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二零 参悟云文
    “云文之中包罗天地,誊绘大道,有无穷机缘,亦有无穷凶险。 .更新最快先天神魔创出此文之后,因恐泄露天机过甚,又自收回,断去其传承,便是为此。本门代传承云文三百余个,如今已尽数传你。但所得乃是心印之法,另有一套法诀传你,你持之修行,可自行参悟云文之中所蕴含之道法。”

    这三百余字的云文还是太玄开派老祖太玄道人所留,经过代掌教、长老注解参悟,着实从中悟出了不少修道妙法,可说太玄道统传承,一半出自这些云文之中。千年以降,太玄门中早有一套手法仪轨,用以参悟这套云文之秘。云文之中蕴含天地大道,最精妙者乃是同一道文字,不同人参悟,却领悟出不同法门,便如洞虚剑诀一般,奇妙之极。

    这套手法心诀亦是前人总结,三百云文如一个大湖泊,手法心诀则为一条溪渠,只是将大湖泊中清水引出,至于浇灌甚么作物,又有甚么收成,则是因人而异。惟庸随将这套手法心诀传授,也无甚特别之处,凌冲听了两遍,便已记住,想了想,问道:“大师伯,弟子如今要兼修星斗元神剑诀与洞虚烛明剑诀两大剑诀,日常修行唯恐时日不足,这套云文之法蕴含大道至理,便是穷极一生,也未必能参悟的通透,该当如何取舍?”

    惟庸自知其意,说道:“那一册阳符经我已将其中内容梳理完整,誊写成册,你若要对那位故人交差,只将译成的道经送她便是。只是这些云文确有神鬼不测之妙,只是太过艰难精深,本门弟子资质差的传也无用。资质好的,却又畏难怕险,不肯痛下苦功。今日传你,是指望你能好生参悟,机缘一至,定有你的好处。那洞虚剑诀与星斗元神剑诀互为表里,休戚相关,你定要好生修炼,方可问鼎大道。洞虚剑诀后续之事,自有掌教师弟为你谋算,我也不耐烦去管。只是这云文之道,唯有我得了上代祖师真传,连掌教师弟也不曾传授,其中利弊你自家权衡罢!”

    伸手一招,自有一本书册落在凌冲掌中,正是惟庸老道将那部阳符经注解开来,便是不通云文之辈,亦可上手修习。凌冲这才知晓,大师伯寻他来,乃是为了传承云文之秘,对他甚是看中,说道:“弟子日常修炼两部剑诀,请大师伯明示该当如何参悟这些云文之道?”

    惟庸道人见凌冲甚是机灵,自家愿意参悟云文,甚是欣喜。这三百余字云文于太玄派中传承至今,奥妙无穷,却非人人可传,须得资质秉性机缘齐聚,缺一不可,连掌教郭纯阳都未得上代长老传授,足见其中挑选弟子之难。惟庸道人得传此道数百年,亦自苦于无有传人,自家弟子中唯有一个陈紫宗堪当大任,只是亦无那等根性能够参悟云文。

    凌冲为人沉稳,天资又高,难得能不骄不躁,修行起来十分扎实,惟庸道人早已瞧中,只可惜被掌教捷足先登,收归门下。惟庸道人也无甚么门户之见,只要是太玄弟子便可,因此尽心教导其星斗元神剑诀,又赐下伏斗定星盘那等宝物,助其修炼。要知伏斗定星盘便在星宿魔宗之中,炼制亦极其不易,非得深得长老喜爱之弟子方能得传,有此宝在手,修炼星辰道法进境起码要快上三成,实是非同小可。

    惟庸道人也自暗中查验凌冲心性悟性,见他上山四年,居然能安定心性,苦心修持,功力进境亦是极快,远超其余同门,大是欢喜,因此才特意借了阳符经的由头,将云文传他。那云文之道精深奥妙之极,连惟庸自家也不知凌冲能参悟出何等道法神通,凌冲也算是他第一个传授云文的弟子,可见对其之喜爱。

    惟庸道人说道:“你也不必担忧贪多之事,须知修道之事须得张弛有度,总不能时时修行,脑子也修的坏了。洞虚剑诀所需真气太多,也唯有星宿魔宗的星宿道法吸纳周天星力,时时不断,方能勉强供给的上。我观你阳神初成,离温养火候圆满尚早,玄门修行,讲求形神双修,性命双了。我传你的第一个云文便是转修神魂之力,你好生参悟,自有一番妙用。”

    接连点出数十个云文文字之妙用,该当何时参悟,又能有何收获。这些皆是代掌教长老心血凝结,万金不易之道,若让凌冲自家摸索,只怕无有千年苦功,绝无这等体悟。惟庸细细点到,显是考量凌冲修行境界,辅以云文之道,如何方能齐头并进,互为补益。

    凌冲心下感动,恭敬受教。惟庸道人讲解了其中关窍,又道:“依这部阳符经所言,太清门符之法分为三部,一部祈禳之道,一部炼神之道,一部炼魔之道。太清门法术走的乃是炼神成圣,合道飞升的路数,以神念冥合天地干坤,皆大道之力以为己用,其中亦有许多精妙之处。三部符之法合一,并不输给正一道的符法传承,那本符经你若有暇,不妨先默记下来,瞧瞧里面有甚么补益之道,可助你修炼洞虚剑诀的。”

    惟庸道人是何等身份?堂堂纯阳高手,长生真仙,眼界何等之高,连他都言这部阳符经不得了,那边是真的不得了。凌冲只觉头大之极,他自家兼修两门剑诀,已颇感吃力,如今又加上一道云文之学,尤其惟庸言下之意,望他将太清门符法也修行起来,实在太过驳杂,他自家都有些无所适从。

    惟庸道人呵呵笑道:“再者说来,你那位挚友慨然将阳符经相赠,如今虽是将经文译出,但修行之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你势必不能时时陪伴,焉知其修行之时,不会出甚么岔子?若是一时不慎,走火入魔,便是终生憾事。趁此机会,我将这部符经中大要之道说与你听,你可转授那位挚友,也可令她少走岔路,事半功倍。”

    凌冲听闻,颇有些忸怩之色,惟庸道人何等眼力,一眼瞧破了他的小心思。其实凌冲对那位齐瑶儿也算不上一见钟情、生死可以,当年初见时,乃是情窦初开,齐瑶儿又是落落大方,十分美貌,不免有了几丝幻想之意。尤其佳人慨赠道书,更显情谊深重。因此凌冲才这般上心,求大师伯注解这部符经道书,亦是为了报答佳人一番心意,至于内心之中究竟还有何情愫思维,却只有他自家知晓了。

    凌冲思虑了片刻,断然道:“请大师伯传授这部符经精要给弟子罢!”惟庸道人呵呵一笑,也不多言,径自讲解起这部符经来,他所挑的乃是阳符经中炼神之道,这一番讲解花费了数个时辰,虽未如佛经记载一般,天降甘霖,地涌金莲,却是将太清门中炼神一部精要说了个大概。连珠儿都在一旁探着个小脑袋,听得入神。

    凌冲初次接触符之术,只觉十分新奇。他自小也曾见过几个游方的道士,手持桃木剑,以笔蘸朱砂,书画符,号称一符之出鬼神退避。如今得了惟庸道人讲述其中精要,顿觉颇有云破天开之感。

    惟庸讲罢炼神符道,说道:“太清符法虽非剑修之术,但亦是玄门正宗嫡传,根流同一,因此与剑诀同修亦无不可,尤其炼神符道,你修炼之后,还可壮大阳神,反哺剑诀修为,可谓一举两得。便算将这部阳符经金丹之下境界尽数修成,结成亦可符丹,亦无不可。只怕你自家苦功不够,没那份机缘罢了。好了,今日所说太多,你自家也要好生钻研一番方可,好在你尚有一年功夫才会下山,这一年之中,我许你每三月来此天巽宫中一次,执经问难,到时我自会派珠儿前去接你。今日已是不早,你且自去罢!”

    凌冲今日所得已是太多,云文三百,太清符经炼神篇精要,急需回去好生梳理参悟,向惟庸道人施礼告退。惟庸老道说道:“参悟云文之道,切忌好大喜功,急功近利,须得顺其自然,不然非但体悟不到其中精义,还要败道伤身,得不偿失,切记切记!”吩咐珠儿道:“珠儿,你且送凌冲回去。”珠儿圆圆的脸蛋上登时绽放笑容,如花朵一般,拉起凌冲之手便向外跑。天巽宫中仅剩惟庸老道一人,惟庸道人双目开启,目中灰茫茫一片,不知在思索甚么,末了发出轻轻一声叹息。

    珠儿拉着凌冲一路小跑,她身为法宝元灵,又是惟庸老道一手祭炼,自是熟悉太象宫中禁法,一路左突右出,来至宫门之前,将小指头含在口中,笑道:“老爷许我每三个月下山接你一次,你可要好生修行,要是进境慢了,珠儿可要打你屁股的!”

    凌冲哭笑不得,说道:“珠儿前辈有命,弟子自当戮力修行,保住自家屁股。”施礼转身而去。回至合极宫,径自上了顶楼,趺坐下来,端正思维今日惟庸所传道法。惟庸道人为他讲解阳符经炼神篇时,便曾提到,命他先参悟云文第一字,此字包容神魂之妙,可精修神魂之道,恰与炼神篇相辅相成。

    凌冲澄虑心神,屏息万缘,专一致之,内视紫府。一道金色阳神盘坐紫府虚空之中,上下无极,左右无限,四维、、八荒全无物事,唯有三百余道光芒,璀璨熠熠,如繁星高悬,挂于阳神之上。这三百多字云文甚是奇异,并未如周天剑术三百六十五道种子剑光一般,被玄剑灵光幻境吸走,而是径自入了凌冲紫府,就此安居下来。

    这些云文亦虚亦实,凝于虚空,似有还无。每一道文字皆自太古流传至今,在练气士之间,唯以心印相传,玄妙之极。若非修士心甘情愿,将云文烙印传与他人,便是用尽手段,也绝夺不走。

    凌冲阳神仰头凝望云文之中第一字,那枚字符为金光包裹,起先根本瞧不出其中物事,好在他得了惟庸道人传授,早有准备,将真气运于双目,放出两道神光,阳神双手掐住诀印,口诵真言。目中神光、诀印真言,皆是太玄派代长老苦心参研出来,用以沟通云文字符之手诀法印,惟庸道人曾告知过他,云文之道,一体万面,机缘资质到了,自可沟通其中蕴藏大道,但能有何样体悟,全凭天意。

    其实惟庸道人自家当年参悟这第一枚字符之时,机缘巧合,悟通一种观想之法,修炼之时观想一部图录,可涤荡元神,壮大神魂。但他不曾将这套观想法传与凌冲,就是怕凌冲先入为主,失了机缘,要知唯有靠自家法力自云文之中领悟出的道法,方为上乘,这也是惟庸道人给凌冲设下的一重考验。若是凌冲不能自云文中参悟甚么妙旨,说明其与云文无缘,以后也不必费甚么心思了。

    凌冲镇定心神,阳神亦复平淡如水。他修成阳神以来,每日真气游走周身,亦会流入紫府之中,滋养阳神,但到底收效甚慢。如今得了太清符术炼神篇,恰可修炼神魂,壮大阳神。只是先要参悟云文之中所留大道痕迹,方可事半功倍。

    云文乃是先天神魔所创,先天神魔于开天辟地之前便已存在,谁知说不清其等源流何在,这些神魔各个神通广大,亦有开辟世界之能,只可惜到了如今却一个也见不着。与先天神魔一同诞生者,亦有先天文字,记述先天大道,妙用无穷,只是早已散逸,于是先天神魔便创出云文这等后天文字,记述大道。

    其实先天神魔初时所创乃是一种文字,之后时光荏苒,各自造化不同,便又分出了云文、梵字、蝌蚪文。蝌蚪文形似蝌蚪,又称域外魔文。云文之中化生出玄门道法,梵字则开辟佛门一脉,至于域外魔文自是不必说,开创魔门传承。三种文字可谓三教道法之源流。(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