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零五 满真人
    叶向天断然道:太玄剑道,从不知赔礼为何物,只有战死之徒,绝无奴颜之辈岳挺双眉一挑,微怒道:如此说来,叶道友是非要生死相决了凌冲上前一步,将手中寒铁剑一摆,朗声道:岳道友,方才我师兄已然说得明白,凌某误杀贵派高手是实,如今愿以此身与贵派做个赌注,胜了此仇一笔勾销,若是败了,凌冲一条性命贵派尽管取去,本派绝不会追究

    岳挺见凌冲不过区区十几岁的少年,居然喊自家为道友,心头大怒:好个黄口小儿我入道百年,尊叶向天是郭纯阳首徒,这才以道友称之,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也敢与我为友再细细瞧了两眼,忽然又是一惊,这少年修为分明不过是胎动之境,连本命符光还未凝结,为何却是道气盎然,难不成是这些年太玄剑派秘密培育的新进高手

    太玄剑派迭经外患内忧,二百载不曾涉足天下。 .更新最快但郭纯阳此人素有大志,手段高明,太玄派在他治下,颇有中兴之兆,天下修道门派,无论玄魔两道或是佛家,皆对其忌惮非常,连神木岛岛主木清风亦是几次盛赞。要知木清风修成纯阳境界几近千载,法力广大,郭纯阳连纯阳都不是,二者绝非一个层级,却能得到如斯评价,足见此人之惊才绝艳。

    叶向天打的好算盘,想必是这少年练剑资质极高,因此来岛上故意起衅,逼迫我派遣高手,与他放对,却是要磨炼他的剑术剑心,若是败了,自然一了百了,但若是胜了,收获却是极大,为其日后进军无上剑道奠定坚实道基。哼哼,老道既然识破了你的计策,又岂能如你所愿

    正要开口婉拒,便听身旁一个大嗓门叫道:甚么狗屁的太玄剑派老子却是不认得,既然你这小子敢以命相搏,老子这几日嘴里淡出鸟来,正好活吞了你,打打牙祭

    岳挺侧目望去,一见那人,心下便是一喜:我道于沛那厮收买了哪位高手,原来是他不过此人也算有几分本事,尤其一手雷电法术,更是一绝,恰能克制五金所炼飞剑,有他出马,对付太玄剑派的剑修小子,当是万无一失了

    却见出言之人生的手长脚长,一脸也极长,双目更是狭长,周身上下无一不长,长了一张妖怪的脸,偏偏要学修道之士,披了一件道袍。此人乃是一条电鳗成精,修为也不甚高明,仅只凝真之境,在碧流岛上却是十分傲慢无礼。原来此人有一道天赋妖法,便是天生御电之能,仗着这道异能,遇上扎手的高人,皆能出其不意,将之电昏或是酥麻数刻,对方往往便是着了他的暗算,才黯然落败。

    这电鳗精给自家取了个道号,唤作满真人,他将天赋神通修成了一张本命符,因仰慕玄门修道之法,投入了神木岛中效力。神木岛广纳四方修士,以为己用,但骨子里还是对异族修道之士十分提防,这满真人在岛上呆了十载,也未学到甚么上乘道术,心下便有几分不满。

    于沛八面玲珑,瞧出满真人心迹,趁机结纳,又赠了几本人族修士二三流的功法,果然哄得这位满真人十分欢心。他今日接了于沛传书,命他设法挑唆岳挺与叶向天斗法,最好令双方皆有死伤,结下大仇。

    满真人也有几分机智,眼见岳挺有息事宁人之心,便自告奋勇出阵,他打的主意极好,自家的闪电神通恰能克制剑修剑术变化,杀伐凌厉,对面那姓凌的小子也不过是胎动的修为,以他大过一个境界的功力,还不是手到擒来到时装作一个失手,将那小子打死,叶向天必然当场翻脸,岳挺便是一心搪塞过去也无济于事了。

    张亦如见满真人一双眼睛狭长,面相十分不善,双手空空,也瞧不出用何法器,但确实实打实的凝真之境,足以碾压凌冲的武道先天。他始终也不信凌冲当日在望月楼上,能凭借一手剑术与杨天琪争锋,因此对这场比斗极不看好。

    谁知凌冲见了满真人,蓦地双目一亮,将手中寒铁剑一摆,喝道:好有死无生来凌冲见了满真人却是战意沸腾,原因无他,却是丹田中那一团后天阴阳之气忽然有些躁动,似乎在满真人身上有甚么物事有极大的吸引力。这一团后天阴阳之气是凌冲先后悟道,种种奇遇得来,以叶向天之腹笥,亦不能阐尽其中奥妙,只吩咐他宁静自守,不可怠慢,待回山禀明掌教老祖,再有分教。

    后天阴阳二气如今虽不散逸,但亦无增长,凌冲也不去管它,只每日勤修太玄真气。谁知今日与满真人一照面,居然自行运转起来,若非凌冲压制,几乎要冲了出去,将满真人刷死,独得他体内之物。

    这后天阴阳之气妙用无穷,说不得便是我日后成道之基,现下虽未成气候,还须小心培育才是。既然对这厮身上之物垂涎三尺,索性便杀了他跟随叶向天数日,历经杀伐,一颗道心也自坚凝起来,杀伐果决,已浑非当年金陵城中懵懂无知的少年了。

    满真人大笑一声,方欲出手,却见叶向天伸手一指,一线金光迸发,落于凌冲头顶,云蒸霞蔚之间,涌起条条金气,道道灵光,隐约可见其中一道金光如神龙矫矢,游走不定,正是那一道先天庚金剑气。

    叶向天淡淡说道:我太玄剑派素来讲道理,鄙师弟不过胎动之境,阳神都还未显化,贵派若是哪一位道友肯赐教,叶某自然不能将之境界打落至胎动,为防以大欺小,只好以这一道先天庚金剑气镇压,若是哪位道友运使法力,不小心过了胎动之境,莫怪叶某剑下无情,莫为言之不预也

    此言一出,岳挺望着凌冲头顶那道金光剑气,面色忽红忽青,险些便要破口大骂。甚么狗屁的以德服人,分明便是要磨炼那小子的剑术,却又怕那小子被人打死了,寻了个乌龟盖子套在头上,如此一来,反倒是明目张胆的欺负起神木岛众修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