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七一 惟庸分身
    鹰嘴峰深谷之中,四位太玄二代弟子催动剑光,赵乘风仰望太玄峰上那一道诛魔神光与六道通天血柱,发问道:“诸位师兄,大师伯的根本道诀居然非是先天庚金剑气,此事你们知晓么?”任青与狄谦俱都摇头,连惟庸道人亲传弟子陈紫宗亦是满面茫然,说道:“我也不知此事,恩师从未提过。 .更新最快至于那道诛魔宝鉴,确是这百年之中,恩师全力祭炼出来,得了掌教师叔之助,方能开启元灵,不想今日派上了用场。”

    赵乘风笑道:“此事想必是大师伯与掌教师叔合谋,借了先天庚金老祖法力遮掩,今日算是送了那血河妖魔一份大礼!”任青摇头道:“怕非是如此,大师兄隐藏根本道诀,只怕是为了迷惑同道,而非那尊先天血神!”四人对望一眼,均深以为然。

    玄门七宗互相倾轧已久,为了各自道统,争夺一切修道资源。其中清虚道宗乃是玄门第一大派,门中高手众多,根基雄厚。再者便是太玄、少阳、七玄三家剑术宗门,余下正一道、神木岛、玄女宫更要次之。

    清虚道宗以下六大宗门各有底蕴,连以女子为主的玄女宫亦有几分后手。太玄封山许久,不与天下正道交接,难免有宵小之徒起了不轨之心,惟庸道人身为大长老,隐瞒根本道诀,怕是为了以防万一,至于防的是谁,四人心照不宣。

    太象宫中,秦拂宗双眼微眯,先天血神与惟庸道人斗得不亦乐乎。惟庸道人的根本道诀居然是太戊持法诛魔剑诀,而非先前以为的先天庚金剑诀,令他十分警惕。清虚道宗乃是玄门当之无愧的第一大派,秦拂宗虽非纯阳老祖,修为亦是不弱,平日掌管清虚道宗对外一干杂物,因此才被派来参与太玄重光大典。他自始至终不曾想过要出手相助郭纯阳。

    不知怎的,他的师兄拂真道人对郭纯阳甚是忌惮,前日拂意道人回山,言道居然被郭纯阳所留一道先天庚金剑气所伤,道心触动,决意闭入死关。秦拂宗自家对修成纯阳并非那般热心,一心只想光大清虚道宗,势压正邪各派,拂意道人一去,门中便少了一位长老坐镇。

    他双目精光闪烁:“先天血神已出,郭纯阳还未动手,无论魔教今日打算是覆灭太玄,还是试探郭纯阳的深浅,定必还会有玄阴级数的老祖出手,我只暗中旁观,郭纯阳这厮深藏不露,今日却是不得不露了!”

    六道血色长柱久攻不下,被诛魔神光抵挡在外。先天血神似有怒意,血柱中六大分身齐齐向前一步,跨将出来。六大分身齐使神通,一具分身双手一搓,无数血魄神雷狂轰滥炸,又有一具分身唤来一柄化血魔刀,刀光乱闪,刀气纵横,噼在诛魔神光壁上。又有一具分身双手挥动一条血影长鞭,矫矢飞舞。又有一具分身十指发出血色光华,如枪如剑,直刺横斩。

    六大血神分身,各有无穷招法,这一出手,再加六道血河分支冲刷,诛魔宝鉴立呈不支之态。沈朝阳最是嫉恶如仇,几次要杀将出去,见血神魔功滔天,气焰熊熊,惟庸道人一味被压制,反击不能,虽知自家也不过是给人送菜,却忍不住要出手相助。

    郭纯阳目光在他面上一扫,微笑道:“沈师侄稍安勿躁,惟庸师兄还有法力未出呢!”话音未落,只听惟庸老道一声长笑,“血神道友,你有六大分身,当老道无有么?”背后神光一闪,一道人影跨出,接连又有两人走出,一共三位分身,生的与惟庸老道一模一样,形容苍老,气息却渊深难测。

    一尊分身冷哼一声,双手一扬,有无穷剑光飞出,凌空一绕,将血魄神雷尽数绞散,第二尊分身手发灭魔神光,光华照处,化血魔刀刀气如白雪向阳,消融无踪。第三尊分身两手空空,却施展一路掌法,道道掌印飞出,拍、拂、架,种种精妙手法施展之下,血色长鞭与十道血色光华尽皆无功。

    惟庸老道三尊分身一出,登时又扳回劣势,成了僵持之举。这三尊分身一尊是脱劫级数,另两尊则为待诏之境,法力雄浑,绝非仓促之间凝聚,而是辛苦修炼了许多时候。

    秦拂宗本是手捻须髯,三尊分身一出,心潮澎湃之下,险些拽断一根胡须。陆长风不料惟庸老道居然机变百出,又弄出三尊化身,他见识不成,望向金光老祖。金光老祖嘿嘿冷笑:“太玄真是宝物众多。以常理看,惟庸小子炼就纯阳,祭炼诛魔宝鉴,绝无余力再修炼三尊分身,除非有一件能积聚天地元气的异宝,又或是有广纳百川法力之道诀,太玄剑派剑术虽强,走得却是唯精唯纯的路子,气脉比不过清虚道宗正宗练气之法,唯有聚气之宝方能有此效果!”

    段克邪双手拢在袖中,面上一无表情,也瞧不出内心如何想法。沈朝阳十分兴奋,惟庸道人三尊分身一出,挽回颓势,尤其其中一尊分身施展一路剑术,剑气千幻,竟是毕生未见之精妙,与自家所学一一印证,顿觉奥妙无穷,不由沉浸其中。

    程素衣一双妙目亦是紧盯二人争斗,玄女宫所传法门以修炼两大先天真水为主,其余如剑术、刀法、神通等等,皆从两道根本道诀之中衍生出来,只要修成先天真水,便可将种种法门信手拈来。惟庸与血神乃是真仙级数,这一出手放对,可说千载难逢之极,神通碰撞,刀剑往来,俱是想象不出的精彩,即便不涉及根本道诀修炼之法,却亦给她无穷收获。

    张亦如立身乃师身旁,他早得郭纯阳恩准,拜入叶向天门下,不必参加门中大比之试,原来在宫外充当迎客童子,血幽道人来犯,便躲入太象宫。见先是薛蟒出手,九大旱魃分身凶悍绝伦,又冒出一位先天血神,六大分身各逞神通,凌厉迫人,一颗小心脏砰砰乱跳,偷眼观瞧师傅,却见他双目紧闭,面上绝无半分惊惶之意,显得智珠在握。再看师祖郭纯阳,那位掌教至尊依旧笑眯眯的,似乎全当眼前魔道一干高手为无物。心下不由安定许多。(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