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九零 三关斗剑 内门外门
    郭纯阳哼了一声,说道:“赵乘风,你且速回,命那些弟子速速比来,不得迟延!”赵乘风如蒙大赦,忙即跑掉。 .更新最快太象宫中,众仙宾早已惊得呆了,早知太玄剑派强横霸道,未料郭纯阳居然刚愎至此,居然一言不合,将段克邪逐下山去!段克邪是何等人物,七玄剑派大长老郑闻首徒,本身亦是纯阳老祖,手握重权,这样的人物,这一方世界中也无有几个,却被郭纯阳一语逼走,郭纯阳敢如此作为,要么是得了失心疯,要么便是不怕七玄剑派的报复。

    今日之前,若是众人得知郭纯阳敢大大得罪七玄剑派,撕破面皮,定必笑话其目光短浅,但今日之战,郭纯阳显现出超乎一般纯阳老祖级数之战力,又兼身为一派至尊,若是决定与七玄剑派决裂,似乎也有几分底气。

    金光老祖与陆长风对望一眼,默然不语。木千山心下十分震撼,暗忖:“郭纯阳居然胆气如此之壮,想来他的底牌远没有暴露,太玄剑派封山百年,势力竟然一跃至此,我回岛后定要禀明祖父,请他老人家定夺。”

    程素衣美眸流转,暗暗一叹,郭纯阳今日可谓将七玄剑派得罪的死了,两派之后再无圆转余地,虽还不至于不共戴天,但必定摩擦不断,玄女宫若要找寻盟友靠山,只能舍一家而投另一家,至于究竟定下哪一家,还要看乃师姬冰花之心意。

    沈朝阳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似乎段克邪与郭纯阳尽皆有理,却又都没理,只是最后郭纯阳强势霸道,生生气走了段克邪。沈朝阳素来立身持正,性情豪爽,见了这样场面,实在有些瞧不过去。

    最为尴尬的乃是周其道人,他暗中收了七玄剑派的厚礼,结果秋少鸣欢喜而来,段克邪狂怒而去,“不好,此次可算将七玄剑派得罪得很了。掌教师弟怎么也不变通一番,倒叫我两面难以做人!”他偷眼去瞧郭纯阳,却见这位掌教至尊言笑晏晏,似乎全然忘却了方才的不快。周其道人苦了脸,似乎第一次觉得这位相识几百载的师弟,有些陌生。

    赵乘风一路剑光飞驰电掣,心下也有几分欢喜,太玄剑派封山太久,久到修道界几乎忘却了这门剑修祖庭的存在,久到许多宵小也敢打一打太玄的主意。“掌教师叔借着今日开山大典,非但击败魔教高手以立威,还厉斥段克邪,我太玄剑派声威大振,外人皆知本门不可轻侮!”

    赵乘风剑光极速,不一刻回转石柱之地,见了陈紫宗,低声将太象宫中之事说了,陈紫宗咂摸几下,沉吟不语。任青却是满面意外之色,深感惊诧那位掌教师叔居然敢如此硬气。狄谦默然良久,蓦地蹦出一个字:“好!”

    陈紫宗道:“掌教至尊自有打算,我等不必妄加揣测,只尽快督促弟子比试,而后往太象宫中面见诸位长辈便是!”任青颔首同意,气运丹田,喝了一声:“时辰已到,诸人选定剑器,且上前来!”

    众人经过一番拼斗,无论输赢,都赶忙从石柱上捡定了一柄利剑,有长有短,形式不一。听得任青召唤,忙即上前。凌冲缓缓起身,手中仍拿着那柄随手拔出的长剑,慢悠悠走来。方才与秋少鸣尽情一战,耗尽周身真气,连带玄剑灵光世界亦有些运转不灵,经过这许多时候修炼,体内真气也不过恢复了一成而已。

    任青见凌冲面色苍白,显是精元消耗过大,暗暗有几分忧虑。秋少鸣委实是剑道奇才,所施展的无形剑诀自问在其这般年岁时,绝然破解不得,只有弃剑认输,这位凌师弟居然见招拆招,最后还以一招剑法险胜,剑术之高,天分之强,着实不可思议,如今才了解,为何掌教师叔百年不曾收徒,居然会为他破例。

    赵乘风开始对凌冲还有几分偏见,及见凌冲力战秋少鸣而胜之,实在为太玄剑派大大长脸,不知不觉也有些倾向于这位小师弟,见其面色惨白,低声问陈紫宗:“大师兄,凌师弟真气耗费过巨,第三关比剑之试,如何是好?”陈紫宗亦低声回道:“门规所限,我也无法,只看他自家了。”

    任青见众人围将上来,朗声道:“尔等学得我太玄剑派入门心法,与太玄守山剑三十六式,如今俱亦有些根底,此是第一关。第二关便是着你等挑选合意剑器,剑修之辈,一剑在手,天下皆可去得。所谓剑在人在,剑断人亡。选剑便是问心,手中之剑便是心中之道。如今各人手中皆有利剑,那便可入得第三关!”

    “第三关者,乃是各人以剑器相斗,如今场中恰有六十四人,每两人为一对斗剑,取其胜者三十二人。此三十二人可入为内门弟子,余下三十二人则为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给予三年时间,修行入门心法与守山剑法,三年之后若是根基牢靠,可拜我等二代弟子为师。至于外门弟子也不必灰心丧气,同样三载时光,若是进步神速,可升为内门弟子。若是毫无存进,就此打发下山,还会抹去你等神念记忆。尔等之中,若是谁敢将本门心法剑诀画影图形,或是私传外人,立时诛灭九族,绝不姑息!”

    说到最后一句,已是声色俱厉。众人心头凛然,俱都躬身应是。如此一来,在场六十四人,皆可入得太玄门户,只不过分为内门外门,内门者固然可以一步登天,外门弟子也并非全无念想,只要自家努力,还有机会升为内门弟子,那时一样可以拜入二代弟子门下,修炼上乘道法。

    这些人除去凌冲与方有德外,几乎个个皆是九国之民。太玄派封山良久,门下弟子青黄不接,急需补充,早就定下规制,若非怕新入门弟子得之太易,生了骄横之心,影响道法进境,还打算索性尽数收录。

    众人想到此节,心下皆有几分放松,但随即想到,不过区区一场斗剑,却是人生两隔,胜者直入云天,败者却要苦苦挣扎,一个不好便被遣送回去,还要抹消记忆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