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六一 吾今破纯阳!(求推荐)
    血幽道人化为一缕血光,附在孤峰之上,大行神君魔相亦自紧紧跟随。孤峰飞行之间,搅动漫天云气,罡风卷流,声势猛恶到了极点!太玄峰上太象宫中,正道诸派长老高第济济一堂,庚金道人与金光老祖恶狠狠的大眼瞪小眼,互相运气。木千山与陆长风各怀鬼胎,段克邪老神在在。沈朝阳与程素衣略聊了几句,又去寻叶向天探讨剑术。

    太象宫蓦地一阵晃动,太玄峰通体为天外石菁,百炼之下,几乎无有杂质,重如太古山岳,能令它这般摇动,直是不可思议。郭纯阳双目微启,吩咐道:“向天,出去瞧瞧,为何地脉不稳。”

    叶向天领命而去,出了太象宫,遥见万里之外,黑气折腾,识得是地气泄露,又有一线火光遥入云天,直向此处疾飞而来,知道不是好路数,忙即回宫禀道:“师尊,正南方向有地脉阴煞泄露,有妖人来犯!”

    郭纯阳双目圆睁,却也比常人小上一圈,目光穿破虚空,冷笑道:“原来如此,此是魔道天魔解体,将一座孤峰祭炼,一击之威,堪比法宝。那峰上血光缭绕,当有血河宗余孽主持!”

    贺百川惊道:“掌教师弟,该当如何?”今日乃是太玄剑派重光大典,妖邪来犯早在料中,这一场争斗必须要太玄剑派以自家之力击退妖魔,方现太玄威名,若是劳烦在场如金光老祖、段克邪之辈出手,纵使将妖魔斩杀,传到外面,也要说太玄剑派不堪一击,还要靠着旁门高手,方能镇压场面。

    段克邪面含哂笑,倒要瞧瞧郭纯阳究竟如何应对。太玄剑派郭纯阳一辈中,唯有一位纯阳老祖,便是惟庸道人。今日全未现身,想必便是躲在何处,准备出手,若是惟庸道人出手,魔教亦必有玄阴老祖动手,拼的便是谁这边纯阳、玄阴境界老祖更多,自然便更占优势。

    惟庸之外,还有一柄先天庚金神剑堪比一位纯阳老祖。只是法宝灵识虽开,还要有修士运使,方能发挥十二成威力。在场之人唯有郭纯阳与百炼道人想来有这等超凡剑术,能够将庚金神剑威力尽数发挥。他二人中的一个加上庚金神剑,勉强算的一位纯阳老祖,如此一来太玄派明面上高手尽出,若是魔教中再有老祖出手,要么就此太玄败北,要么便会被逼出隐藏的底蕴。

    不但魔教七宗,连玄门五派对郭纯阳这位掌教至尊亦是十分好奇忌惮,七玄剑派与少阳剑派同属练剑宗门,更视太玄剑派为敌手,三方两百年来,明里暗处,不知交手多次,也不曾逼得郭纯阳底牌尽出。反倒被他展露无穷手段,迫的狼狈不堪。郑闻遣他今日前来,一是护送秋少鸣入关大比,二便是就近瞧瞧郭纯阳究竟有何诡异之处。

    程素衣面纱轻动,玄女宫孤悬北海,历代高手少来中原走动,但最近数百年来,玄魔两道暗流涌动,又恰逢九百年大劫将临。无论正邪俱都着手准备后路,要么挺身入劫,要么紧闭山门,求一个清净。太玄剑派选在此时重光,不问而知行的乃是挺身入劫,杀出一片天地的路子。

    程素衣之师玄女宫宫主姬冰花如今尚举棋不定,得了高玉莲自癞仙金船中取来之宝,又命程素衣前来中土,暗中察访,打探玄魔两教动静,方始决定下一步动作。这位玄女宫大师姐妙目轻眨,仔细观瞧郭纯阳这位太玄掌教究竟如何退敌。

    沈朝阳为人急公好义,最是嫉恶如仇,叫道:“郭掌教不必忧虑,沈某忝为正一道掌门弟子,毕生所学便是除魔卫道,修积功德,当此妖魔来犯,义不容辞!”郭纯阳笑道:“沈师侄好意老道心领,此事自有我太玄剑派一力担下,诸位前辈道友请暂作旁观,若是我太玄门不行,再施援手不迟。”

    陆长风目光闪动,抚掌笑道:“郭掌教乃是前辈高人,既如此说,依陆某瞧来,诸位前辈不若先作旁观,再定行止。”沈朝阳望了他一眼,最是瞧不起这等搬弄是非的小人,鼻孔中哼了一声,说道:“无耻小人!”他确欲出去斩妖除魔,只是一来自家势单力薄,二来连太玄掌教都如此说,总不好越俎代庖,只得强自按捺。

    陆长风面泛怒色,冷笑道:“沈朝阳!莫要仗着你是正一道掌教首徒,便瞧不起别人,有本事的,你我单打独斗一场,看看究竟是你正一道的剑符之道强横,还是我少阳剑派剑术精妙!”

    论修为陆长风是元婴境界,修成法身,沈朝阳却只是金丹,道行差了一大境界,沈朝阳却怡然不惧,喝道:“正道之中,还有你这等货色,你往日所作所为,沈某以有所耳闻,瞧在少阳剑派也算玄门正传,不曾寻你,谁知你今日却撞在沈某手上,来来来,便是你修成法身,沈某又有何惧?让你尝一尝剑符金丹的厉害!”

    两人大殿之上险些翻脸动手,金光老祖唯恐天下不乱,笑嘻嘻的瞧热闹。程素衣却秀眉微蹙,对沈朝阳道:“沈道友不可造次,今日乃是太玄重光大喜之日,适逢妖邪来犯,我等正道弟子不可先乱了阵脚,没得让人笑话!”

    沈朝阳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去瞧陆长风。陆长风亦是气哼哼的,也不敢先行出手。他自家虽然恶迹不显,门下却有几个不成器的弟子,整日胡作非为,只是他生性护短,不肯加以惩戒,任由几个不肖弟子胡闹,搅得少阳剑派之中乌烟瘴气,连带在外门之中声名也臭了。

    沈朝阳乃是嫉恶如仇的性子,听闻此事,几次欲上少阳剑派寻他,却为俗事羁绊,不可分身。今日在太象宫中见了他,本就压了一腔怒火,谁知陆长风不安好心,沈朝阳更是怒不可遏,方有此一说。

    郭纯阳自玉台长身而起,忽然向一旁百炼道人郑重施礼,沉声道:“为太玄山门安危计,委屈百炼师兄了!”百炼道人面上无喜无悲,亦轻轻起身,躬身还礼,说道:“百炼深受本门、先师教诲栽培之恩,虽万死不足以报其一,此事全出自愿,掌教至尊不必挂怀!”大步而去。

    在场众人俱都莫名其妙,想不明白此时郭纯阳一不命大长老惟庸道人出手,二不曾施展先天庚金神剑,却只让百炼一个脱劫级数的长老出手,委实有些诡异。唯有段克邪毕竟乃是纯阳老祖,心念电转,忽然想到一个最不可能的可能,不由面色微沉。

    百炼道人大袖御风,飘然来至殿前,昂首向天,双目之中有无穷灵光缠绕,忽然开口喝道:“百炼真气罡,丹田立中央,一点灵机至,吾今破纯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