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二零三 冲击阳神
    

    <1> 正文卷 章 二零三 冲击阳神

    

    

    

    

    

    


    惟庸传授此宝时,也将运用法门一齐传授,开启此宝需用星宿魔宗嫡传星力,凌冲待到月华漫天,清辉遍洒,蓦地启目,口中呵斥一声,将伏斗定星盘一抛,胸口膻中穴南斗六星星力激射而出,如匹练一般,落在定星盘上,定星盘受了星力击引,霍然涨大,化为三丈方圆,其上满布天星列宿,尤其四灵星域更是微光不断,闪耀不停。

    凌冲心念一动,腾身而起,落在定星盘中央三垣之地,潜运北方玄武七宿法门,将一缕心神合于定星盘,上应天星。定星盘不愧为星宿魔宗长老祭炼,专一辅助弟子修炼星力之用,凌冲心神附着其上,只觉神念瞬时扩张了数倍,平日与南斗六星的感应只是断断续续,今日却清晰之极,神念中清楚感到六颗硕大星辰,于虚空中放射无量星光。

    周天星宿法靠的是以神念勾动虚空星辰,得星辰反哺星力,定星盘之用一是将神念放大,更易沟通虚空,二是更易将虚空星辰定位,省却许多功夫。凌冲一缕神念飞出,再加膻中穴南斗六星星力吸引,虚空中南斗六星立时出反馈,一股浩大之极的星力汇聚一处,径直灌注下来。

    凌冲之前牵引星力不过是涓涓细流,如今却是一条大河,膻中穴中南斗六星星力得了这一记大补,立时鼓胀起来,星力浓郁之极,化作一团,其中隐隐有六道星光闪烁不定。凌冲心念微分,又运起玄鲸吞海功之法,丹田中那道旋流冲入膻中穴,沙通只传了他以吞海功吞吸虚空真气之法,凌冲自家推演,勉强用作汲取虚空星力,这道旋流入膻中穴与南斗星力相合,吸力登时大了数倍。

    原本凌冲推断定星盘与吞海功相加,也不过将汲取星力之提升五倍,但如今看来,足足有十倍之多。自遥远不可知处传来的星力入奔涌长河,绵延不绝,凌冲沉定心神,一意吐纳,膻中南斗星力越加浓郁,一夜之功,几乎等如他之前百日苦修。

    星宿魔宗道法特异,凝真境时乃是修成一道本命星光,这道星光可为一座星辰星力凝结,亦可是数道星力缠结,如南斗六星一般,往往此等星力缠结,皆有许多妙用。按照星宿魔宗嫡传道法,此时该当将自家魂魄寄托星光之中,体悟星辰真意,星斗元神剑经太玄派历代高人修缮,唯有此处与星宿魔宗不同,魂魄依旧坐镇紫府,只在穴窍中寄托星光。

    凌冲正吞纳星光得意,阴阳之气又蔫头耷脑的跑来打秋风,横在穴窍中,亦吞吐星力。凌冲也不去管,这团阴阳之气他也不打算修炼,也无从修炼,只顺其自然便是。阴阳之气依旧将星力过了一手,截流半数,饶是如此,待凌冲自定中醒来,膻中穴星力已是饱满欲溢,充实之极。

    以星斗元神剑法诀来看,这处穴窍已是修炼完满。尤其经阴阳之气炼化,星力之精纯,远星宿魔宗同一境界的弟子,唯有星帝与一干长老的传人,有种种手段提升汲取星力之,方能与他媲美。

    凌冲自定中醒来,心情极好,破例大吃了一顿,虽也不过是些素食之类,却也十分欢畅。玉琪如今对自家这位老爷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她服侍过几位弟子,绝无一人似凌冲修行这般刻苦,每日不辍,她随不通道法,但每日见凌冲眼中神光渐足,显是颇有进境。

    凌冲问她道:“我闭关这些时日,可有甚么人来访?”玉琪答道:“回老爷,叶向天叶老爷遣人送了些道书杂学之类,奴婢皆摆在书房之中。再有便是一位叫方有德的来寻老爷,得知老爷闭关炼法,十分失望,留言说他被分作外门弟子,学会了几手剑法,被遣去九国之中,调理俗务去了,三载之后再来拜会老爷。”

    凌冲闻听此事,叹息一声。方有德生性慷慨豪爽,本是一块上佳的修道材料,对剑术居然毫无天分,佛法进境却是不错。谁料他自家认定了非要修炼玄门剑术,若是一心修持佛法,如今怎么也感悟几门神通,成了佛门高僧。只是各人有各人之缘法,也许过得几年,修行毫无存进,他自家想通,再转投佛门也说不定。

    方有德在入门大比时,被一位少女击败,无缘成为内门弟子,只能得个外门弟子的身份,做些杂务。外门弟子得传道法不甚高明,他这一去三载,若是修炼有成,还可通过内门考核,升入内门,若是根基依旧不足,要么削去记忆,逐下山去,要么一辈子做个外门执事,浑噩度日。凌冲有心帮忙,但如今他修为日紧,也腾不出手,再者太玄剑派素来门规森严,他若插手此事,百炼道人第一个不会轻饶,也只得罢了。

    北方玄武七宿中斗、牛、女、虚、危、室、壁,凌冲姑且将斗宿修成,当即着手修行牛宿星光。牛宿中亦有六颗星辰,乃天之关梁,主牺牲事,状如牛角,星力亦极醇和。

    凌冲依旧以玄鲸吞海功辅以伏斗定星盘,存思漠漠,勾动牛宿星斗。一月之后,饶是他进步神,也只练成一小团星光,与斗宿星光相比,实是微不足道。又到入太象宫进见惟庸道人之期,凌冲住了修炼,孤身前往。

    这一次惟庸道人并无甚么宝物赐下,命他叫玄鲸吞海功口诀背出,为他详解了其中奥妙,又改动几处,如此一来,玄鲸吞海功立时化为另一门功法,专一吞吸星力,虽不见得比原版更加高明,却正合凌冲修炼之用。惟庸道人又指点了一番修炼的关窍,便命他告退。

    凌冲也知纯阳老祖几乎都在闭关修行,或是祭炼法宝,如惟庸道人这般,指点自家三次者,实是天大的福缘,还是瞧在掌教师尊的面上,至少陈紫宗等几位二代弟子,也只是十几年间隔,趁着各自师尊开关问事,才得讨教道法。

    凌冲此次回转合极宫,便下定了决心,戮力修行,轻易不再外出,俗世看来,修道之辈,享尽无边清净岁月,只是凡人不知,修道之人每日烧铅炼汞,打磨真气,几乎无有一刻得闲。便是修成纯阳,谷神不死,也要每日勤加修炼,或是祭炼法宝,或是更上层楼。

    凌冲如今方知,享受清净岁月之前,先要忍受无量孤寂之意,且修行之途,尚有无数魔扰,稍有不甚,便难回头,自家尚且自顾不暇,哪有余力去管别事?他也曾暗中打探,叶向天所居之处与自家合极宫不远,但命玉琪去了几次,皆有道童回禀,说是叶向天外出而去,不知身在何处。如今也只遣人送来道书典籍,足见确是分身乏术。

    凌冲初入道门,修为不高,不能担以重任。其实郭纯阳与四位长老几乎不问门中俗事,皆有几位二代弟子代为掌管,上次遇见陈紫宗还是恰逢他去拜谒师尊,被惟庸老道遣来护送凌冲下山。凌冲想了想,各人皆有师命在身,忙的不亦乐乎,自家也不可懈怠,还是早日将修为提升上去为好。

    胎动境中,凌冲屡有际遇,已然修成感应、通窍,先天三重境界,只剩阳神不曾修成。惟庸道人特意叮嘱,膻中星力圆满,可以此反哺魂魄,使阳神出现,破关入境。

    凌冲自小修炼太玄真气,得其精纯之意,如今终于得入道门,一路走来,看似风平浪静,又岂是等闲?望月楼上与大幽神君拼斗,又与杨天琪斗剑。东海之上,八门锁神阵中杀得血肉成河,入门三关大比,大战无形剑诀。一件件、一桩桩,莫不拼尽全力,方有今日成就。

    是夜,凌冲端坐合极宫中,遥望天星,沉凝心神。今夜便要冲击阳神,一旦修成,便再非凡俗,而是真真正正的练气之士。阳神之道,甚为微妙,是将人身三魂七魄修聚一处,以阳和之气调和,修成之后,便可随意出窍,不畏阳光,一旦肉身腐朽,还可脱壳而出,飞扑他人,占据躯壳,等若重生一般。不过以阳神夺舍,即便成功,也要道基大损,法力告罄,先天不足,再无问鼎大道之机,仅是暂脱鬼道,日久还是逃不脱轮回六道。

    凌冲沐浴更衣,就在伏斗定星盘上结跏趺坐,五心向天。阳神境界说来也易,以意念返照紫府,就在灵台之中寻觅一个“真我”的所在,再以周身阳和真气哺育,使魂魄壮大。所谓玄关在前,阳神显现。只要照见身中之我,便算成功。

    惟庸道人曾告诫凌冲,修道人修炼阳神,必要寻一处静谧幽深之地,还要有师长护法,方可下手。不过合极宫就在太象宫之下,有大阵禁制守护,也不虞有甚山精海怪、外道邪魔侵扰。

    依大师伯所言,哺育阳神所用真气,不必是太玄真气,只用南斗六星星力便好。一者斗宿星力经阴阳之气调和,精纯之极,再者星力之中自含生机,乃是开天辟地、亘古以存的一缕造化意念,最能补益形神,亦是最佳不过。

    凌冲静坐良久,以一点真灵反观灵台。这一步本是十分艰难,等闲修道之辈,无有数载苦功,绝难做到。但他之前在入门大比之上,被大行神君一颗魔念引动,将他魂魄引入自家紫府,可谓驾轻就熟。不旋踵间,紫府之中,一道虚虚人影睁开眼来,这等感觉甚是奇妙,一切五感六识皆在,亦可依因缘而观照大千,自家却是一具身内之身,身内之神。

    这具人形虚影正是凌冲三魂七魄所化,并不凝实,还要有真气哺育方可壮大。凌冲心念一动,膻中斗宿星光化为一道匹练,直入紫府。如甘霖醍醐,浇灌魂魄之上。三魂七魄得了这一股生之气、周天星力,立时胀大,越来越是清晰凝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