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三三 重光大典
    叶向天伸手一抹,寒铁剑消失不见,点头道:本门弟子入门,只需修为到了,自有座师赐下飞剑之物,或是炼剑的宝材,自行锻冶。 .更新最快这柄寒铁剑为兄便收回了,恰好上次斩破八门锁神阵,得了些寒铁,一并熔炼了,给你亦如师侄锻造一柄飞剑。

    张亦如天资亦是绝顶,不然也不会得叶向天青眼,传授先天庚金剑诀,千年寒铁本是铸炼飞剑最佳材料之一,虽比不得先天之物,却也十分难得,更与庚金剑诀契合,大增剑招威力。凌冲既拜了郭纯阳为师,必不会缺少炼剑的宝材,叶向天也不矫情,将寒铁剑收回。

    还玉见了那柄寒铁剑,不由双目放光,他虽在郭纯阳面前听调,到底不过是个小小道童,并无资格祭炼法器,一穷二白,见凌冲比自家大不了几岁,居然能直入祖师门下,道途无量,不由十分艳羡。

    叶向天当先迈步,凌冲紧随其后。太象五元宫中禁制重重,危机处处,稍不留神便是粉身碎骨之祸,也唯有叶向天这等识途老马方能如履平地。二人三转两转,出了太象宫。叶向天将臂一摇,剑光起处,已裹定凌冲,直下太玄山

    这座太玄山乃是郭纯阳带领四位师兄长老,采取天外陨石菁英祭炼,并非天成。传说太玄山地下幽深之处,便是当年血河宗总坛的所在。太玄剑派封山百年,五大长老门下弟子寥寥,再传弟子亦不过数十人,这些人有的不合修行路数,勉强修成金丹,便再无存进,只能生等老死。修道门户若要发扬光大,必要收纳资质超群的弟子,加以培养,太玄剑派若是再封山百年,也不必魔教来攻,自家弟子皆要老死精光,因此郭纯阳才决定再开山门,广收弟子。

    太玄山以南,草木丰茂,乃是一片极大的林地,足有万亩方圆,轻灵青元之气无尽。一条大河自太玄山下发源,蜿蜒流动,将这一片广袤之林分割为二。太玄山之旁,亦有许多山峦,层峰叠翠,高有千百丈,各有一番秀姿风韵,只是皆无太玄本山那般气吞乾坤之气。

    此次太玄山门重光,便将入门三关选在太玄山以北一座鹰嘴峰之中。此峰峰顶形似鹰喙,山体若巨象蹲伏,十分雄阔。叶向天一道剑光闪烁,已落在鹰嘴峰脚下。凌冲非是初次御剑凌空,也无甚么不适,只是心头纳罕:数次见叶师兄出手,皆是凝气成剑,也不知他究竟有无炼就一柄飞剑法器此事涉及修道人的隐秘,他也不好多问。

    叶向天望着那鹰嘴峰,说道:师弟,往前不远便是入门三关的所在。四位长老师伯皆派出弟子镇守,乃是你的师兄,务要持礼恭谨,不可怠慢。为兄只在太象宫中等候佳音。凌冲点头,叶向天依旧化剑光而走。

    凌冲信步而前,正值艳阳喷薄,辰牌时分。面前不远耳听人声鼎沸,黑压压居然不下数百人,挤在一处。便如世俗赶考一般,俱都伸长了脖子等待。凌冲暗暗失笑,见那些人穿着各已,有的乃是中土装扮,头戴纶巾,一副风流模样,周围还有家丁老妈子伺候。有的却是面色彪悍,手脚粗大,更有的赤着双足,头缠白巾,一望便知是西域蛮荒人士。

    太玄重光法,非同小可。郭纯阳派弟子四散请帖,广邀正道各派前来观礼。七日之前,便陆续有正道门户派遣使者而来,凌冲这几日待在偏殿,并无所知。如玄门其余五派平日貌合神离,今日也各遣门中长老,前来恭贺。那等人物自是留在太象宫中款待,鹰嘴峰下之辈,皆是要争夺太玄剑派入门资格,还不放在各派长老眼中。

    鹰嘴峰下,高搭法台,法台之上结一芦棚,自有两位相对端坐,身旁各有三数人侍立。此二人皆服玄色道袍,簪别道髻,各自拿眼去望法台之下芸芸个人。其中一个白面道人冷笑一声,说道:我太玄剑派乃是剑道正宗,非是甚么阿猫阿狗皆能入门的,任师兄,你看看,居然还有域外蛮族来此,若非今日山门重光,不得见那血腥,我早将他们一并打杀了

    另一中年道人咳嗽一声,缓缓道:赵师弟不可如此,今日重开山门,甄选弟子,乃是掌教师叔定下的规矩,由陈紫宗大师兄一力主持,你我只司掌其职便是。先前那白面道人唤作赵乘风,乃是周其道人弟子。中年道人名唤任青,乃是百炼道人弟子。太玄剑派嫡传弟子皆服道装,但姓名依旧沿袭俗家,少有改换道号的。

    赵乘风眼角忽见凌冲身披玄色道袍,迤逦而来,目光一凝,冷笑道:任师兄,你我的祖宗来了任青循他目光一望,颔首道:此必是掌教师叔新收的弟子凌冲,与你我一同班辈,且随我下去迎接。

    赵乘风动也不动,说道:师兄谬矣那位凌师弟寻回本门至宝,立下盖世奇功,又是剑心通灵,这才拜入掌教师叔门下。只是门规难违,掌教至尊才派他往那三关之中走上一遭,只要他能安然度过,不论名次,别人也难说甚么。你我若是下了芦棚迎接,岂非挑明了他的身份若是被人说起太玄剑派徇私相护,岂不冤枉

    赵乘风之师周其道人曾想招揽凌冲入己门下,谁知凌冲机灵,先一步拜了郭纯阳为师,不得已就此作罢。赵乘风听闻此事,心头暗怒,他自小被周其一手养大,视其如父,对郭纯阳把持掌教大位心有不满,掌教之位本该是乃师担当,如今又有凌冲拜师郭纯阳,令周其面上难堪,自然不会对这位小师弟有甚好脸色。

    任青追随百炼道人日久,学得乃师一身端方之气,方正之间又有些迂腐,闻言想了想,说道:也罢,赵师弟所言也不无道理。你我便当他是普通弟子,不必有甚多余举动。

    郭纯阳命陈紫宗一手主持甄选大殿,他与贺百川弟子狄谦在鹰嘴峰峰顶总领其事,命任青与赵乘风在山脚迎候来参与大试的弟子。陈紫宗乃是惟庸道人首徒,亦是叶向天这一辈中入道最早者,又有郭纯阳之命,任青等人自是凛然遵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