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七十四 龙宫追兵 八门锁神阵
    四海龙君法力无边,一方面是自身道行级数甚高,另一方面乃是因为各有一件至宝傍身,能将持宝者的法力提升至纯阳级数,只需不遭劫数,一样也可长生不死。这对于许多不愿下苦功修行的龙子龙孙而言,乃是无上的吸引力。因此很多太子虽然无意修聚法力,却对龙君之位势在必得。

    四海龙君亦对族中子弟不肯修炼,颇为苦恼。再这般下去,只需万年过后,四海龙族便只能剩下一群废物废种,龙宫积聚无数,便是招揽灾祸的根苗。四海龙族若在万年之内,再不出几个纯阳级数的长生高手,早晚要被人家一概杀得禁绝。因此四位龙君设下种种好处,引诱自家子孙勇猛精进,修成法力。

    这位三太子敖意却并不能理解自家父辈的苦心,听了谋士之言,恍然大悟,他对自家那件能助己长生的宝物也有几分觊觎之心,何况既能得手美娇娘,还能掌握一支不弱的大军,当下便听从谋士之言,先诓骗鲛人一族族长入龙宫纳贡,趁机将之软禁,逼迫鲛娇之父答允将自家女儿嫁与三太子。鲛娇老夫开始不肯,无奈鲛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三太子软硬兼施之下,最后只得答允此事。

    三太子敖意正自洋洋得意,派人前去鲛人族中传信。谁知鲛娇甚有主见,居然不顾老父之命与三太子淫威,当时抗命不遵。敖意派出的乃是帐下一位高手,唤作蟹武,亦是天赋异禀,身上有一丝龙族血脉,修炼法武合一之术,十分了得。见鲛娇公主不肯就范,当下大怒,大开杀戒。可怜鲛人一族素来法术不高,被他连杀数位侍卫,鲛娇无法,在鲛三力拼死保护之下,逃了出来。

    鲛娇乃是鲛人一族第一美女,鲛三力对其早就暗生情愫,死心塌地。见龙族三太子逼婚,怒不可遏,暗地煽动族人动乱,果然蟹武下手极是狠辣,连杀数十族人,鲛三力却趁机带了鲛娇逃出族地。蟹武奉了三太子严命,必要将鲛娇公主带回,当下舍了其他鲛人,带领本部精兵一路追杀。

    鲛娇与鲛三力慌不择路,逃至这处海岛,远远瞧见此处剑气冲宵,当有修道之人落足,鲛三力心中有鬼,不愿多生事端,鲛娇却力主过来瞧瞧,也许遇上一位正派之人,愿意施展援手的。被叶向天察觉,鲛三力听得鲛娇为了救回乃父,居然肯舍弃一切,情愿为奴为婢,心下大怒。好在叶向天断然拒绝,他趁机出言,挑拨离间,不想追兵如此迅捷,已然杀来。

    海浪翻滚之间,隐隐听闻无数喊杀之声,四海龙族素来好大喜功,最讲排场。蟹武跟随三太子敖意日久,也自沾染了这等陋习。鲛人一族向来战斗力不足,兼之只有十万人口,原本蟹武本部两万精兵,便足以弹压,他为了壮大声势,特意又从同僚处借了三万长枪虾兵,与本部所属汇合,一同杀来。但见妖云惨淡,遮天蔽日,杀机弥漫。

    海面之上蓦地升起数十道粗有十丈的水柱,将海岛团团围困。每一根水柱之中,皆有千百兵丁,手持长矛长枪,严阵以待。龙族兵士大多就地取材,以虾兵蟹将、八爪海鱼之类,这些妖兵大多修为平平,高明的也不过练通了周身数十个穴窍,勉强化为人形。大多还是顶着一颗虾蟹海鱼的脑袋,伸着数只手掌,挥舞不停。

    龙族虽是耽于享乐,不思进取,到底底蕴甚是雄厚,所传道法亦极玄妙,尤其有几种专门统御兵丁,用于战阵杀伐的阵法,十分玄奇。蟹武追随敖意甚久,也算忠心,因此得传了一路“八门锁神阵”,能将手下数万妖兵之妖气统合为一,困锁敌人。若是敌人修为不足,或是无有至宝在身,一旦受困阵中,便只能任己宰割,绝无反抗的余地。

    凌冲见那水柱之中,妖兵之相奇形怪状,心惊之余,亦复好笑。鲛三力面色苍白,紧握手中三股金叉,将鲛娇死死护在身后。张亦如亦是如临大敌,手掌一翻,一柄长剑入手。张家大贵之家,家学渊源,家中珍藏无数。这柄长剑是他离家之时,特意从库藏中挑选的古剑,虽非仙家飞剑,但也十分锋锐,可堪一用。

    唯有叶向天依旧老神在在,海风劲吹,衣袂飘飘,面上淡然之色不减。中间最为粗大的一道水柱豁然中分,现出内中一员大将,却是一只高有三丈的螃蟹精,手提两柄大有一丈的巨锤,身披锁子甲,他身旁又有一条海鱼精,手提一柄鬼头大刀,身挂鱼鳞细甲。那柄鬼头大刀居然通体俱由铁精锻造,沉重非常。要知铁精乃是有生铁提炼而来,十分费力,却是锻造飞剑的极好材料,便是太玄剑派之中,铁精之物也十分稀缺,这海鱼精手中那柄大刀足有百斤沉重,足见龙族豪富奢侈。

    那海鱼精将鬼头大刀一摆,大叫道:“呔!鲛娇公主听清了!我等奉了龙君三太子之命,前来请你回去做他第十三房小妾,你若是知机,随我等回去龙宫,非但可保你的老父安然无恙,自己也可安享荣华富贵。若是再执迷不悟,与这野汉子鬼混,我等便要催动阵法,将那野汉子宰了,至于你的小命保不保得住,可就两说了!”

    那海鱼精口齿不甚利索,说气话来颠三倒四,但大体意思倒是不错,乃是威逼鲛娇公主从了三太子敖意,做什么十三房小妾,不然非但老父性命不保,连带她与鲛三力也要被这八门锁神阵困死其中。

    鲛娇肩头微微颤抖,显是心头怕极,却还是挺起了小胸脯,叫道:“那三太子敖意不过是见色起意,又欲吞并我鲛人一族势力,为他日后去争夺那龙君之位。还将我父王扣作人质,如此行事卑劣之徒,我岂能想从!”鲛三力将手中三股金叉一摆,喝道:“废话少说!今日唯死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