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三七 克邪纯阳 金光发难
    云阙金门大开,秦拂宗缓步而出,降落玉台,身后四位清秀道童,捧剑提炉,侍候一旁。 .更新最快他见了周其道人稽首一礼道:清虚道宗秦拂宗,奉掌教老祖之命,前来观礼,特贺贵派重光盛事他所言掌教老祖,自然是绝尘道人。如今清虚道宗一干俗务皆交由拂真道人掌管,但绝尘老道并未传位与他,还挂着掌教之衔。

    周其道人笑道:秦道友远来辛苦,贫道有礼了请往正殿叙话秦拂宗也不多言,昂然而去。那一座云阙飞宫便悬停极天之上,任由各派人士散修指指点点。周其道人仰头望望那座云阙,暗啐一声:这厮当真不是东西,拿这么个破宫来抢风头,不当人子

    玄门六宗之中,已有清虚道宗玄女宫少阳剑派遣人来贺,尚有神木岛与七玄剑派之人未至。神木岛倒也罢了,周其如今最怕见着七玄剑派之人,原本说得妥妥,七玄剑派大长老的一位玄孙后人拜郭纯阳为师,修习太玄派最上乘剑诀,以厚礼相赠。谁知半路杀出个凌冲,郭纯阳一时高兴,亲口允诺收徒,以他掌教身份,收一位弟子已是天大之事,绝不可能再收一个。

    周其思及七玄剑派那位大长老的霸道之处,忍不住心底寒气直冒,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分说。却闻剑气轰鸣之声自天外而来,如春雨润物,细而薄音,一道细密剑光,色分五彩,绚烂非常,先是落入鹰嘴峰下,略停一停,便又直上云霄,落在太玄峰顶。

    周其心头凛然,这道剑光正是以七玄剑派最著名的一道无形剑诀练成。这道剑诀发动之时隐现无形,音声无相,最是难挡难防。方才剑鸣五彩,还是御剑之人有意放出一点动静,好令他知晓,若是针锋相对,斗起剑来,绝不会有这般破绽,待周其察觉,无形剑光早已将他身首两断了。

    无形剑诀威力极大,乃是一等一的传承,七玄剑派之中修炼这道法门之辈甚多,历代亦不乏以此成就长生者。这道剑光气势恢宏,来人定必是长老之流。待剑光敛去,周其道人瞧见其人尊容,心头登时咯噔一声,暗叫:怎么是他

    那人道士装扮,顾盼自威,气度沉凝。周其道人当然识得,乃是七玄剑派大长老郑闻首徒段克邪,亦是一位纯阳老祖郑闻段克邪二人,师徒双纯阳,当年亦是传为佳话。只是纯阳老祖轻易不会走动,平日只在门中修行,镇压门户。段克邪来此,周其道人着实未曾料到,急忙上前见礼,笑道:段师兄法驾亲临,敝派不胜之喜请往内殿叙话

    段克邪看他一眼,也自微笑道:今日奉了家师之命,护送郑玄枢那小东西前来贵派,方才我已将他放在鹰嘴峰下,闯那入门三关。请周师弟引路,我要拜见郭师兄。段克邪与周其郭纯阳乃是一辈,又是纯阳老祖的身份,自是非同小可。周其只能亲自引路,太象宫前许多散修见竟是七玄剑派纯阳老祖亲临,俱都惊诧非常,不敢出声,一时落针可闻。

    周其引领段克邪入了正殿,但见郭纯阳依旧高坐法台,却换过一身掌教法袍,上绣周天星辰龙虎异兽,又有水火风雷诸般天象,着实气吞山河,法相庄严,浑不似前几日凌冲所见矮小平凡的模样。

    今日乃是太玄山门重光大典,郭纯阳身为掌教,自是不敢怠慢,将自身法相现了,一条清气粗有一抱,横亘虚空,清气之中剑音清鸣,似含无穷玄妙。这尊法相载于太玄一清经,郭纯阳已有两百年不曾出手,究竟有何玄机,连百炼道人几位长老亦不知晓。

    大殿之上,诸位来贺的散修真人次第落座,共有数十位。殿中站立二人,正是金光老祖与陆长风,只听金光老祖粗哑嗓子大声叫道:郭纯阳你那徒弟忒也不是东西,居然就敢断了杨天琪那小子的道途。本来那小子资质不成,脱去天劫都还勉强,杨逊也不甚看重,但如此一来,岂不是狠狠打了我少阳剑派一个耳光杨逊也不能装聋作哑,总要做做样子,请了老祖我出山,你太玄剑派总要给老祖一个交代才是

    陆长风面色阴沉,不言不语,他是小辈,修为又不成,本无发话的余地。杨逊派了他来,还要靠金光老祖这个腌泼才,胡搅蛮缠,倒要瞧瞧郭纯阳如何应对。杨天琪身受重伤,被拂意老道送回少阳剑派,杨逊见了自然大怒,问清缘由。拂意道人将自家与上官云珠摘的干干净净,其余之事倒是不曾隐瞒。

    杨逊知道自家儿子贪图那一方万载温玉,结果用计不成,反被叶向天所伤,还断了大道之途。于共,那一方万载温玉着实为旷世之宝,不可不夺。于私,自家儿子被伤成这样,做老子的若是不出头,少阳剑派便要沦为天下笑柄。

    杨逊谢过拂意老道,亲送他与上官云珠回山,立时召集门中长老商讨此事。杨天琪之师乃是杨逊师兄,亦是少阳长老,沉吟道:那万载玉匣不可不取,若能到手,不出百年,便可培养出数位元婴弟子,脱去天劫也不在话下。再者天琪为叶向天所毁,须得讨个公道

    诸位长老吵吵嚷嚷,最后定下方略,派陆长风携了烈火金光剑去,试探郭纯阳的反应,料他当着天下群雄之面,又是本门重光之时,总须要些脸面,那时再来讨价还价。杨天琪虽断了一条胳膊,世上尽有灵药救治,还能复原如初,如神木岛先天乙木精气之流,更是上上之选。

    修道之士,修成元婴之前,法体万万损伤不得,但世事难料,难免意外,便有天才之士创出种种灵药炼制之法,固体修骨,逆转先天。以少阳剑派的势力人脉,求来这等灵药并不费事,最多花费些代价。杨逊毫不在意杨天琪之伤,反可趁此良机,大大敲上太玄剑派一笔,何乐而不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