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六七 神通对撞 血幽遭殃
    太象宫中,众人见楞伽寺普济神僧忽然现身出手,俱是一惊。佛门与玄门素来井水不犯河水,甚至两家为了正统之争,着实争斗了数场。楞伽寺号为中土佛门正宗,佛法精微奥妙,竟能派出长老高手,携带一件法宝,前来助拳,足见郭纯阳面子之大。

    段克邪见了普济现身,心头暗想:“果然如此,郭纯阳果然与楞伽寺勾结,不然那一门凝聚金身的秘法又是从而何来?只是郭纯阳能请动普济出手,想必花费的代价不少!”

    百炼道人瞧也不瞧普济与薛蟒九大分身激战,衣袖一抖,昂然入了正殿。众人尽皆躬身施礼,连段克邪亦不例外。一如纯阳,生命本质便不相同,有了长生之姿,再非凡俗,是以众人施礼,表达对大道、对长生境界之尊崇。百炼道人一一还礼,于郭纯阳下首落座,闭目不语,专心运转法力。

    百炼道人舍去问鼎大道的机会,换来一身纯阳法力,挽太玄于将倾,可谓功德无量。郭纯阳亦自起身施礼,金光老祖罕见的不曾臭嘴挖苦,点了点头,说道:“这等心性,方才算的修道之辈!”

    太象宫外,周天之上,流火烁光,魔道神通与佛门灵光激战不休。血幽子躲在孤峰之中,面泛苦笑,万不曾料到郭纯阳居然如此不要面皮,暗中与楞伽寺勾结。玄门与佛门素无好感,玄门各派代也从未与佛门交好。郭纯阳能到手楞伽寺秘传证就金身的取巧法门,又请动普济神僧亲自出手,想必所花代价不小。

    今日血河宗出头,纠集天尸教、噬魂道几位老祖长老,来寻太玄派的晦气,也未奢望一战而下,将太玄剑派满门诛绝,总要让郭纯阳手忙脚乱,大丢面子,出一口恶心,坏了他山门重光的大喜氛围。谁知郭纯阳还未出面,惟庸道人也未出手,只一个百炼道人忽然成就纯阳,便将他们计划全数打乱,尤其楞伽寺居然也来掺和一脚,更是平添变数。

    好在自家掌教至尊尚未出手,那位掌教神秘之极,一身血河法力通天彻地,当年血痕道人在世之时,行踪不显。待到血河宗式微之极,忽然横空出世,以通天手段,整合血河残部,血幽子便是那时投靠了过去,得赐了一件聚血魔旗。这件法宝虽本源损伤,威能依旧不可小觑,血幽道人区区两百年便修成脱劫级数的法力,得益此宝良多。

    血幽子想了一想,孤峰被百炼道人两番剑气摧折,山体已破裂大半,余下只要有庚金神剑那等飞剑法宝一击,就要灰飞烟灭,自也不必再去太玄峰送死,法力一转,驾驭孤峰原路返回,来时风光浩荡,意气勃发,去时却悄无声息,凄惨之极。

    一团金光,九道黑气,盘旋往复,纠缠不已。一位佛门真如,一位魔教玄行相若,神通不同,却杀了个旗鼓相当,难解难分。薛蟒耗费无穷苦功,捉来九具旱魃炼化,各有不同道法。一具旱魃分身扬手便是无穷太阴神雷,轰然炸裂,散发无穷尸气,又被化尸神光吸入,依旧凝炼为太阴神雷,如此循环往复。

    又有一具旱魃分身,双手一抹,现出一柄骨白色长剑,其薄如纸,略一舞动,便是尸气纵横,又有条条黑眚之气飘舞,剑术之凶毒狠辣,竟不在百炼道人之下!这套剑术正是天尸教唯一秘传的剑道神通黑眚阴煞剑,当日恶尸道人便是以此作饵,诱使封寒投入天尸教门下。

    薛蟒修成玄阴元神,早可化身万千,九大旱魃分身皆有其灵神坐镇掌控,才能如臂使指,随心如意。这套剑法使开,如水银泻地,尤其剑气中道道尸气、煞气,竟然不怕佛光真火炼化,反有侵蚀之意。

    普济神僧亦是手段频出,脑后十八道佛光略一擎动,便是一道神通发出。大旃檀功德佛光、降龙木、金刚神掌、般若神掌、阿笈罗刀法、斩无剑、欲界净火,种种佛门神通信手拈来,佛光普照,宝焰煊天,佛火魔光争持不下。一正一邪、一佛一魔,走马观花一般,斗了个不亦乐乎。

    深谷之中,方有德瞧瞧凑到凌冲身旁,仰头望着天上大战,嘴巴如同缺水的鱼儿,翕合不已,喃喃自语道:“老子只道佛门成日念经参禅,太过憋闷,谁知修成的神通居然如此厉害,连经年老魔也奈何不得!”想起自家也修成了两道小神通,再瞧瞧普济老僧运使佛法的神威,不由更是气闷。

    凌冲看他一眼,揶揄他道:“方兄可是后悔跑来太玄山了?若是此时退出还为时不晚,你只要苦苦恳求那普济神僧,向来拜入楞伽寺当是无碍的。”方有德一拍脑袋,佯怒道:“你把俺老方看成甚么人了?再不济抚养俺长大的乃是金刚寺的和尚,俺投靠金刚寺也不会拜入楞伽寺!”

    凌冲见他如此骨气,登时刮目相看。谁知方有德接着低声嘀咕:“我逃出寺前曾经吹牛,非要学成剑术,御剑回去,若是连太玄山门都入不了,灰熘熘的怎么好见以前的师兄弟!”

    凌冲摇头失笑。陈紫宗师兄弟四个一起驾驭剑光,将众弟子围在其中,薛蟒与普及老僧苦斗,血幽子驾驭孤峰逃走,太玄剑派看似危机已除,但师兄弟四人皆知,定必还有玄阴级数的魔道老祖窥伺一旁,大长老惟庸道人与掌教至尊尚未出手,想来便是防备这些变数,因此丝毫不敢大意,依旧全力运使剑光,结为一圈光虹。

    血幽子驾驭了孤峰便逃,普济老僧百忙之中,一道佛光落地,化为一只通天神掌,有亩许大小,一掌拍下,正是一百零八小神通中的金刚神掌!对付孤峰这等山石之物,便是要以力破硬,金刚神掌号称摧服一切有为之法,一掌印下,隐闻雷音。

    孤峰本就被百炼道人的玄机剑气切割的千疮百孔,又吃一记金刚神掌,峰体承受不住,自中间断成两截,峰顶一截唿啸落入凡尘,掀起好大一场波澜。幸好普济与薛蟒一战,动静太大,无数生灵早已望风而逃,这一截断峰才未造成甚么大的伤亡。

    金刚神掌轻轻一抖,又是一掌击来。血幽道人大惊之下,急忙化身血光,自下半截孤峰中挣扎而出,飞也似往远处飞遁。金刚神掌一掌捺下,如天神挥拳,径将剩下半截孤峰也拍进大地之中,尘土飞扬,碎石飞溅。血幽子施展血影神遁,一口气飞出数百里,不敢回头。

    忽然虚空震动,一口金色戒刀陡然杀出,刀芒一闪,已将血幽所化血影斩为两段,便听血幽道人长声惨叫不绝,两段血影也不汇合,分头向两段逃窜。那口金色戒刀正是普济神僧一道小神通所化的阿笈罗神刀,见状也不犹豫,认定一道血影兜头便追。

    太象宫中,陆长风望着紧闭双目的百炼道人,默然不语。百炼道人初入纯阳,连使两次玄机剑气,体内纯阳真气定已净绝,此刻正自运功恢复,修成纯阳之辈,无论元神肉身,自身便可沟通九天仙阙,汲取其中纯阳仙气,补益自身,再不必吐纳世间灵气。

    段克邪却巴巴望着极天之中那一座雄伟仙门,微微咬牙。那仙门数百年方得再现,本是接引百炼道人,谁知百炼道人竟是丝毫不曾心动,看也不看一眼,回归本门。段克邪成就纯阳还要早上百年,却也不曾有仙门现世接引,见自家梦寐以求之良机,却被人弃如敝履,心下难免有几分嫉恨之意。

    只是那仙门其性特意,只渡有缘,若非是接引之人,只消稍稍靠近,立刻有纯阳神雷,九天神光震发,将之斩出。修道界中亦不乏有绝世狠人之辈,修成无边法力,意图强行破入仙门,瞧瞧其后的仙家世界,却毫无例外,尽皆被无情斩杀,连尸身也未留下。

    段克邪亦是修成纯阳元神,却也不会脑子反抽,大喊大叫甚么逆天而行,非要凭自家神通,强行打入仙门。那么做只会死的极惨,还要沦为笑柄,千年不得翻身。那道仙门许是见百炼道人丝毫无有上前的意思,等待良久,终于缓缓消散,来时震动四方,去时却杳无痕迹。

    段克邪只瞧得眼眶都要裂开,却也毫无办法,只能任由仙门隐踪无形,只余一声叹息而已。金光老祖却是丝毫无有羡慕之意,他身为法宝,元灵存世上千年,祭炼他的第一代主人便曾飞升仙界,得享无边清净。因此知晓许多秘闻,那九天仙阙绝非想象中的清净仙,亦有战阵杀伐,无边杀机。

    尤其他一件法宝,只相当于一位纯阳境修士,在凡间可作威作福,在仙界却是走卒一般,稍不注意,便会给人捉去炼化,做一辈子牛马。他第一代主人将金光老祖留在凡间,而非携带了去仙界,除了用金光老祖镇压少阳剑派气运之外,亦有这一方面之考量。

    太象宫中,郭纯阳双目低垂,忽然一声轻笑,说道:“来了!”众人正不明所以之时,陡觉地脉震动,这一次比之前血幽子驾驭孤峰而来,更加显见,且震动之源就在这座太玄峰地下不知几许深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