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九十六 神木岛源流
    不提凌冲与张亦如练气疗伤,离他们足有数万里之外一片海域之上,一座巨岛浮于水中。 .更新最快岛上清气绵延,绿林处处,乙木精气浓厚之极。正是叶向天三人此行的目的地神木岛。岛上宫殿蜿蜒,俱是依山傍势,磅礴大气之间,却又野趣昂然,丝毫不见斧斫痕迹。

    岛上有许多修士飞遁来去,或驭剑光,或用法器,满天飞舞,忙碌不堪。却有一位中年道人,骑乘异兽,驾云而来。神木岛身为正道七派之一,门中高手无数,又有先天乙木灵根这等天生奇物镇压气运,自是门禁森严,岛上禁制处处。这道人骑乘异兽,蹈海而来,行至岸边之时,便有一道微光显出相阻。那道人呵呵一笑,自怀中掏出一块符牌,略一晃动,符牌之上亦有一道毫光放出,与那禁制灵光相触,双双泯于无形。

    那道人摇摇摆摆,自往岛上而去。穿花拂柳之间,已来至一处洞府之前。一名道童正在洞口把守,见了道人,慌忙上来施礼道:师叔来了,快请那道人呵呵笑道:我算到你师傅今日出关,特来见他,还不头前带路。那道童领着道人一路入了洞府。

    那洞府也不甚深,不旋踵间,已来至一处广大石室之中。一名长须道人正端坐云榻之上,闭目养气。那中年道人也不呼唤,自顾自寻了一处石凳,微笑端坐。过了半个时辰,长须道人长吁一口浊气,睁目望来,说道:师弟自从掌管东海坊市,如今在本门之中已是炙手可热的人物。怎的今日有闲暇来为兄这寒府

    那中年道人笑道:今日闲来无事,想起数载不曾探望师兄,因此特意前来。忽然咦了一声,施展神念向长须道人查探而来。此举可说十分无理,若是旁人如此,长须道人早已一道法术杀了过去。只是那中年道人与他交相莫逆,绝无恶意,因此也就任由他去了。那道人神念探出,只觉长须道人周身法力渊深似海,却又杳无痕迹,不由吃了一惊,叫道:师兄,难不成你你要抱婴了不成

    长须道人面上绝无一丝骄矜之色,缓缓点头道:不错,前几日为兄忽有所感,十载之内当可碎丹抱婴。中年道人先是一惊,继而狂喜,起身长揖,大笑道:恭喜师兄恭喜师兄欢愉之情,绝非矫饰。

    长须道人抬手虚扶,也自微笑道:多谢师弟。为兄盘桓金丹境界二百载,眼见寿元将无,却又机缘出现,也算对得住恩师他老人家栽培之意了。中年道人又自落座笑道:何止父亲若是知晓师兄有了抱婴之机,定必欢畅已极。下次见了木家那些贼厮,我倒要瞧瞧他们的脸色如何

    长须道人温声道:师弟不可妄言。我等皆为神木岛门下弟子,须当一体同心才是。那道人冷笑道:只怕我等想要一体同心,那木家与岳家却非如此作念呢长须道人也知其中内情,不由叹息一声,默然不语。

    原来神木岛开派祖师共有四人,乃是得了天授机缘,方能修成无边道法,开创一番基业。数千载岁月之前,神木岛四位开派祖师本是渔夫出身,共分木岳于朱四姓,其中木岳两家家境殷实,世代又有联姻通婚,关系最佳。于朱两姓家境差些,便依附木岳两家,做些活计过活。

    木岳两家出资建了一艘大船,每日出海捕鱼,原本只是于朱二人带了十几个渔夫驾驭大船,这一日不知怎的,木岳二人突发奇想,带了些酒水蔬果之类,非要泛舟海上,过一过文人骚客的瘾。

    二人登上大船,逸兴遄飞,饮酒吟诗,只是腹中墨水委实不多,勉强作了几首诗赋,仅止合于辙韵罢了。大船一路漂行,愈行愈远,偏巧海上天气变化无常,先时还是晴空万里,转瞬之间,却又风雷大作,大雨瓢泼。又有如山巨浪连番击来,大船吃力不住,被懒腰打断,船上数十名渔夫连带木岳于朱四位也一齐落海。

    等到四人相继醒来,却发觉被海浪冲到了一处孤岛之上。岛上灵气翻涌,只呼吸了几口,便觉通体舒泰,连海难中受的伤也好了许多。木岳二人受伤不重,于朱二人在船毁之时,被桅杆砸中,伤势较重。木岳二人将他们拖至岸边放好,又给他们包扎了伤口。于朱两个迷迷糊糊,便又沉睡过去。

    木岳二人略一商量,一面要寻些吃食,另一面也动了游性,二人折了两根枝条,权做拐杖,一路往岛中行去。也是天降奇缘,该着二人发迹。原来这座孤岛乃是前古一位真仙落脚之地。那位真仙自界外而来,手持一株先天乙木灵根,只因与域外天魔争斗,受了重伤,就在此岛之上修养。其后不知怎的,伤势发作,就此坐化而去。

    临去时,将一身所学道诀与那株先天灵根俱都留在岛中,以待有缘。木岳二人身入岛内,无意中触动真仙所留禁制。那真仙何等眼光,所收弟子资质还在其次,定要不曾学过任何道诀方可。木岳二人本是凡人之身,无意中通过了真仙所设的种种考验,待到他们来至当年真仙所居洞府,面前便是一株大可极天的先天灵根,与一部玉匣道书。

    木岳二人哪还不知得了天大机缘,当下欣喜欲狂,取了灵根与道书,便在岛上修行其上法门。那位真仙所留乃是玄门道法中乙木一脉,配合先天灵根之灵气,修炼起来事半功倍,进境极速。不过区区几日,二人便已入门。木岳二人本是通家之好,又是同时发现了真仙遗宝,因此彼此并无防范之意,约定共享仙宝。

    只是对洞府之外的于朱二人,却是生出几分犹疑。最后还是木氏先祖说道:于朱两个本就是帮工活计,又是得我二人救助,方得活命。不如只将道书上前几章道法传授了他们,我等得了这等机缘,日后必要开宗立派,门下无人驱使也总是不便,他二人学了乙木道法,便要受制与我等,岂不是好二人商议已定,便将于朱二人搬入洞府之中,一面为其治伤,一面传授上乘道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