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十九 大擒龙手!
    比起凌冲虽然剑术天分高强,但常年窝在金陵城中独自苦修,张亦如无论见识阅历都要高出这个便宜师叔一大截。凌冲本想帮忙,叶向天挥手命他坐下,他也就苦笑落座。直到张亦如将一切张罗已毕,也自坐下,持着一根枯枝,专心烧烤猪腿。

    篝火熊熊,火舌在猪腿上舔过,烧的一条肥猪腿滴滴冒油,落入火中,却又激起一阵火苗乱窜。静夜、海边、篝火、野味,更难得不用一丝一毫法力,全凭一双巧手,若非身旁坐着一位不世出的大剑仙,凌冲几乎以为自己是带了家仆出海散心了。

    张亦如将猪腿烤好,手持一柄短刃,运剑如风,不过片刻间便将猪腿切成片片肉片,其薄若纸。凌冲见他所用正是太玄三十六剑,运剑之精妙,已是江湖一流好手,忍不住暗暗好笑:“太玄守山剑妙用无穷,却被张亦如用来切割猪腿,若是创出这套剑法的前辈知晓,不知作何感想?”

    叶向天忽然说道:“师弟是否以为亦如用守山剑切割猪腿,有些大材小用,甚至不敬先贤?”凌冲心头一凛,低头道:“小弟不敢。”张亦如忙了许久,虽是内功深湛,但重伤方愈,面色也有些发白,见凌冲被叶向天教训,禁不住心下暗喜:“好极了,这便宜师叔瞧不上我用太玄剑法割肉,师傅必定要好生教训他一回。”

    他当年年少喜事,跟随叶向天四处周游,但一概琐事皆须自行打理,开始时颇不习惯,之后才慢慢适应。凌冲如今便如他当年一般,因此张亦如颇有些幸灾乐祸之意。

    叶向天面上一无表情,火光映衬之下,显得晦明晦暗,说道:“我等修道之辈,餐霞食气,上体天心,还需在万丈红尘之中淬炼道心,所谓出世入世,本是一体。便是剑术再高,也不过是御魔防身的手段,这一颗道心不偏不执,落落自然,方是正道。修道修道,修的便是道心。师弟,你若是有朝一日,可以操太玄剑法割肉切菜,而其心不乱,并无得失之意,这道心淬炼一关便算是过了。”

    凌冲再拜受教,叶向天所言,虽非剑诀法门,却是极上乘御心之法,字字珠玑,万千道理含于一句,凌冲越是咂摸,越觉回味悠长。张亦如切了数十片猪腿肉递过,凌冲以手抓肉,大口吃下,只觉满口幽香,十分醉人。

    二人皆是半大少年,饭量极大,叶向天辟谷已久,不食人间烟火,便没了顾忌,不过片刻之间,一条硕大猪腿便被二人分而食之。犹自不算饱足,叶向天道:“好了,所谓过犹不及,现下刚好,再吃便要伤身了。”

    二人点头,张亦如将残骨收拾一番,三人围坐篝火之边。叶向天也不提方才凌冲炼化冰魄罡气之事,说道:“师弟,当日望月楼上,我曾传你太玄守山剑三十六式,你修炼的极好,便是我当年在你的年岁,也比你不过。”

    凌冲笑道:“师兄谬赞了,若非师兄传授剑法,小弟只凭了残谱十三招,早就死在那杨天琪手上,也不必谈甚么拜师修道了。”叶向天说道:“杨天琪此人得了少阳剑派长老亲炙,剑术十分了得。所修功法乃是剑道之中极上乘剑诀,当日他存心轻敌,方才失利。我斩下他一条臂膀,虽然不怕,但难免他迁怒与你,你在太玄山上还不妨事,若是下山入世,难免遇到少阳剑派弟子,还要小心些为妙。”

    凌冲笑道:“杨天琪见宝起意,若是我有师兄的剑术法力,早就一剑将他宰了,便是少阳剑派来寻仇,那也算不得甚么,大家各安天命,各凭剑术便是!”

    张亦如在一旁撇了撇嘴。叶向天又道:“太玄三十六剑师弟已尽得其中精髓,也不必我来赘言。其实本门之中,虽有这一套入门剑法,但新进弟子,还有一套武功传授,用以体味种种御剑手法。这套武功唤作大擒龙手,乃是本门一位高手长老,机缘巧合,得了西域大金刚寺一套入门功夫擒龙功的修行典籍,创造出来。”

    “那位长老少时颇务杂学,练就一身精纯武功。其后入朝为将,沙场厮杀多年,依军功授镇国大将军之职。其后得了仙缘,拜入本门修行。那位前辈如你一般,亦是由武入道,不过区区两百年时光,便已修成脱劫境界法力。只可惜因为早年杀戮过甚,渡劫之时被域外天魔觊觎,自此方世界之外,纠结了许多魔念魔意,以幻影分身降临,化为无量魔域。那位长老与魔念魔头对抗三日夜后,终于道心失手,被魔头侵入,将身入魔,欲反噬师门,被当时掌教真人出剑斩杀。”

    “这套大擒龙手乃是那位长老修成金丹之后,闲来无事,将少时所学武功,与大金刚寺擒龙功融会贯通,又加入本门御剑心诀手法,创设而成。虽只是一套武功,但内中已含扩剑仙御剑种种手法的初步功夫,以你根底,学之不难,还可与太玄三十六招守山剑融会贯通,体悟御剑法门。这套武功我早年已传了亦如,他修炼的已有七八分火候。徒儿,你且将这套武功打给你凌师叔观瞧!”

    张亦如啃完猪腿,本以为能休息一番,谁知却还要给这便宜师叔演示大擒龙手的武功诀窍,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来,合掌当胸,摆了一个佛门招法的起手式子。随即一招一式的演练开来。

    凌冲凝神观瞧,他天生剑心,通灵之极,不然也不会借由太玄守山剑剑意,修成太玄母剑灵光。这套大擒龙手只是运劲法门十分高明,其余招式虽也精妙,却也不脱太玄三十六剑之藩篱。张亦如虽是颇有怨言,但演练武学却是一板一眼,十分熟络。

    这套大擒龙手他已修炼十载,几乎每日必练,已是熟极而流,一招一式施展出来,便见深厚功底。这套武功共有三十六招,张亦如为了凌冲瞧得分明,特意放慢速度,不过盏茶功夫,一套招式打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