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七十 御剑手法
    叶向天问道:“师弟,你可瞧清楚了?”凌冲见张亦如打了一遍,便已记住了七八分,点头道:“招式倒是瞧得分明,已然学会了七八分。”张亦如撇嘴暗笑:“这便宜师叔又在说胡话哩!我当年初学这套大擒龙手,也用了百日功夫,十年苦练,方能到今日之境界。他只瞧了一眼,便言道学会了七八分,可不是骗鬼么!”

    叶向天不置可否,只说道:“既是如此,亦如,你再将这大擒龙手演练两遍,想来你凌师叔便可学会了。”张亦如应道:“是!”又对凌冲道:“凌师叔,弟子便再演练两遍,请师叔您瞧好了。弟子今日身受重伤,再演练两遍之后,便无余力,请师叔见谅。”

    凌冲对他话中讥讽之意只作不知,凝神去学这套大擒龙手的功夫。他深知叶向天乃是一代奇人,连杨天琪那等法力剑术,一个照面,便被劈断一条臂膀,他要自己修习这套武功,不问而知,必有深意,因此屏息凝神,澄虑万物,专心思索其中奥妙。

    张亦如打到第三遍之时,叶向天开口讲述这套武功运劲发力的道理。这套大擒龙手招式变化古朴高妙,作为剑仙锻炼御剑初步功夫,每一招皆有九种变化,每一般变化皆涉及掌、拳、指等诸般奥妙。与招式相配合之内劲运行,更是独树一帜,精妙异常。每一招之出,内劲外放,劲成混元,有隔空摄物之能,一可摄拿敌人宝物,二可将自身飞剑操控的出神入化。

    叶向天将大擒龙手的诸般诀奥细细传授,这套武学乃是为了配合太玄剑派御剑法门创设,因此真气运行之道与太玄真气契合无比,凌冲只听得一遍,丹田中一缕真气发出,按照大擒龙手所载经络刚要运行,指尖真气外放,发出嗤嗤之声,凌冲伸手一招,海滩上一块卵石应手而飞,直落掌中。

    若是凌冲在入道之前学得如此神妙武功,定必欢喜之极,但与叶向天的灭道真法、无双剑术比起来,却是云泥立判。因此凌冲虽然练成这等在俗世人眼中的无上武学,却无丝毫骄矜之意,只运足精神,一意打磨大擒龙手的修为。

    大擒龙手共有三十六招,恰好与太玄守山剑对应,每一招皆有不同运气法门,所发力道也自不同。凌冲潜心修理,与太玄守山剑三十六式对比合练,只觉其中委实妙用无穷。丹田中太玄母剑灵光世界,也自生出种种异象。

    这套大擒龙手虽无具体的运剑心法,但招式精妙非常,几乎将太玄剑法操控手段尽数囊括其中,与太玄剑术相辅相成。母剑灵光世界中,三十六路太玄守山剑虽未有再演化新的剑法,但剑光变化之间,更为灵动,掣动如光,曲若龙蛇,比修炼了大擒龙手之前,活络了何止十倍?

    凌冲却是不知,这套大擒龙手虽是西域大金刚寺入门武学,但经过大金刚寺数十代高僧细心推演变化,种种变招已臻绝顶,几乎变无可变。佛门武学、法术,比之玄门另有一番玄妙。那大金刚寺乃是西域第一大寺院,传闻乃是普度金刚王佛所留法统。那普度金刚王佛乃是佛门至尊佛陀,天人师、无上士,开辟普度金光世界,专擅降服外道、渡化天魔之道,所传佛法精妙之极,大金刚寺号称有一百零八种法门,条条皆可成佛,有无上甚深微妙之意。

    这路大擒龙手本是大金刚寺僧人入门必修武学之一,一来强健体魄,体健则神明,神明则易悟,二来也可锻炼灵觉修为。若能将这一路武功练至绝顶境界,便会有寺中高僧将之收为弟子,传授更上乘法门。

    这路大擒龙手看似是入门武学,实则却是几门佛法神通的根基之术,若是练得精深,只需稍加点拨,便可转修上乘佛法。譬如若与天龙真身法、龙形神拳合练,便是天龙神印功。若与须弥神罩功与金刚掌合练,便是大须弥金刚伏魔神掌,变幻无穷,神妙莫测。

    太玄剑派那位高手长老,当年与一位大金刚寺高僧道左相遇,太玄剑派之人固然好勇斗狠,那大金刚寺因有许多修行法门,乃是得自域外魔道,经佛法点化而成,虽是威力宏大,但修心之道却非所长。那位高僧便是修行天龙神印功与天龙禅唱两大神通法门,性子颇为暴躁。二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当下对战了三日夜。最后太玄长老一招险胜,将那位高僧一剑斩杀,这部擒龙功的典籍便落于他手。

    那位长老开始犹嫌不足,欲将天龙神印功与天龙禅唱的法门到手,只是那位高僧却也刚烈,宁可自斩元神,落得个形神皆灭的下场,也不肯将两**门泄露。最后只得了一部武功典籍。

    那位长老起初暴跳如雷,待得翻看了大擒龙功功谱之后,却又大喜。无论佛门道门,修行之初,皆是以人身为本,这穴窍经络之道大同小异,内息搬运之术半斤八两,也不去说,这门擒龙手的运劲法门却是十分精妙,大有裨益之处。这位长老当下耗费十载时光,专门推演这路武功变化,又将自身少时所学战场厮杀之道、太玄御剑妙法一一融会贯通,方才创立这一路三十六招大擒龙手的功夫。

    这路大擒龙手名称未改,运劲法门一脉相承,其余无论招式或是内息搬运之法,皆化为道家根基之术,与大金刚寺所传原版相比,已是大相径庭。凌冲得了叶向天传授,真气按照大擒龙手所载路径运行,周身三百六十五处穴窍之中,登时生出无穷吸力,牵引周转,往来回环。

    沙滩之上,石子砂石受了凌冲内劲摆布,纷纷飞起半空,飞沙走石,十分有趣。凌冲将内劲横来移去,掌指变换之下,演练起飞剑御剑的手法来。当年那位长老将太玄剑术基础御剑手法尽数化入这一路大擒龙手中。飞剑御剑之道,莫不以轻灵翔动为上,御剑手法无论何等高超精妙,也不外乎由劈、砍、封、翻、转、卸、挑、刺,等八种手法交相运用,或分或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