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三十 拜师郭纯阳
    郭纯阳冷笑一声,说道:七玄剑派那个甚么狗屁之事,本座从未答允,是那老小子一厢情愿,我太玄剑派行事,何时轮得到一个外人插嘴凌冲这小子嘴甜知机,又是练剑的好材料,更难得认定了本座定能将他调教成为一代剑术宗师,本座若是不允,岂非寒了天下向道后进之心

    凌冲甚是乖觉,闻言立刻叫道:弟子凌冲,叩拜掌教师尊结结实实磕了九个响头。 .更新最快郭纯阳一声长笑,说道:罢了今日收你入门,一切仪轨从简。待三日之后,山门重光,你再与一干新进弟子拜过历代祖师,正式收你入门起来罢

    凌冲谢过恩师,喜滋滋起身,侍立一旁。张亦如心头五味杂陈,原本瞧不起这位便宜师叔,谁知他吉星罩定,先是修炼了太玄守山剑,被叶向天许以二代弟子身份,又走了狗屎运,得了血灵残剑在手,换取了万载温玉玉匣。那玉匣居然还是创派祖师所留至宝,如此一来,身价自然水涨船高。连师祖郭纯阳那般高的眼光,居然也青眼有加,收入门下。

    凌冲误打误撞,拜了郭纯阳为师,还不知这是何等难得之机缘。张亦如却是深知其中之难,郭纯阳自收了叶向天之后,百年之间,再无收徒。他是掌教至尊,新收弟子乃是大事,关乎日后掌教之位的归属。至于郭纯阳所言,在门中受百炼道人等辈掣肘等事,实为玩笑之语。郭纯阳深藏不露,各方掌教只忌惮其一人,未闻忌惮百炼道人等长老者。

    叶向天随郭纯阳修道,还未有资格得传太玄一清经之上法门,只凭一门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便已纵横天下,立足不败。这其间郭纯阳调教之功,可见一斑。凌冲拜入郭纯阳门下,实是比拜入其余几位长老门下,前途来的更加远大。

    郭纯阳收了凌冲,心情甚佳。百炼道人忽道:掌教真人忘了,本门此次重光大典,早已传信天下,凡有志拜师入门者,只需非是魔道中人,皆可自山门而入,只要过了入门三关,便可得传太玄道统。凌冲虽然立下大功,若是不闯过入门三关,只怕外人嘲笑本门徇私舞弊,掌教出尔反尔。

    郭纯阳将眼一瞪,他本是天生一双小眼,便瞪起来也瞧不出多大,微愠道:岂有此理,我郭纯阳收徒弟,难道还要那些老不死的夯货点头不成百炼道人毫不示弱,辩道:依我看来,还要凌冲往那三关之中走上一遭,方能堵住悠悠众口。便是七玄剑派那一位前来问罪,我等亦有话说。

    郭纯阳思索片刻,问凌冲道:凌冲徒儿,你二师伯方才所言,你以为如何凌冲回道:启禀师尊,弟子愿去那入山三关走一遭。若是连那三关都过不得,焉有资格拜在师尊门下

    郭纯阳笑道:好我郭纯阳的徒弟,便该有此担当,你便去那三关之中走上一遭,为师再来传授你上乘剑诀法门。向天,待会你引你师弟来偏殿见我,大考在即,且先传他几手应用法门,不然那三关若真过不去,岂不丢了老道的颜面

    这一次连百炼道人也无话可说。这位掌教大人行事看似随性,但每每极有深意,自接任掌教以来,太玄剑派在其带领之下,愈加兴旺,几位长老亦肯服膺。他收凌冲入门,看似儿戏,必有其打算。只是百炼道人执掌门中戒律,所谓无规矩不方圆,因此百炼道人才不惜屡屡触犯郭纯阳,只求他行事持戒行事,莫要肆意妄为。

    百炼道人暗道:惟庸师兄一心修行,不理外物。周其师弟八面玲珑,却又执见甚深。贺师弟炼器成痴,不能委以重任。唯有老道挺身而出,为掌教师弟查缺补漏,做一个恶人了。掌教师弟虽是高瞻远瞩,手段过人,但必有一失,老道与他一正一奇,再有诸位师兄弟帮衬,方能重振我太玄山门

    周其道人亦是苦笑连连,郭纯阳话已出口,便不可更改,七玄剑派之事怕是又要横生枝节了。原来太玄剑派此次再开山门,广纳弟子,七玄剑派大长老便托人说项,欲命自家一位后人拜入郭纯阳门下。那来使说客辞谦礼恭,所言甚是卑敬,又携了重礼,其中还有一门周其道人百思不得到手的法诀,周其一时心动,便答允了来使。

    他与郭纯阳一提,这位掌教大人不置可否,只道此次山门再开,自家仅收徒一人,只要那后辈能闯过入门三关,瞧在一番重礼的份上,索性便收了。谁知今日叶向天引了凌冲入殿,一番花言巧语,哄得郭纯阳大喜,居然开了金口,直接收入了门下,这一下周其道人两面为难,却也不敢出言反驳。

    郭纯阳执掌太玄剑派百年,虽说平日嬉笑怒骂,若较真起来,连大师兄惟庸道人也不大敢得罪。尤其他虽未修成纯阳,但一身修为境界,周其道人至今也未瞧得通透,不得不敬畏有加。

    这位掌教大人行事但凭己心,若是不收那后辈入门,七玄剑派大长老岂肯善罢甘休幸好那道法诀我还不曾瞧过,索性退了回去,只要重光大典之上莫生事端才好周其道人唯有暗暗苦笑不已。

    郭纯阳说道:此次重光大典,凡欲拜师之人,只需不是魔门细作,皆可入三关应试,只要安然度过,便可拜入我太玄门下。此事我等亦商议多次,不必再改。便由大师兄门下陈紫宗总领其事,各门弟子皆须戮力相助,若有怠慢者,以门规严处。几位师兄若无别事,就此散去罢

    三位长老俱都点头,法力激荡,宏光四散,片刻间已是走的不见踪影。玉台之上唯余郭纯阳,他瞧了瞧叶向天三人,笑道:向天可领凌冲来我殿中,亦如那小子便自家去洞府中休息罢大袖一摆,已是身化流光飞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