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二一二 追杀血幽
    血河之中,一道涟漪扩散而来,涟漪之中数道血浪横生,血腥之气扑鼻作呕。 .更新最快南霜与安阳两个望着无边血浪,面色阴晴不定,血浪之中一股深沉法力发散出来,正是最为精纯的血河法术波动,一个封寒便让他们欲哭无泪,又来一个血河宗的高手,还不将他们生生嚼吃了?

    血浪之上忽然升起一朵硕大红花,全由血河之气化成,花瓣层层叠叠,幽香阵阵,凡人嗅到这股幽香,便会魂魄沉醉,不知不觉一身形神化为血水,沦为滋养血花的养分这朵花蕊形制与当年血神道人手中至宝血焰莲花一般无二。只是血焰莲花乃是玄阴之宝,法宝级数,又是先天之物,威能至大。这一朵花蕊不过仿着血焰莲花而生,气息只是金丹级数。

    血花一出,血河之中滔天法力便往其中涌去,血色花蕊摇曳,空中异香之味更浓,炼化了血河真气,花蕊禁制气息瞬时突破金丹级数,悍然到了元婴法力境界。封寒与凌冲皆是面色大变,想也不想,翻身便往跑飞去。这朵血花显然非是好路数,若是其中之人起意给他们来上一下子,根本丝毫抵抗不得,不逃何为?

    血色花蕊悄然绽放,露出内中光景。一道人影盘坐花心,大红道袍加身,面色圆润,一双目中却是猩红一片,他见了凌冲与封寒两个,咦了一声,笑道:“有趣的小东西,正好与老祖进补!”伸出一只手掌,五指指尖放出五道血色光华,如枪如剑,笔直一线,分别往二人头上罩落。

    五道血色光华之中,两道往南霜与安阳两人身上袭去。安阳面色大变,叫道:“前辈,我俩乃是天欲教下弟子……”这道人显是来者不善,他还希冀搬出天欲教主的名头,能令其投鼠忌器。谁知那道人伸出血红舌头舔了舔嘴唇,狞笑道:“天欲教也不是甚么好东西,正好一并宰了!”安阳与南霜大骇之下,急忙调集真气,在身前化作一团雾气,抵挡血色光华进袭。

    谁知那血色光华十分犀利,安阳与南霜两个不过是初入凝煞级数,哪里反抗得了这等积年老魔?护身煞气连一个唿吸都还未到,就被血色光华穿透,直直将二人贯穿。血河宗道法最善吸人元气精血,二人中招,连哼也未哼,全身元气精血魂魄尽数被吸得干了,化为两具干尸,摔落在地。血色光华得了二人精血滋补,又红艳了几分。

    凌冲自那道人张口,一下认出正是当年以天魔解体驾驭一座孤峰攻上太玄峰的血幽老道!说来血幽子亦是满腹幽怨,当初他暗中被血神道人收服,在其体内种下极厉害的禁制,不得不听命于他。又受命去太玄之外,以天魔解体之法祭炼一座孤峰。他花费数十年苦功,法力耗损了三成,半途听闻癞仙金船出世,兴冲冲跑去打秋风,想抓几个玄魔高手吞血进补,谁知被乔依依多管闲事,一道星光法力破了他的血河,元气大伤。

    好容易逃回孤峰之上,挨到太玄重光,满拟驾驭孤峰冲撞太玄,给郭纯阳一个狠得,救了血神道人出世,自家便可功成身退。谁知郭纯阳卖弄狡计,使百炼道人炼就纯阳,半空阻截孤峰,使血幽子数十年心血毁于一旦。

    血幽子祭炼孤峰耗费功力、被乔依依打伤,复又被赶来大战薛蟒的普济神僧以佛光心灯照彻,三方叠加,使他一个堂堂脱劫级数的宗师人物,转眼功力衰落到了金丹境界,若非机灵先逃,说不定连性命都要葬送在太玄峰前。

    薛蟒败退之前,他与大行神君两个便见势不妙,脚底抹油逃了,大行神君乃是以魔念聚集法力,化为魔相而来,即便被斩,顶多耗费些元气便能运炼了回来。血幽子却是真身到此,若是被杀,那可真是形神俱灭,绝无幸理。他功力大减,本可以远远逃开,忽然记起太玄峰地下血河,若能寻到,有血河滋养,自家功力不出十年还可恢复过来。因此这三年之间,一直徘徊地下,寻觅血河。

    郭纯阳算定血幽子尚未逃离太玄地面,派遣二代弟子追杀。主要由陈紫宗、赵乘风与叶向天三人轮换,追索其下落。因此凌冲屡次也寻不到叶向天踪迹。凌冲见一道血丝飘飘荡荡,偏又来势快绝,直扑自家而来。打眼瞧到南霜二人被血光扫过,吸尽精血的惨象,心下大骇,哪还敢令血光上身?

    此时实是他毕生中所遇最大的危机,想也不想,丹田玄剑灵光幻境全力发动,数十道凝真级数的剑光全数冲出丹田,瞬时之间,于体外布下层层剑气光网,剑光辉耀,犹如蛋壳。

    封寒亦被血光偷袭,见凌冲居然还能催动如此多的剑光守御自身,暗骂一声,此时躲避已然无及,唯有全力催动黑声音煞剑气挡在身前,还嫌不够,又将那块铜牌御起,层层包裹之下,抽身疾向后退。

    凌冲全身真气喷涌如潮,体内再无半分遗留,那血光如剑刺来,顷刻之间已穿破数层剑气,如穿鲁缟,显得轻易之极。凌冲心下大恐,唯有闪念之间,那血光又将余下数十道剑气封锁一气穿破,直袭胸前!凌冲别无他法,只得故技重施,瞧准那道血光正要射入胸前璇玑穴,索性故技重施,又将阴阳之气推了出来。

    惟庸道人曾叮嘱过他,不要再耗费精力修炼阴阳之气,说是乃是先天五太之物,本非后天生灵所能觊觎。但这团后天阴阳之气甚是奇异,每每挽救其性命于顷刻,不知不觉之间凌冲对其甚是信任,倚为长城,而这团阴阳之气也从未令他失望。

    凌冲胸口一闷,那道血光已然射入璇玑穴中,正与阴阳之气相撞!血幽子本身法力只剩金丹境界,好容易寻得血河补益,远还未恢复,不然也不会连凌冲、封寒四人也不放过,打的便是不无小补的主意。但这道血光仓促而发,不过是金丹级数法力所化,又经凌冲数十道剑气层层消耗,威能大降,这一与阴阳之气碰撞,登时引发不测变化!

    阴阳之气最善炼化万物,化血神光照彻其上,立时如饕餮张开巨口,将之尽数吞没,一点渣滓未剩,但随即一股酷寒凛冽之意发散而出,凌冲禁不住全身大战,这等状况他心如明镜,乃是炼化玄阴之力太过,并无纯阳之力缓冲,身体阴寒之毒大盛,想也不想,立刻盘膝坐下,将体内太玄剑气尽数吸纳归来,全力投入阴阳之气中,使阴阳和合,平衡龙虎。

    血幽子本拟封寒与凌冲两个皆是手到擒来,谁知先是被凌冲以剑气消耗了些许,继而钻入其体内,竟是石沉大海,无有一丝痕迹。连封寒亦先以黑眚剑气抵挡了片刻,又舍了一件驾驭僵尸的宝物,居然以物代形,将一缕化血神光引入了歧途,不伤其身。

    禁不住咦了一声,正要再发两道化血神光,结果了二人。血河另一畔忽有异声响动,一道五色光华自天而降,直往血幽子头上刷去!血幽子面色大变,咬牙切齿道:“叶向天,你欺人太甚!如今老子寻到了地底血河,正要寻你报仇,你还敢自己送上门来!”

    这一年多来,血幽子在叶向天追杀之下,狼狈不堪,堪堪逃得性命,对这位太玄掌教大弟子实是恨到了骨头里。他一个堂堂脱劫大修士,居然被一个小辈逼迫至此,实是生平第一奇耻大辱,偏生手中一件聚血魔旗二百年前被太玄剑派高手一剑斩破,伤了本源,如今也未恢复。现下寻到了血河支脉,就有无穷法力随身,正要翻身将叶向天击杀,以报这一年以来的大仇。

    血袖翻飞,血河之上陡起大浪,化为一道赤红血墙挡在头顶。那五色光华正是叶向天所修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所化,与血河所化血墙撞击,便去消融血河所含后天玄阴法力,只是血河支脉亦是无穷,灭而又生,生生灭灭,无有穷尽,一时也突破不得血幽子所下禁制。

    不过能拖延血幽子几个唿吸,便可从容将凌冲救出,此方为叶向天出手之目的。一道挺拔身影凌空虚渡而来,风姿翩然,双目紧闭,正是郭纯阳首徒叶向天。他双手一合,周身五色光芒翻涌不停,青、黄、赤、黑、白五色光华次第滚动,内中皆是后天五行之力,只要法术、神通未脱五行之道,遇上此法,皆要灭度化去。

    叶向天神觉往凌冲处探查一回,见其结跏趺坐,周身真气如潮,显是在炼化甚么事物,当无性命之威,暗暗放心,双掌向外一摆,身后五色光芒疾如涌浪,一发向血幽子袭去。

    血幽子呵呵冷笑,伸手一指,血河之中条条血浪横空,倏忽一凝,化为七柄化血魔刀,刀气喷涌,魔意纵横,七柄魔刀组成一座阵势,刀网如巢,将灭道真气抵住。灭道真气亦能克制血河真气,只是灭不胜灭,杀不胜杀。

    血幽子哈哈大笑,三年的怨气今朝要一次吐个痛快,将手掌一翻,掌心中一面血色大旗飘摇舞动,猎猎作响,旗面之上一道深深裂痕几乎将大旗拦腰斩断,隐约可见无数血光向内闭合,裂痕之上却有森森剑气,阻挡血光修复这件法宝。

    这面大旗正是聚血魔旗,乃是当年血河宗镇教之宝,他被追杀再紧,也轻易不敢动用此宝,就怕被人斩坏,那时真的要欲哭无泪。如今又无边血河殿后,再无顾忌,还可皆血气修复这件法宝,毫无迟疑,便施展了开。将聚血魔旗摇动,血河之上登时升起数十道血柱,轰隆作响,如深谷闷雷,闻之令人耳聋。

    那数十道血柱交叠交错,往叶向天身上绞来,还未近身,亦有阴损法力发出,令他不得动弹,只能眼睁睁瞧着血柱轰然碾过。这一击借助聚血魔旗收聚无边血浪,已是实实在在的脱劫级数神通,以叶向天金丹境界,就算临阵突破,也自抗拒不得。

    却见叶向天面上绝无惊惧之色,只躬身朝虚空一拜,口中道:“请庚金前辈出手,斩杀此獠!”虚空震动,缕缕金色光华涌出,化为金色海洋,虚悬空中。那金色光华仔细瞧去,皆是由丝丝剑气组成,游动若鱼,灵动之极。虚空之中剑鸣铮铮,无数金色剑气化为剑气之海,一发涌动不休,如天绅倒悬,九天星落,向着血幽子直冲过去!

    血幽子面色狂变,悲愤大叫道:“先天庚金剑气!不当人子!太欺负人了也!”认出这道剑气海洋正是先天庚金剑气所发,太玄剑派中能举手投足施展如此大阵仗之辈,除却郭纯阳与惟庸老道之外,便唯有那一件法宝先天庚金剑了。叶向天外出追杀自己不算,居然还将这等杀器贴身携带,着实太过狡诈,连一向心思沉稳的血幽道人也要大骂不当人子了。

    无数庚金剑气化为剑气之海,也无甚么精妙剑法,就是一体碾压而来,横压虚空,强推一切!半空之中先与数十道血柱相遇,毫无滞涩之感,生生自血柱之上碾压过去,数十道血柱本是血幽以法力凝练,浓重浑厚,在庚金剑气之下,全数化为虚无,找也找不到。

    庚金剑气来势如电,眨眼间也推到血幽子身前,血幽子大叫一声,座下血色莲花蓦地飞起迎上,自家化为一道若有若无的血影,横飞逃命。虚空中一个声音响起,冷冷说道:“你逃得了么!”无数庚金剑气轻轻一绞,又将血色莲花绞成漫天元气,归于天地,剑气冥合之间,首尾相衔,轰隆声响,向着血幽子追寻而去。

    叶向天望空再拜,说道:“有劳庚金前辈!”虚空中庚金道人声音传来:“掌教之命,不得不从,我去也!”言罢寂然无声。叶向天一步跨出,已来至凌冲面前。至于封寒甚是知机,早就拼着舍却一件铜牌被化血神光侵蚀,自家早就逃命去了。

    凌冲被化血神光侵入璇玑穴,运用太玄真气合炼,此事他轻车熟路,不过化血神光蕴含法力太多,这一下足足定坐了三日三夜,方才将化血神光全数炼化,不留后患。阴阳之气得了一记滋补,大小却未变化,只更加凝实了些,似乎心满意足,钻入丹田中不动。(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