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九一 掌教弟子 名正言顺
    任青续道:“我念过名字之人,站在一旁,两两为战。 .更新最快赵大奇、蒙天、凤兮……”一个一个名字念过去,转眼六十四人尽数念完。凤兮郡主与李元庆分别与另一人对战,方有德的对手却是一位娇弱女子,老方一脸的晦气,不知如何是好。陈紫宗几人在一旁默默观瞧,对各人资质秉性皆有一番判断,显然对凤兮郡主、李元庆几个十分看好,有意不将他们分作一组。

    凌冲的对手是一位十几岁的少年,满脸斑点,见了凌冲满面苦色,方才凌冲与秋少鸣一场大战,着实将这些未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吓得魂不附体,万剑齐发,真气四溢,皆是他们做梦都不曾见过的大场面。自家居然和凌冲这个小霸王分在一组,妥妥的是要掉出内门弟子,想起为了这次拜入太玄剑派,吃过的苦楚,忍不住悲从中来。

    凌冲亦有几分无奈,他如今剑术境界,超乎同侪,唯有秋少鸣生俱异禀,能以无形剑诀与他酣畅一战,其余如凤兮郡主、李元庆之辈,简直就是送菜。这少年与自家分在一组,必输无疑,正纠结间,只听陈紫宗说道:“这一关凌冲不必比试,方才与秋少鸣一战,已然展露本门剑术,掌教法旨,着即为二代弟子,便是尔等师叔了。凌师弟,你且过来罢!”

    此言一出,无数目光登时投注在凌冲面上,凌冲道心坚凝,视若不见,抖了抖玄色道袍,行至陈紫宗面前,施了个玄门稽首之礼,说道:“四位师兄,师弟凌冲有礼!”这一次他才算名正言顺,拜入郭纯阳门下,位列二代弟子班辈,与陈紫宗、叶向天等人一同辈分。

    陈紫宗四人不敢怠慢,忙即肃容还礼:“凌师弟有礼!”凌冲见礼已毕,站在一旁,默默无言。那满脸斑点的少年见转眼间凌冲居然成了太玄二代弟子,自家岂非不用比试,直入内门?恨不得大叫三声,以抒胸臆。果然陈紫宗续道:“蒙天不必比试,直入内门弟子,但三年之后考校剑术,若不如意,立时逐出山门,永不叙用!”

    少年蒙天算是占了凌冲的便宜,郭纯阳特意吩咐陈紫宗,不必让凌冲比过第三关,陈紫宗见了凌冲剑术,深以为然,因此将蒙天破格拔擢为内门弟子,只是考校之规更严,若是修为不达人意,立时逐下山去,连贬为外门弟子的机会也没有。

    蒙天却是喜从天降,连声应命,只差不曾跪地道谢了。众人见了这一手,自然心有不服,但想起方才凌冲之剑术,又自哑火。赵乘风冷冷瞧了他们一眼,说道:“方才你们凌师叔的剑术也都瞧过了,若是有人心存不满,可站出来,与他切磋一番,若能在他手下撑过十招,立时拔擢为内门弟子,若是无有这等信心,还是莫要胡思乱想,沉下心去斗剑罢!”

    凤兮郡主妙目凝视凌冲几眼,心头暗忖:“这位便宜师叔果然来头不小,说不得正是为了击退方才那甚么秋少鸣,被掌教安插进来。他的剑术身手太高,本郡主可不是对手,还是莫要自取其辱,老老实实做个三代弟子的好。”

    李元庆目中神光电闪,他倒是有心趁着凌冲真气不曾回满,出手挑战,但一来自家身手未必能胜得过这位少年师叔,二来几位二代弟子明显偏帮其人,若是此时乘人之危,非但讨不了好去,还要遭人记恨,得不偿失,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念头。

    方有德张大了嘴,心中狂叫:“我的乖乖!这位凌兄弟果然不同凡响,出手凌厉不说,居然一下子蹦到了二代弟子的辈分,岂不是做了我老方的师叔?这却有些不妙了。”瞥见身旁那位娇弱女子,又头疼起来:“我老方也不会几手剑术,与个娇滴滴的娘们动手,赢了胜之不武,输了更要遭人耻笑,两面不是人,这可如何是好!”

    陈紫宗道:“众弟子比剑之时,只许施展方才山洞之中的石壁心法与入门剑诀,若是胆敢妄用旁门功夫,亦要逐下山去,你等可听清了么!”众人轰然一声,都道:“听清了!”陈紫宗微微颔首,说道:“既然如此,且捉对斗剑!”

    众人连忙远远跑开,各自捉对厮杀,一时之间剑光四散,剑击交鸣之声不绝。赵乘风苦笑一声,说道:“这一场入门三关说来隆重,其实甚是粗略,若非本门如今弟子紧缺,哪会如此敷衍了事?你瞧瞧这剑法,散乱不堪,空门大露,哎!当真气煞我也!”

    任青笑道:“你是金丹真人,练成剑气雷音的无上剑术,自是瞧着这等入门剑法不入流,但我等在他们这样年岁时,可未必有这样身手。”陈紫宗见凌冲专一运气,也不打扰,亦自笑道:“不错,他们小小年纪,能有如此机缘,定会戮力修行,我等再多加点拨,自有成材之人。掌教师叔有命,每一年皆要选拔弟子,充实门户,师弟只要多加留心,定会有剑道奇才入于本门毂中。”

    赵乘风眼光一瞟凌冲,微笑道:“说是剑道奇才,我等却无有向天那等眼光,出门一趟,居然就带回这等剑道种子,着实令人羡慕。”陈紫宗摇头道:“凌师弟亦是机缘巧合,再加天生剑心,方能脱颖而出,这等际遇,天下也没几个。”三人说说笑笑,一面放出阳神神念,观瞧场中比斗。以三人一位元婴两位金丹的修为,把关斗剑自是手到擒来。

    狄谦是个闷嘴葫芦,不去看斗剑,反而盯着凌冲瞧个不停。赵乘风看着有趣,打趣他道:“狄师弟,你为何总去瞧凌师弟,莫非有甚企图不成?”狄谦望他一眼,默然不答。赵乘风是个猴急性子,遇事勾起了兴致,非要一问到底,纠缠狄谦良久,左一句右一句。狄谦被逼无奈,半天冒出一句:“玉匣,宝物,还有!”

    赵乘风闻弦歌而知雅意,立时道:“你想瞧一瞧凌师弟身上还有没有万载温玉剑匣那等宝物?”狄谦点头。陈紫宗与任青立时来了兴致,他们可是知晓凌冲所得一方万载温玉剑匣,本身材质万载温玉便是万载难逢的至宝,其中所藏物事更是非同小可,连掌教也不敢轻易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