳神,再去修行星宿道法,自可事半功倍。谁知中途异变,阴阳之气斜刺里杀出,居然将云文天篆吞噬,二者就此僵持,谁也奈何不得谁。凌冲借云文悟道、借炼神符修行的打算就此落空。

    合极宫三楼之上,凌冲一脸无奈,此时已是他修炼太清符法的第三日,三日之间阴阳之气与云文天篆往来不休,折腾不已,他也甚是头疼,最后只得不了了之,任由其厮杀。自家却翻看起阳符经译本,此刻他右手捏作剑诀,权当法笔,正自凌空描画,也不知书写的甚么。

    凡间有云鬼画符便是此意。道士书画符,先要凝神练气,开坛祭请祖师神明,献上牺牲,继而念动咒语,再以法笔饱蘸朱砂,在黄符纸上写写画画,往往不令人明了其意。炼神符被吞噬,还原成了云文天篆,凌冲没了观想之物,自也修不成炼神部法门,只要转而修习其余两部秘法,选来选去,挑中了祈禳部符术。祈禳部符术之中,多是辅助修炼的法术,或是增长智慧道力,或是演化符水,令人饮之,除病驱邪。凡人之中,多有借玄门之力起事造反者,大多便是学了几手粗浅的祈禳符术,炼化符水,救人治病,聚拢民心。

    祈禳部中所载符术不多不少,胎动境之符术共有七种,凝真境符术共有六种。皆须以太清门独门真气催动,方能发挥威力。凌冲剑诀连点,凌空虚划,数条线条勾勒之间,一道灵符凭空化出,指尖一点太清真气倾泻,那道灵符蓦地大放光明,但唯有一瞬,随即消散,化为星光点点。

    “这道聚灵明光符乃是祈禳部脱胎境所载八种灵符之一,功能聚敛灵气,化为灵光,可照耀晦暗,启迪智慧。所需真气也不算多,在太清门中地位相当于太玄剑派守山剑术,只是无有守山剑术能修成玄剑幻境那般变化,勾勒之间亦是十分简易,功法粗浅,只要修成一点太清真气即可发动。只是太清真气虽亦是玄门正宗,不会与太玄剑气相冲,但到底乃是异种真气,我不可能改修太清符法真气,看来只能粗粗修习一番,待日后大概指点一下齐瑶儿姑娘了。”

    太清符法博大精深,绝不在玄门各派之下,甚至完整的太清传承,足可匹敌太玄剑派六大剑诀真传相加,凌冲若要精修太清符法,除非废去太玄剑派修为,转修太清真气,否则绝难有所成就。这还是两家皆为玄门正宗,只是偏好不同,真气相冲不大。若是换了其他法门,比如魔道功法,凌冲若敢修习,立刻真气相冲,不死不休,轻者前功尽弃,重者走火入魔。因此他思量再三,只对太清符法浅尝辄止,不肯深入探究。

    原本太清初学弟子修炼这八种祈禳部根基符法,本要先打坐练气,待到太清真气粗壮,这才下手修炼种种手诀手法,再寻灵笔朱砂,上好符纸,还要净口、净身、净意,思虑精惟,这才敢下手书画符。其中亦有无穷关隘,稍有不甚,手法错的一丝一忽,便会前功尽弃,待到弟子真气圆满,突破境界,功力日深,所用符笔、朱砂、符纸,亦自更换上好品种,待到修成太清符丹之后,功力精深,平日画符便可不用诸般外物,以法诀作笔,灵气为朱砂,虚空为符纸,任意挥洒,挥斥方遒,所书符妙合天地,具极大威力。

    凌冲不过是得了一卷符经,自悟自修,连惟庸道人特意传授给他的炼神部法门,也因云文天篆吞了炼神符,又复被阴阳之气镇压,也自修炼不得。只能自修祈禳部,他自家既无名师随时指点,又无纸笔朱砂为用,只能自家凌空虚划,聊显心意。他自家并不知道太清符术尚有如此忌讳,只以为点点画画之间,心到意到、符到气到即可。殊不知这八字乃是功力精深,修成符丹之后,方有资格触及。他自家却是误打误撞,以微弱之太清真气,勉强于虚空中书画符,又勉强成功,还不自知。

    凌冲又书画了几遍聚灵明光符,直到丹田中太清真气告罄,才住手不练。一来太清真气亦要打坐修行才有,二来他自家对符之术也不怎么上心,一心只求修成高深剑术,三者天罡炼神符没了,自也不能观想修炼炼神部,没了最大的动力,因此再未修行。以他如今眼力,书画符尚且有些勉强,但修炼太清真气却微有心得,足可指点齐瑶儿了。

    他不再修炼太清符术,自也放任紫府中阴阳之气与云文天篆争斗不休,自家又自投入到北方玄武七宿星神修炼之中。太清符术虽然精妙,却非他先天所喜,若是能得传太玄符剑之道,也许凌冲还会兴冲冲的修炼一番。只是惟庸老道不肯轻传符剑之术,说是要等凌冲自家将太清符术至少修炼到凝真之境,再传他符剑祭炼之法。(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