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百 动身迎接
    正有一位道童看守宫门,三人与道童低语几句,那道童转身往殿中而去,不旋踵间飞奔而回,说道:少主请三位真人入内叙话。 .更新最快三人点头,鱼贯而入。神木岛掌教之位,历来由木氏一族嫡系家主继承,木清风只有木千山一个嫡孙,下任岛主之位,自是木千山囊中之物。只是木千山不肯被人称为少掌门,因此岛上弟子门下客卿,皆以少主呼之。

    三人入了宫中,绕过一面影壁,便即驻足。只听内殿之中传来阵阵女子欢笑之声,三人微微闭目,只做不知。木千山父母早亡,若非遗下木千山这一个独自,木清风几乎绝了后。因此勒令孙儿凝练婴儿之后,多娶了几房妾室,早日多生几个玄孙。

    木千山亦是来者不拒,一口气纳了五房妾氏,每日除了修行道术,便是与妻妾嬉戏。三人早已见怪不怪,只是修道之辈,修行越高,真气精元固锁,除非肯拼着损耗精元,方能使女子受孕,木千山婴儿方成,正要勇猛精进,不肯耗费半点元气,因此如今并无一房妻妾怀有身孕。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辰,只见一位少年面含微笑,自内殿步出。这少年生的唇红齿白,十分英俊,望去不过十七八岁,顶门之上清气如云,盘旋往复。玄门羽士,炼就元婴,便有云气自生,甘露垂落如雨之异象。

    这少年正是木千山,他入道已将近二百载,只是修道有成,驻颜有术,望去一如少年。见了三人,微笑道:三位一同归来,可是那于沛不曾走出随天道人之洞府其中一位高手说道:少主料事如神,那于沛果然不曾走出随天道人之洞府。

    木千山哈哈一笑,说道:那于沛修道不成,仗着有几分狡黠,卖弄聪明,在坊市中讨了个差事,这些年暗中往于朱二姓之中送去多少修道外物只当本座不知么我是故意给了他一个肥差,些许外物,也不值什么,于朱两家出了高手,亦是我神木岛之福么

    三位高手齐声道:少主心胸气度,果非常人所及,我等钦佩之至木千山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只是他不该插手四十七岛之事,妄图安插亲信,那四十七岛乃是我神木岛要地,关乎本门气运所在,于沛如此行事,却是犯了本座之大忌了

    三位高手又问:既是如此,少主何不索性将那于沛捉来杀了,免除后患木千山笑道:于沛之父毕竟是本门脱劫级数的长老,轻易不可动得。再者此人也算有几分才学,本座还要靠他在坊市之中,多赚些利市。这一次他暗中挑唆那沙通去与叶向天为难。那太玄剑派一向强横,掌教郭纯阳更是只吃不吐的主,既是派遣大弟子前来,必有惊人之宝赐下护身,沙通若无法宝在手,必要吃亏。

    如今沙通已去了几个时辰,怕是已被叶向天或擒或杀。于沛要挑拨太玄剑派与本门关系,唯有动用他在四十七岛上的眼线,本座便可将之一网打尽。三人真人吩咐下去,瞧瞧四十七岛之中,是哪些吃里扒外的东西在兴风作浪,只暗中记录,等叶向天离去,便将他们拿下言语之中,杀气迸发,此时的木千山绝非一位纨绔子弟,而是手握他人生死,一言而决之上位者。

    三人心头一寒,凛然受命。木千山又是一笑,说道:郭纯阳为了这个开山大弟子,也是下了血本,居然拉下脸来,求取本门先天乙木精气。原本那先天庚金之气也没什么稀罕,只是祖父不肯轻易开罪太玄派,打算顺水推舟,允了此事。存下几分香火情面,日后联手太玄,绞杀噬魂教,也好开口。如此一来,叶向天便不可出岔子,你们再去吩咐四十七岛驻守修士,凡金丹之上高手,不得出手,只任凭于沛的那些废物闹去,叶向天要杀也就杀了,不必阻拦去吧

    三人受命,急急而去。木千山自语道:久闻叶向天乃是太玄派二代弟子之中,剑术最高之人,只是为何不曾修习其他剑诀,而是选了那混元灭道真法此法修习太过艰难,且并无什么高深的剑术传承,郭纯阳那等精明之辈,又怎会不为弟子打算其中必有蹊跷叶向天只差一步,便要练就元婴,加之剑术高强,我又令四十七岛金丹之上修士不得出手,若他要强闯四十七岛,不过半日功夫便可,嗯,也罢,若是令他将四十七岛踏破,我神木岛上下也无甚面子,还是等他闯过几座岛来,便去将其拦下。

    喝了一声:童儿何在一名道童低眉垂目的走来,说道:请少主吩咐。木千山道:去将木平灵堂兄请来,便说有太玄剑派使者前来,祖父命他随他前去迎接。再者,吩咐准备仪驾,不必大张旗鼓,便按元婴真君境界备下,也省的被叶向天小瞧了。

    那道童急忙领命而去。不过盏茶功夫,一人大笑而来,说道:贤弟来请为兄,只为了那太玄剑派的什么叶向天么此人生的一副豪迈面相,目中却是神光闪烁,显是颇攻心计,正是木千山之堂兄木平灵。木氏之中,历代对掌教之位的争夺,亦是十分血腥。木清风修为高深,在他那一辈中先一步修成纯阳,又将一位修成脱劫法力的堂弟打死,这才夺得岛主大位。

    只是如今这一脉唯有木千山一根独苗,虽然修成元婴,但大多是靠元气灌体,揠苗助长,因此木氏其余几支也都动了心思,欲要角逐下代掌教之位。这木平灵便是其中之一,此人亦是金丹修为,城府极深,听得木千山以掌教名义宣召,不敢不来。亦是吃了一惊,也不敢怠慢,急忙起身赶来。

    木千山目光闪烁,面上似笑非笑,说道:劳动堂兄大驾,只因太玄剑派掌教弟子叶向天奉命前来,祖父命我出迎,欲请堂兄做个护法,为小弟撑撑场面,不知堂兄意下如何木平灵笑道:堂弟言重了,既是太玄剑派遣人来此,绝不可堕了我神木岛之威风,不知堂弟何时动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