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一十 剑来盘蛇凌空绕 招去腾龙步虚矫
    凌冲呵呵一笑,将手中寒铁剑一扬,说道:我辈练剑之士,对手难求。 .更新最快我瞧封道友亦是剑道中人,正好技痒,便与道友切磋一番剑术罢岳挺欲擒故纵,凌冲果然上当,狡计得售,心下暗喜,却故作大方道:既然满真人落败,我神木岛亦非无有担当之门户,叶道友击杀本门执役弟子之事,就此一笔勾销凌小兄弟既然有心与封寒切磋,便请动手,只是斗剑之时,难免有所伤损,还望保重。

    凌冲颔首道:多谢岳真人提点,凌某晓得。封寒上前一步,却不拔剑,只做了一个请手势。此人来历也颇堪奇特,祖上有妖族血脉,只是数代之下,淡薄了一些而已。东海之地,乃是整个修行界,许多妖类修炼有成,化为人形,与人间男女结合,留下无数后裔。

    这些后裔之中,历代便有许多惊才绝艳之辈,于修道一途十分契合,修成无边法力。封寒的资质便十分出色,他生于东海之滨的一处小渔,自小聪慧伶俐,其母乃是人族女子,亦有几分才学,将家中祖传的一本经书传授与他。

    封寒十分聪颖,不过数年之间便修成真气,打磨圆满。只是那经书仅为入道之用,记载了胎动境界的法诀,却无凝真境以上的修行之法。封寒野心极大,那本道书着实开拓了他的见识,令他明白世上还有一群真仙之辈,举手投足,移山填海,皆等闲事耳。

    封寒欲修成无边法力,长生不死,至于是纯阳,还是玄阴,是正是魔,却也分别不大。恰好其母久病操劳,不幸早逝,其父他自小便不曾见过,没了尊堂牵挂,索性飘然而去,游历四方。东海之地十分广大,比之大明王朝更见辽阔,封寒游历了数载,他最喜剑术,每到一处地方,必寻剑术高明之辈比试。

    封寒仗着人妖混血,先天体质过人,只要不是断头断手,过几日便可恢复如常,没了这层顾忌,比剑起来悍不畏死,剑下格杀了许多高手,自家剑术也博彩重长,渐趋圆熟。他颇有壮志,得了许多二三流的练气法诀,皆可修成本命符光魂气,却弃如敝履,一心欲求最上乘之练气法门。

    忽然记起东海之中,练气宗门便以龙宫与神木岛为尊,龙宫之中的高深法门,素来只传龙族,外人绝学不去。神木岛由木岳于朱四姓大家把持,但历来多有外姓高手投靠,若能立下大功,便可得传上乘法门。因此动了心思,投入神木岛门下,求取法诀。

    谁知神木岛规矩极大,上下尊卑之分太严,封寒便再有修道天赋,无有靠山帮扶,也自无法,尤其他向来自高自大,目中无人,被神木岛上掌管散修客卿的弟子寻个借口,打发到碧流岛来受苦。四十七岛上驻守之辈,皆是本岛上不得宠的家伙,虽然各种供奉不缺,但平日行踪颇受局限,且自家修炼之外,还要分出法力精气,协同祭炼岛上诸般禁制,十分辛苦。

    封寒自负资质悟性,哪肯屈居人下这一日前来点卯,巧遇叶向天三人上岛寻事,双方大打出手。原本满真人胜券在握,却被凌冲误打误撞,以后天阴阳之气将先天雷电真气吸的涓滴不剩,叫花子没了蛇耍,登时傻眼。

    封寒心狠手毒,心念一转,已知自家飞黄腾达之机到了,出剑先将满真人斩杀,引起岳挺等一干岛上高层的注意,再出手击败那小子凌冲,便算立下大功,凭此进身之阶,必可直入本岛,那时若能拜在四大姓氏中任一长老门下,以自家修道之姿,区区百年之内,必可声名鹊起,那时方是海阔天空,自在悠游。

    封寒面相极嫩,实则已是三十几岁年纪,剑术圆熟狠辣,脱胎境中还未逢敌手,手中一柄长剑便是他以历年斩杀的剑道高手佩剑,熔为一炉所炼,虽非甚么上等法器,却与他真气相合,足可将他剑术推上更高一层境界。叶向天自那一日望月楼上,凌冲以剑招变化敌住杨天琪的少阳剑法,便对凌冲的剑术有了几分兴趣,他不知太玄母剑灵光世界之玄妙变化,但凌冲种种战绩看来,定必身负奇遇,这等奇遇说不得便是太玄剑术去芜存菁,凌压其余两家剑派的一线希望。

    因此一路行来,看似叶向天屡屡将凌冲置于险地,不管不顾,实则却是暗中护持,想要瞧瞧凌冲剑招变化的巅峰究竟在何处。凌冲一路数场激战,于剑术一道屡有创意,在剑术高手瞧来,这等进步委实不值一提,但叶向天却从中看出凌冲于剑道一途的心意,这份心意才最是难得,故此对凌冲越加看重。叶向天自家亦有绝大隐秘,对凌冲剑术大进之事,也不深究,只需带他回转山门,自有掌教师尊去瞧,不必多费心思。他所要做的只是护住凌冲周全即可。

    凌冲也不曾问过叶向天,便答允了封寒邀战。封寒踏前一步,剑光微闪,剑尖直抵凌冲咽喉,竟不知是何时拔剑出窍。凌冲寒铁剑微摆,后发先至,剑锋在胸前划个半圆,将封寒长剑封住,真气抖动之间,将封寒之剑远远格开。

    封寒眼中骤然一亮,喝道:好上步欺身,手中剑化为一团寒光,将凌冲层层包裹,剑光连闪,不离他身上要害。凌冲丹田中灵光世界悠然运转,剑招源源不绝生出,寒铁剑抖动,将封寒招数尽数化解,还能寓守于攻,偶出一招,便逼得封寒不得不回剑自守。

    二人这一斗剑,可谓精彩纷呈,奇招迭出。二人皆是脱胎境界修为,岳挺这等金丹高手瞧来,自是不值一哂,原本以为不过是以御剑百步的手段,各拼真气。谁知他瞧了一眼,却是面色大变。二人虽不能操御剑光,挪移千里,但剑术变化之精妙剑招交锋之凶险,连岳挺看来,亦觉心惊。

    封寒在东海之地飘零流转数载,见惯厮杀,因此剑术喜剑走偏锋,偏向凶狠毒辣,讲求一击致命。与之相比,凌冲的剑术则堂皇大气,变化之间尽显雍容气度。所谓一反一正,并无上下。孰优孰劣只看功力高低了。

    封寒真气圆满,打磨的十分精纯,但他所修功法并非上乘,他野心极大,一心要修成长生,故意压制境界,一心求取上乘修道法门之后,再练就本命符光。但他真气之雄浑强横,在脱胎境中堪称无敌。尤其剑法凶厉,凌冲应付起来,也要多费手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