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四零 化尸神光!
    照魔镜光华乱闪,众人次第自镜下穿过。此次三关大比,太玄剑派曾有明言,只要身家清白,并非别派弟子,修为在胎动境之下,皆可前来。那照魔镜除却能分别魔门细作魔教功法之外,还可判断弟子修为如何,修炼的那一派法门。九国选派的弟子大多修炼了不同道法,有些还是太玄剑派历年有意散播出去。

    这些道法大多不甚高明,适合凡人修炼,却能挑选出资质最好,最合修炼太玄剑诀道法的一批人种。太玄剑派孤悬极西之地两百年,封山闭锁,不与世间往来,靠的便是这九国所出的弟子,维系香火不断。只是道诀传入九国,被王室大臣高官显贵得到垄断,不肯传与百姓。普通百姓欲要修道,唯有立过大功,又或是被王室显贵看中,收为奴仆,方能得赐一篇半页,所学亦不甚精妙完整。此事太玄剑派却也知晓,却觉无甚必要去管。

    魔教中人似乎也知太玄剑派必有法子验证弟子是否修炼魔道功法,不好安插细作,因此并未在此处大做文章。照魔镜精光之下,只又一人被查出身有魔道修为,赵乘风二话不说,亦是一剑斩之。玄魔两道,相争相斗,绝无妥协之时,必欲对方斩尽杀绝,方才快意。

    方有德拉了凌冲远远站着,指指点点,点评那些后来之辈。只见李元庆大步而来,在照魔镜下站定,周身黄芒隐现,待赵乘风宣布过关之后,方才昂然走出,瞟了凤兮一眼。

    方有德笑道:老弟,你瞧那小子身着华贵,身有黄芒,必是修炼了土行功法,嘿嘿,他可倒了霉了。我听闻剑术之道,贵乎轻灵翔动,土行真气厚重有余,机变不足,他若是修行剑诀,只怕事倍功半。凌冲听他说的煞有介事,心道:我虽知剑术之道,贵乎轻灵翔动,却也知五行真气皆可入剑,并非土行真气便练不得剑诀,这位有德兄怕是有失偏颇了。

    便在此时,凤兮郡主亦自立于照魔镜之下,精光洒下,身上蓦地腾起一道红光,回转不定,更化为一只鸾凤,绕身三匝,意态睥睨,高傲非常。赵乘风轻轻一拍手,笑道:好真气化形,乃是上佳的修道种子任青亦自面含微笑,说道:此子修炼的乃是天凰焚焰法,必是羽凤国之人。难得小小年岁,便有如此修为,果然不错

    这一道天凰焚焰法正是自百炼道人所修的玄机百炼元命剑匣的法门中演化而来,玄机剑匣号称炼化万物,其中真火自生,无论何等法器何等修为人物,只要罩入其中,一时三刻便被炼化成为灰烬,威力无穷。

    凤兮小小年纪,居然能将这道法诀修炼到真气化形的地步,只怕离脱胎经大圆满已然不远,稍加调教,便可凝聚玄机本命剑匣。任青亦是修炼这一门法诀,见猎心喜,已然动了收徒之念。

    赵乘风瞧他一眼,笑道:任师兄放心,那小妮子于火行法术颇有天分,若是狄谦师弟在此,定会与你争个面红耳赤。我这一脉不是非她不可,便让与你罢只是稍后再有好的种子,你却不许与我抢了。

    此次入门大比,他们这些执意弟子早已得了师傅授意,留心资质上佳的弟子,收归门下,壮大自家一脉。凌冲的资质自不必说,但被掌教捷足先登,谁也不敢多言,唯有将主意打在其他弟子身上。任青微笑道:如此,多谢师弟了

    二人定睛望去,凤兮郡主通过照魔镜,在李元庆身上狠狠剜了一眼,转过头去,不由皆是皱眉。赵乘风道:夏国与羽凤国乃是世仇,若是这二人皆入门中,不免有所冲突。任青道:有门规所限,量他二人不敢做甚么出格之事,只是日后下山行道,却也难说。我等只静观其变罢。

    转眼之间,九国选送的七十二人尽皆通过照魔镜,并无一人修炼魔道功法。众人送了一口大气,寻那相识交好之辈,嬉笑谈说,仿佛已是拜入太玄,得偿所愿一般。赵乘风哼了一声,任青捅他一下,低声道:师弟你看赵乘风极目望去,却见那白衣人缓步而来,终于踱到照魔镜之下。

    精光流转,垂落下来。那白衣人周遭忽有雪花洒落,无穷寒气迸发,将精光抵住,不得落下。如此僵持了盏茶功夫,精光一转,又自收回,安然无事。众人中不知是谁发出大声鼓噪,赵乘风亦觉意外,那白衣人所发寒气绝非寻常功法所能修炼的出,据他所知,要么是玄女宫一脉的玄冥真水法门,要么便是魔道之中天尸教镇教法门,化尸神光

    玄冥真水冰封万物,气寒彻骨,乃是先天奇物。但这道法门历来只在玄女宫中传承,传女不传男,那白衣人分明是个男子,绝不可能是玄女宫传人。至于化尸神光,乃是魔教至高法诀之一,天尸教镇教法门。此神光一出,灭绝生气,掠夺生魂,残暴酷烈,狠毒无比。传闻现任天尸教教主数百年前曾施展这一法门,将一个玄门小派,自上到下,数百口修士,尽数化为枯骨,生气散尽。

    要知那小派虽无纯阳老祖坐镇,却也有数位脱劫乃至待诏之境的宗师镇压,结果天尸教教主出手,连反抗也无,就此除名,道统断绝。那一战之后,天尸教教主凶威盖世,化尸神光臭名远播。

    若是那白衣人修炼化尸神光,有此异象也不足为奇。但照魔镜却无丝毫波动,显然白衣人所修功法纵非玄门正宗,也绝非是甚么魔教的法门。任青笑道:天下之道,也并非我正道六宗有种种精妙法门,便连佛门之中亦有无上妙法,何况其他。此人既未修炼魔教功法,且由他去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