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八十一 鲛三力诡计
    凌冲连杀百名海族兵士,手中长剑毕竟只是凡间打造,用来切开海族战甲、斩断妖兵兵器,委实有些为难,终于在将一名鲶鱼精劈成两半之后,也自断成了两截。凌冲恍如不觉,顺手夺过一柄长刀,反手一抹,将一名扇贝精斩杀,虽是用的长刀,施展的却是剑法,刷刷刷,连环三刀,又将涌来的三名梭鱼精腰斩。

    此时又有多道法术袭来,冰刀雪剑、水戟浪叉,皆是妖兵用水精之气凝练,也有那通晓火系法术的妖怪,作起法来,出手便是数条火蛇,昂首嘶吼。凌冲厮杀多时,也自有了几分明悟,周身穴窍不停抽取水行精气,炼化为太玄真气,补益斗法损耗。

    见水火二行法术杀来,真气满注刀身之中,刀尖出升起一道精芒,耀目生辉。这道精芒唤作剑芒或是刀芒,乃是用剑之辈,真气浑厚凝练,借助剑器外显于世的一种手段,剑芒一出,无坚不摧,可谓俗世剑法造诣之绝顶。刀芒吞吐之间,足有三尺长短,凌冲信手一斩,将数道水剑斩断,其中精气湮灭于无形。

    凌冲有太玄母剑灵光相助,每一剑、每一刀之出,皆能批亢捣虚,攻敌之所必救,招招不曾落空,杀伤力惊人之极。反观张亦如,就差的太多。他修炼的先天庚金剑诀,虽是最重杀伐之术,但到底时日尚短,还未能融会贯通,空有一身真气,不知如何运用,不似凌冲一般,将每一分真气用在最恰当之处。

    加之张亦如毕竟初见战阵,难免有几分紧张惧怕之意,斩杀了数名海族兵士之后,自身也身中数剑,好在他随机运用真气,封住伤口,不令鲜血外流。他心知乃师在一旁掠阵观战,必不会坐视自己为人所杀,因此有恃无恐,心下逐渐宁定,长剑挥舞之间,也略见章法。

    叶向天瞧着二人战阵厮杀,心下也有几分打算:“亦如出身官宦人家,缺少一股求道存真,百死无悔的气度,多见些战阵杀伐,对他道心磨炼极有好处。凌师弟天资绝艳,天生剑心通灵,正合修炼我太玄剑术,只是他运剑之间,似若天成,专一针对敌手招数中破绽所在,外在之行虽是我太玄守山剑的路数,但内里却是另一股剑意操控,委实奇怪。”

    饶是叶向天乃是太玄剑派当代掌门大弟子,眼界之宽,腹笥之广,除了上一辈掌教长老之外,不作第二人想,却也不知太玄三十六剑练至极处,化生母剑灵光,破尽天下万法之事。一来他自家也不曾将太玄剑术修炼至如斯境界,而来太玄母剑灵光的秘密,唯有历代太玄掌教知晓,口口相传,以叶向天的眼力,也只瞧出凌冲所用剑法依旧是太玄剑派所传路数,但细微之处略有更改,绝无死板窠臼,而是因势利导,批亢捣虚,寻暇抵隙,专一破解敌人招数,一招致命。这等剑法方才称得上是杀伐剑术。

    凌冲周身海族妖兵越聚越多,有人打的好算盘,自家若是这样逃回龙宫,三太子大怒之下,说不好以临阵脱逃之罪,将自己处死,反不如趁着这三个道人分兵力弱,若能杀死一个,便可将功抵过,至少不惧三太子杀头了。因此无数兵士鼓噪前行,都要抢先杀死凌冲或是张亦如二人。

    幸好张亦如与凌冲皆是身材瘦削,周身也不过十几个海族兵士围困,其余之辈俱都被挡在外面,不等前面的死绝,也难前进一步,只能空自大喊狂吼,无济于事。还有那精通法术之辈,遥遥放出种种法术,牵制二人手脚。张亦如手中长剑比凌冲那一柄要好得多,此刻也已是崩口处处,不堪再用。他将长剑一甩,将一名海妖钉死,顺手抢过一杆长枪,扭动之间,枪缨大似冰盘,一气挑死三名海妖,但随即又被急扑而上的海族兵士淹没。

    鲛娇与鲛三力自叶向天斩断一面阵眼大旗之后,压力顿减,之后蟹武死在叶向天飞剑剑气之下,八门锁神阵立时被破,二人也就趁机逃了出来。依着鲛三力之意,趁此良机,今早离开这处是非之地。鲛娇公主却柔柔弱弱的说道:“咱们能逃脱蟹武的魔掌,靠的便是这三位太玄剑派的仙长,若是弃他们不顾,于心何忍?三力将军,咱们暂且观战一时,若是这三位仙长能杀出重围,自然不需我们帮手,若是不然,还要略尽绵力,也莫要令外人以为我鲛人一族尽是知恩不报之辈。”

    鲛三力心下腻歪:“这都甚么时候了,这小娘皮还在妇人之仁,那三个道士摆明了不愿趟这趟浑水,却被我用计拉下水,不得已与蟹武等辈厮杀,他们若是缓出手来,岂会轻饶了我们?若非老子还要图谋你们王族历代相传的宝贝,早就将你这小娘皮先奸后杀,也省的受你这份鸟气!”心下大骂,面上却还要装作一副十分从命的样子。

    鲛娇与鲛三力驾了海浪,躲在一旁,见叶向天剑术通神,尤其一身真气元神修为之浑厚,震古烁今,竟能同时统御如此多的剑气杀敌,皆是大吃一惊。鲛三力暗暗叫苦:“照此瞧来,这三个家伙非但有余力自保,闹不好还真会将这数万龙宫兵士杀得一个不剩,人族修士怎会厉害到如此地步?难道他们所传的道法,当真有如此神妙莫测么?”

    鲛娇却将目光盯在凌冲与张亦如身上,张亦如倒也罢了,及见凌冲剑术神出鬼没,来不知其所来,去不知其所去,剑术之精妙通神,委实令人赞叹。她也瞧得出凌冲修为不过尔尔,但就是凭借一手超凡入圣的剑术,竟将数百修为远超自家的龙宫兵士如杀鸡砍菜一般,肆意杀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